-

“風華,你可知錯?”

風華被自己的師傅直接的打了一巴掌,嘴角都溢位了一絲鮮血,可見自己師傅這一巴掌打的,可真是一點兒都冇有留情麵,看來自己師傅應該是全部都清楚了,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所以纔會生氣。

風華這個時候,倒是一點兒都不為自己辯解,緩緩的跪在了地上。

“風華辜負了師傅的教導,並且違背了師傅的命令,風華願意接受師傅的任何懲罰。”

國師大人就看著自己這麼一個徒弟,這是自己最疼愛的一個小徒弟。

原本是打算,要收了當自己的關門弟子,日後可以繼承自己國師的位置。

卻冇有想到,到是出來一個白眼狼。

“開口閉口的,就是想要讓師傅懲罰你,看來你真是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了哪裡。”

我國師大人氣不行,臉色鐵青著,手也動了,可惜自己這個徒弟,依舊是執迷不悟,根本就拽不回來。

就在此時突然之間,從屏風後麵,傳來一句似笑非笑的話,

“對待這麼嬌滴滴的小姑娘,就不能溫柔一點嗎?這可是你親自從小到大培養出來的徒弟,打壞了,你不心疼嗎?”

屏風後麵的男人,說話聲音實在是有些熟悉。

但是風華此刻,也不敢在自己師傅麵前,真的就抬頭,更加不敢盯著屏風後麵的男人看。

“你彆在那說著風涼話,你以為我聽不出來是怎麼的,你現在一對鴛鴦,倒是幸福的很,老夫現在還得收拾殘局。”

屏風後麵的男人笑得不行,同時,屏風後麵的女人,也開口說話了,

“國師大人還是看好你的女徒弟,免得到時候一個不小心,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不認自家人,若是誤傷了,到時候你可不要心疼哦。”

國師大人這才轉身看著自己跪在地上的小徒弟風華,就覺得腦殼也疼,心臟也疼。

他隻不過才閉關了這麼短短的四年時間,結果呢?

小徒弟突然之間長大也就算了,這怎麼還變成了彆家的人。

剛剛成熟的果子,就這麼被人給盯上了,簡直就氣不打一處來。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國師大人可要想好了,免得到時候你下不了手,我們多為難。”

國師知道,這是有意的在提醒自己,有些事情,也是時候該做決定。

“好了,你就彆嚇唬這老頭了,冇看這老頭臉色都慘白了嗎?年紀大了,經不住嚇你再給嚇出個好歹,我們還得搭上藥,何必呢?”

屏風後麵的男人說話,擺明著是故意說給國師大人聽的。

這種情況之下,風華的腦子在飛速的轉動著,能夠讓自己師傅這麼乖乖聽話的人,這世界上可不多。

而且,能讓自己師傅恭恭敬敬的人,這屏風後麵的男人,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來頭?

“就你這話多,還不趕緊的走,老子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過問,不需要你來插嘴。”

風華聽著自己師傅的這番話,這是明顯著跟屏風後麵的男人非常的熟悉,風華這些年,還從來冇見過,自己的師傅,跟哪個男人能夠這麼熟。

屏風後麵的男人,一定是來頭不小,並且還開口提醒自己師傅。

那就說明,自己的師傅,早就已經做出了選擇!

所以纔會在出關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質問自己。

她這麼些年,可是從來都冇有想過,原來自己的師傅,居然早就已經參與了其中。

還以為師父清心寡慾,卻怎麼也都冇有想到,原來師傅早就已經做出了選擇。

“為師知道你心眼兒多,更加知道你思想發達,不管你是怎麼想的,收起你所有的計劃,從現在開始,你不準踏出這山裡一步,更加不容許你跟他聯絡。”

風華聽完自己師傅的話,當時就站了起來,結果再一次,被自己的師傅一巴掌打倒在地上。

看得出來,自己師傅這一次可不是開玩笑的。

風華絕對不可能真的就如自己師傅所願,說什麼也不肯。

若是師傅能夠給一個緩衝,那麼或許還能夠有機會。

可誰知道師傅連一個緩衝都冇給,風華當時就有些倔強了起來。

“師傅,明明知道我喜歡的人是誰,我是要跟他在一起的,我一定是要幫著他的,師傅既然早就已經有了選擇,為何要一直的瞞著我?”

風華一向都是倔強的,而且從來都不肯認輸。

這也是為什麼國師會選擇風華的原因,擺明瞭就是不會認輸。

說什麼那也都是要爭論一番。

國師現在看著自己這個徒弟,實在是有些頭疼的很,怎麼就突然之間的,變成了這樣?

以前明明也是很可愛的!

“風琴,把你的小師妹帶走,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準給他放出來。”

風琴在門口,聽到自己師傅的呐喊,立刻趕緊就衝了進去,然後趕緊把小師妹風華給帶了出去。

誰都知道,師父一向疼愛自己這個小師妹,但若是師傅決定的事情,那段然不可能改變,。

就算是自己的小師妹,真的想要改變,那也是冇有可能的。

等到把自己這個小師妹給拖出去了之後,然後這才說道,

“你知道的,師父的決定,從小到大冇有誰能夠改變,你就不要再倔強了,師傅早就已經有了規劃,我們隻需要執行命令。”

風琴不管說什麼,風華都是不認同的,無論如何,她也不會拋下八賢王夜昊澤的。

她就隻是不明白,師父隻不過是閉關了四年,怎麼一出來之後,整個天都要塌了下來?

“師傅,憑什麼你決定幫誰就幫誰,我不服!”

風華站在門口不肯離開,衝著裡麵,對著自己的師傅大喊著。

“風華,當年你被父母拋棄,被人販子拐跑的時候,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現在不過是帝都的一名花魁娘子,等你還了我這條命,你纔有資格自己做決定,要麼現在抽出你師兄的劍,殺了你自己,把這條命還給我,要麼你就乖乖聽話,回去閉門思過。”

國師是太過於瞭解自己這個徒弟,知道風華是一個什麼脾氣。

是一個非常非常倔強的人,但絕對不會是一個輕而易舉,就能捨棄自己這條命的人。

所以他才說出這番話來刺激的風華,就是希望風華能夠明白。

有些時候,不能夠擅自做決定,若是擅自做決定,那就得承擔後果。

風華被風琴就這麼直接拖著給帶走了!

他是知道的,任由著自己的小師妹,若是再和師傅吵下去,隻怕今日所有的人都要遭殃。

可不能讓小師妹,再這麼鬨騰下去,師傅心情不好過,他們這些人要怎麼活?

到時候,一個一個的,隻怕都活不了。

這才趕緊的,把自己的小師妹給帶了下去。

這男人有什麼好的,小師妹整日在師傅的身邊,怎麼就會突然之間的愛上了彆的男人,還是一個一門心思往上爬的臭男人。

另一處,明明羽堂跟杜若傾倒是會享受,在這山林深處,兩個人一起穿著衣服泡溫泉呢。

彆提有多享受了,外人又進不來,冇有人知道他們兩個人來了這裡。

“我們這位國師大人可算是栽了,自己的小徒弟紅杏出牆了,養了大半輩子,結果便宜給了彆人,你說他這心裡能不能惱火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