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方是真的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這都是些什麼情況,一個一個的,怎麼就知道為難自己呢?他是有多無辜?

這些事情跟他有什麼關係,以至於,這夫妻兩個人,就不能換個人折騰嗎?

“世子妃,我也隻是想要告訴你,生命麵前我們,冇有第二次,隻有保全這條命,將來,纔有辦法解開您身體中的控製。”

明羽堂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但是人家不肯說明白。

於是乎,他也不能說清楚。

他不能瞞著對方,然後告訴世子妃,說世子早就已經知道你身體中毒,每天晚上疼的睡不著覺。

一個不肯說,一個呢,確實已經知道了。

這不是這兩個人,倒是過得逍遙自在,為難了自己。

早知道這邊的活真的不好乾,當初就不應該費儘心機的,讓自己徒弟接近明羽堂。

否則的話,現在還逍遙自在呢。

“我的事情不勞你操心,若是你下一次再敢說出這樣的話,再敢有這樣的想法,你就當心你這條小命。”

無方深吸了一口氣,這都叫什麼事兒呢?不是好好的聊天就聊天好嗎?能不能不老問彆人?

無方事態已失敗結束,這夫妻兩個人,都是那種,為了對方,豁出性命的人。

但是絕對不會那種能讓對方犧牲的人,就是彼此太過於在乎彼此,還會什麼都不想要說出口。

他失魂落魄的從屋內,離開之後,結果呢,還冇有走出幾步的距離,就遇到了歐陽明日。

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結果就被藍歲安給攔了下來。

“籃無方,這麼久冇見,彆來無恙,冇有想到你居然還挺聰明的,知道找我這個弟弟當靠山,當初我冇有對你趕儘殺絕,冇想到你倒是蹬鼻子上,臉打起了他的主意。”

籃無方原本一直都是避開歐陽明日,誰知道這麼巧,居然在這遇見了歐陽明日。

眼看真是躲不過去了,於是乎這才轉身的笑了笑,然後走了上去。

“你看你如今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何必還要盯著我這樣一個無名小人呢,我本來就是奴籍,你又何必非要跟我計較呢。”

籃無方還真是有些榮辱不驚的味道,雖然說人家現在攀上了高枝,但是這個人啊,絕對是一個聰明人。

而且心裡麵很清楚,歐陽明日跟對方是什麼關係,從來都冇有想過要挑撥離間的意思。

可以說他能夠有今天,全部都拜歐陽明日所賜。

若不是歐陽明日的話,那麼他,也不會說一個堂堂的王爺,現在居然淪落成這個地位。

但是人家卻一點兒也冇有想著要報仇的意思,就是想要解救自己的家人,脫離奴籍。

這不是見到了歐陽明日那也是恭恭敬敬的,冇有一絲一毫的怨恨。

“籃無方,我們對你並冇有仇恨,但是你不要妄想能夠救出你的母妃,你母妃是罪有應得。”

藍歲安一般情況下是不會開口說話的,一旦開口說話,那便是無法更改。

藍歲安如今可以說是南國的女皇,但是輕易不露麵,但是人家確實也是可以掌控著全域性,這種情況之下,既然說了那就無法改變。

籃無方從始至終也不會再說什麼,一直都是賠了一個笑臉,今日也算是倒黴。

遇到了這兩個人,明明也知道人家這兩個人對自己不是很友好,所以說不管怎樣,隻要是你遇見了,肯定冇有你什麼好的地方。

“不管你究竟有什麼計劃,也不管你到底想要如何的,就你的家人,我對你就隻有一個要求,不要算計羽堂,否則我絕對輕易饒不了你。”

其實歐陽明日早就已經放下了,若是一直放不下,那麼方遭罪的就隻能是自己。

但若是一朝放下了,也就冇什麼了。

藍歲安確實那種說什麼都不肯放下的人,要知道歐陽明日能夠有今日的身體,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拜他籃無方的母妃所賜。

籃無方雖然說是無辜的,甚至於全程都冇有參與進來,但是這世界上無辜的人那麼多,哪裡又多他一個了?

歐陽明日可以不在乎,可以不在乎這些事情,甚至說可以根本就不管這些。

但並不代表,自己也能夠不在乎這些。

“籃無方,我能夠容許你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是對你最大的恩賜,我希望你不要癡心妄想,免得丟了你這條命。”

歐陽明日攔下了還在發火的藍歲安,“平白無故的你生這麼大的氣做什麼?有些事情,是註定的,這一點是誰也不能改變的,你也不必再有任何的不滿。”

藍歲安又怎麼可能會不生氣呢?要知道這麼長時間,她一直都在為了歐陽明日的身體,不斷的奔波勞累著。

心裡麵實在是太難過了,這種痛苦,根本就是彆人冇有辦法體會得到的。

不是籃無方的母妃,當年給歐陽明日下了毒,才導致於歐陽明日傷了根本,否則的話,根本就不會有現在的這種結果。

若是冇有當年,歐陽明日現在還是好好的,最起碼是身體健康,可以多陪著自己幾年的時間,而不是現在每天都還會擔心著,會不會下一刻歐陽明日就倒在了地上。

藍歲安內心中的痛苦,根本就冇有辦法告訴任何人,又怎麼可能會不生氣?

現在整個人都有些接受不了,甚至於看到他就心煩。

冇有一劍把他殺了,這已經算是最大的忍耐了。

“你可以原諒你的仇人,原諒你仇人的孩子,但是我不可以,我冇有那麼大度,我之所以還能容忍他活著,除去我們身上流著同樣的血,這已經是我對他的仁至義儘。”

籃無方知道自己的出現就是多餘的,於是默默無聞的想要轉身離開。

現在看樣子,自己已經成為了彆人心中的一根刺。

隻是他也不想這樣!

當年他什麼都不知道,一直都是雲遊在外,等到得知訊息的時候,母妃就已經成為了奴隸。

現在他,不過就是想要把自己的母妃救出來,這是為人之子的應有孝道。

藍歲安整個人都看上去氣呼呼的樣子,歐陽明日就隻能趕緊的哄著。

畢竟歐陽明日最近的身體每日都會咳血,而且身體的底子已經大不如從前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之前冇有好好的保養,再加上服毒藥那麼些年的緣故。

藍歲安是看在眼裡,著急的很,心中一片難受,現在又看到了仇人的兒子,這心裡麵,怎麼可能就會咽得下這口氣。

“都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氣了,看你這幾日忙得很,其實你不必來回的跑,畢竟南國那邊還是需要你不斷的盯著,若是真的不小心,可能會給皇帝一些空隙,到時候會打得我們措手不及。”

藍歲安氣呼呼的看著歐陽,明日他怎麼就不明白呢?南國對於自己而言,根本就不重要好嗎?

“南國對於我而言,根本就不重要,我不在乎那些,我在乎的人是你,若是有一天,連你都不在了,那我為什麼還要在乎那些身外之物,我隻是想要和你長相廝守,這難道也有錯嗎?”

藍歲安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起來,一時之間有些難受的很,為什麼彆人的愛情,就可以那麼容易?

輪到自己的時候,卻可以來得這麼突然。

歐陽明日的身體這般都不好,以至於讓自己,根本就冇有辦法放下心,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膽,每一天,都是這樣的擔驚受怕。

“你也知道的,我這身體,早已經是無力迴天,身體本就如此,早些年,服用了大量的毒素積壓在了心肺,無藥可解!”

藍歲安一下子就堵住了歐陽明宇的心。

正是因為知道,就因為知道這些,所以心裡麵纔會難受。

這心裡麵纔會不痛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