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皇子經過了一夜的時間,都冇有見到風華在傳遞出任何訊息,並且還派人上西山打聽了,結果呢,被無情的把自己的人給攆下了山。

這才迫不得已,也根本就顧不得,皇帝現在又重新對靖王夜昊天好了,趕緊急匆匆的來到西山。

結果人都冇能進去,就直接被風華的大師兄風琴,攔在了門外。

“本王馬上就要起床了,隻不過想要見一見風華而已,大師兄又何必要如此的攔著。”

八賢王夜昊澤不過就是想聊資訊,但是又摸不清楚這個國師大人,究竟是怎麼想的。

不敢貿然的闖進去,這纔想要從風情的口中打開一下訊息,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並且他心裡麵也明白,這位國師大人,絕對不可能那麼輕而易舉的就對自己有好感,看樣子還是需要努努力才行。

“八賢王,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吧,師傅他老人家這一次閉關出來之後,脾氣一向都不是很好,昨天晚上發了火,把小師妹都給訓了,您還是不要觸這個眉頭,小師妹現在已經被師傅關起來了,師父是絕對不會見你的。”

風琴跟在自己師傅身邊這麼些年,當然是能看得出來師傅是什麼意思。

如今這擺明瞭是不待見麵前的這個人,所以他們還是不要惹怒師傅,後果不堪設想。

“看樣子,本王今日是見不到風華了,那麻煩你,通傳一聲,就說本王,今日想見一見國師。”

八賢王夜昊澤說什麼都不肯離開,在臨走之前就想要見一見這位國師大人。

雖然說也知道,這一次見那位國師大人,應該也是冇有一點勝算,但你也不能坐以待斃。

還是要儘可能的為自己爭取一些,風華到現在都冇有出來,看來是真的,已經被關起來了,他不可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

“那麻煩王爺還是在這等候一會兒,我這就去找師傅。”

風琴這才急匆匆的去找國師,然而此刻的國師大人,正在自己小徒弟風華的房間裡。

風華已經被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內力武功,現在變成了一個平凡的人,但是還在想儘一切辦法的想要離開這裡。

結果每一次都失敗!

可就算是失敗了,卻還是不死心,還是想要拚了命的出去,這不是再一次的失敗,結果國師就來了。

“你從小到大就非常的聽話,真是不知道到底他給你灌了什麼**湯,居然讓你如此的發瘋,我們西山之上,原本就是不參與任何事,不參與皇室中的任何人,你居然違背了為師的命令,難道你不該受到懲罰嗎?”

國師大人試圖跟自己的小徒弟講道理,並且是希望自己的小徒弟,能夠放棄一切。

現在朝中局勢這麼不明朗,可不能一頭熱的就紮進去。

皇帝心思難測,一旦選錯了路,那可就是萬劫不複!

雖然說他也確實冇有想過,要真的忠心皇帝,但是也不能讓皇帝發現任何端倪。

風華是自己的徒弟,那麼也就代表著自己,皇帝若是知道自己提前占了隊,這皇帝的心性不穩定,隻怕是要懷疑了。

風華根本就聽不進去師傅說的話,現在滿身心的都是八賢王。

甚至於知道這一次八賢王去賑災,凶多吉少,是想要跟著一起過去幫忙的。

誰知道,現在師傅閉關之後出來,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了。

“師傅,我是真的喜歡他,我想要跟他共度餘生,我想要跟他在一起,求您成全徒兒吧。”

風華看到自己的師傅說什麼也不肯同意,於是乎開始打起了親情牌,這不是一邊在這說著這樣的話,一邊可憐兮兮的跪在地上。

無論如何這一次也一定要離開,而且若是自己不跟著一起去的話,誰知道會不會遭到暗算?

若是自己選擇了八賢王的話,那麼師傅最終也或許會跟著自己一同選擇他。

“師傅,八賢王在門口等著您說是想要求見您一麵。”

風琴也不知道自己今日來傳這個話,到底是應該還是不應該,於是說話的聲音也冇有底氣。

看著師傅和自己的小師妹在那爭吵,就覺得事情有些不妙。

“從小到大,你的腦子就不轉。”

國師被自己這徒弟好氣死了,然後吩咐任何人都不準讓風華出去,緊接著自己這纔出去。

還冇等到山下的時候,就看到了明羽堂跟杜若傾。

“我們這就要走了,山下的人,你不去解決一下,人家看起來可是還挺執著的,看樣子,若是不見到你那位寶貝徒弟,是不會離開的。”

明羽堂雖然說的是風涼話,但也是在詢問著這位國師大人。

若是處理不了的話,那麼自己順便下山,也是可以幫著解決的。

“你自己的身體都已經成什麼樣了,難不成你自己心裡麵冇數嗎?居然還想要幫彆人出手,你還是先處理你自己的身體吧。”

明羽堂被杜若傾一句話堵在了這裡,現在是啥也不敢說,於是就隻能慢慢的站在自己媳婦身後。

這下子可被國師抓住了嘲笑的點兒。

“想當年,你是何等的威風,還在那兒說著,日後啊,是絕對不會娶一個母老虎,結果現在呢,還不是被人壓製的服服帖帖的?”

明羽堂在這老臉一紅,一時之間,有些不好意思。

“我家媳婦怎麼都是母老虎,你見過母老虎有這麼好看的,我這是聽媳婦兒話,你一個單身漢子知道些什麼?自己媳婦兒都飛了,還好意思在這說我,走了!”

於是乎,國師大人被莫名其妙的就這麼懟了,然後還得看著人家夫妻兩個人,恩恩愛愛的下山,這是造了什麼孽?

他這又出銀子又出地方的,把自己最好的地方給這對兒夫妻兩個人住,結果還冇撈著好,還被人一頓的埋怨,下次再不能做這賠本的買賣。

八賢王夜昊澤一直都在山下等著,而且也冇有著急,一直等到那位國師大人,緩緩的下山之後。

他這才起了身,起身過去給對方行了一個禮。

“你如今已經是八賢王了,你的這個大禮,老夫承受不起。”

國師抬眼看著他倒也不是什麼狡詐的人,但絕對是一個有野心有手段的人,不然也不會把自己那小徒弟糊弄的團團轉。

“國師一向受人尊敬,就算是父皇也對您中讓三分,本王這樣的身份,給您行一個禮也是應該的。”

國師大人也確實冇把他放在眼裡,並不覺得這人有多好,自己徒弟的眼光是越來越差了,選擇這樣一個男人,註定了是要付出心血。

“陛下已經把重任交到你手裡,你還不趕緊去辦,在這裡要見我有什麼用?難不成,我還能幫你呼風喚雨嗎?”

國師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想要讓人離開,並且不想要參與跟他所有的一切。

八賢王夜昊澤又怎麼會聽不明白這樣的話?

既然聽得明白這番話,那麼當然也會懂得,對方是什麼意思。

“本王當日跟風華私定終身,也是因為國師大人,您一直閉關,所以冇有提前告知,如今風華已經好幾日都冇有出麵,本王實在有些擔心,冇有見到風華,又怎麼能扔她離開?”

八賢王倒是確實有幾分厲害,這不是在這說這話的時候,眼皮子都冇眨一下。

倒是也冇有說要害怕的意思,隻不過野心太大,話裡話外都透露著算計。

這樣的人,註定了是要一輩子都活在權力之上,稍有不慎,身後便是萬丈懸崖,無法回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