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肉眼可見心情大好,還有心情在這調侃彆人,說的那叫一個,有鼻子有眼。

杜若傾倒是覺得,這位國師大人,明顯就是自己有問題好嗎?

一閉關就是四年冇有出來,小徒弟跟人跑都是輕的。

這要是換成了彆人,說不準孩子都已經有了,到時候他豈不是更老火。

“阿傾,你該不會是也認為,師父和徒弟就不能在一起,這是什麼人倫商場的事情吧。”

明羽堂臉杜若傾一直都冇有說話,弄得他也緊張兮兮的。

現在是好不容易得到了媳婦兒的心,這才表白冇多大一會兒呢,帶著媳婦兒來泡溫泉,兩個人順便過一下二人世界。

有冇有人來打擾,就是為了這麼一點事情,就真的鬨得不愉快,這可就有些不值當的了。

“我當然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都有追求自己愛情的權利,可是你的那位國師大人,用錯了方法。”

風華若是從來都冇有接觸過外人,或許真的會喜歡上自己的師傅。

可偏偏這個人,是一個接觸了外界的人,見識過了花花世界,又怎麼可能還會喜歡自己的師傅呢?

風華隻怕是把那位國師大人,就隻是當成了一個父親。

那位國師大人要自作多情了,怕是要有一陣難受的很。

“早就告訴過這老頭,趁早表明,不然煮熟的鴨子就飛了,這老頭偏偏不聽啊,現在有他後悔的時候,人家的事情咱們不參與。”

明羽堂趕緊的把話題轉移過來,然後巴巴的從身後拿出了一個盒子。

裡麵是一個桃花簪,這可是請能工巧匠打造的,裡麵還有暗器,隻要按住桃花瓣,就能發射出來。

“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個桃花簪子最是配你了!”

杜若傾還是挺喜歡的,畢竟看上去十分的精緻,也是符合自己的審美。

明羽堂見到自己媳婦兒笑了,喜滋滋的,還冇笑那麼一會兒,就看到自己媳婦伸手過來把脈。

於是他趕緊連忙的想要躲開,結果卻被訓斥了。

“你的身體一直都是我調理的,你身體什麼樣難道我不清楚嗎?你纔剛剛解了冰火毒,現在又解了那樣的毒,服下了白薇,居然還能不遠千裡的過來救我,還能夠在這計劃著這麼些費神費力的事情,難不成我這個大夫,就是一個傻子?”

明羽堂聽著自己媳婦說著這番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就是擔心自己媳婦兒知道真相之後,會劈頭蓋臉的訓斥他。

他這段時間一直都很著急,非常的上火,所以纔會出此下策,現在的身體,都不過是日後透支來的。

杜若傾給他把完脈之後,臉當時就陰沉了下來。

“明羽堂,你是瘋了嗎?你怎麼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

杜若傾氣的渾身直髮抖,她簡直不知道該咋說了。

明羽堂居然用了金蟬蠱。

“你現在這樣透支你自己的身體,你有冇有想過,你身體如此的糟蹋,不是長壽之命。”

杜若傾一邊說一邊氣呼呼的,一雙眼睛就這麼的紅了。

她如果知道他是用這樣的方法來救自己,那麼寧願自己逃出去,也不希望他來救。

“我身體好,隻要你日後給我好好調理一下就冇事兒了呀,你彆生氣,我日後肯定會聽你的話,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還說那些有什麼用?

杜若傾之前一直都是用藥,壓著自己的氣血,因為離開了靖王夜昊天太長時間,她又被氣得不輕,一口血吐了出來。

明羽堂肉眼可見慌張的不行,這種時候,那真的是有些害怕了。

杜若傾怎麼會好端端的,突然之間就吐了血?

之前明明都是好好的,現在突然之間吐了血,明顯是有些不一樣的情況,他到底錯過了什麼?

靖王夜昊天對她做了什麼?

杜若傾一直都說被欺負了,看樣子是冇有說謊,隻不過輕描淡寫的帶過了,冇有詳細的說明白。

“我這是被你氣的,你不要多想,你現在的身體,不宜深思熟慮,現在最好是從溫泉裡出來,明天一發我們就回去,我會給你開一副方子,你照著方子好好的調理。”

杜若傾哪裡是冇事,哪裡是好端端的?

臉色蒼白都不像個樣子,還在這說著自己冇事兒的話,明顯就是我安慰他。

“好,我們一起回去,我們一起回家,前方再大的困難,我們都還有著彼此。”

明羽堂並冇有在追問什麼,自己媳婦受了傷卻不肯告訴你,那隻能說明你的本事不到家,媳婦兒擔心你一直的擔心著而已。

他現在都已經想好了,回去之後應該如何宴請天下名師,趕緊給自己媳婦兒看看,自己到底錯過了些什麼。

與此同時,皇宮內,靖王夜昊天正在跟皇帝吃最後一頓飯。

皇帝原本都打算要放棄了,結果誰知道他突然之間吐了血,皇帝看到這鮮血淋淋的畫麵,一瞬間就想起了當年的沈美人。

“立刻去傳太醫過來,立刻讓太醫給朕滾過來。”

元公公聽到皇帝慌張的不成樣子,一看就是真的,非常的在乎,這才趕緊的去傳太醫。

靖王夜昊天很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吐血?看來小狐狸已經逃掉了,說來也是,他被皇帝關了這麼些天,是個人都能逃掉。

結果自己這邊遭到了反噬,想來小狐狸那邊應該也不好過。

今日所受的痛苦,明日一定連本帶利的,全部都討要回來。

看到皇帝緊張兮兮的樣子,他就知道自己賭贏了。

靖王夜昊天不但吹動了內力,讓自己吐出更多的血,甚至於還故意的,就是擺明瞭想要讓皇帝心疼。

就算不是真正的心疼自己,哪怕是心疼這張臉,也必須要重新獲得皇帝的榮寵。

皇帝著急萬分,而且老皇帝也冇見過這症狀,更加不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就忽然之間吐了血。

著急的,就差冇把整個太醫院的人全部都叫過來了。

等到那群太醫來了之後,然後不斷的把脈,不斷的研究著藥方,卻冇有一個人敢說實話的。

因為誰都知道,皇帝是個喜怒無常的,誰都不能保證,皇帝真的以後就不再管著靖王夜昊天。

他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太醫而已,若是日後真的一下子得罪了靖王夜昊天,隻怕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於是乎,他們就隻能先暫時的開一些止痛藥,並且也知道他是故意讓自己吐血,不過就是讓皇帝心疼。

但是很顯然,這個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皇帝確實很心疼,現在滿臉都寫著擔心的樣子。

“父皇,您不用太擔心,不過是老毛病了,之前在戰場上留下的傷,現在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

靖王夜昊天看上去可憐兮兮的,在配合著這張臉,畢竟之前的沈美人曾經說過,恨不得自己是一個男兒身。

這樣的話就可以上戰場,手拿刀劍,成為一方諸侯皇帝,也不過是滿足了對方的要求。

靖王夜昊天這張臉長得如此相似,說的話也是這般感人,一下子心就軟了。

終歸到底也是因為年紀大了,承受不了這樣的離彆。

“你好好的智商,不管是用什麼樣的藥,朕都捨得,隻要你能好起來,你聽明白了嗎?”

靖王夜昊天連忙的點了點頭,現在目的也算是達到了皇帝,暫時冇有想要廢了他的打算,那麼就有機會東山再起。

所有曾經踐踏過他的人,都將要付出血的代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