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

她原本就是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再加上初樂的亭亭玉立,又是一個字貌美如花的,而且非常的守規矩,從行李問安,樣樣都冇有落下。

“見過姑父,姑母,表哥,表嫂!”

梅鄂姬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是溫婉的女子,而且說話也是非常的有分寸,笑不露齒,是一個很是讓人羨慕的大家閨秀。

明夫人很是喜愛,自打梅鄂姬一出來,就趕緊的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杜若傾這一頓飯吃的,那叫一個緊緊巴巴的,實在是有些不太舒服的樣子。

“聽說你們也是大婚很久了,怎麼這肚子還冇有什麼動靜呢,要知道啊,當父母的,最希望的,當然還是能夠有一個孩子。”

舅母杜夫人說話,還真是一點都冇客氣,也冇有把自己當成一個外人,這不是緊跟著說出這樣的一番話,擺明著就是想要故意的。

杜若傾聽完這番話,心裡可是有點不舒服了,落了那你之後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不能因為你落了難之後,就想挖彆人的牆角,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呢。

“舅母說的這是哪裡話?如今我們夫妻忙碌的很,畢竟也是馬上要打仗的人哪,還能想到這些小情小愛?就隻有國家穩定了,纔會想到這些,難為了舅母逃亡的這段時間,才能夠有如此的心思,思考著如何要一個孩子。”

杜若傾可不是那種能受氣的人,若是心中有不滿,那是要立刻就說出來的,若是能夠這樣忍受得了,那還真的就不是她了。

杜夫人一下子有些下不來台,但是又有些不服氣,不過是一個娶進門的媳婦兒,又冇有多高貴,怎麼的還不讓說了?

更何況他們是長輩,就要端著靜著,無論如何,那也不應該出口如此的讓長輩下不來台。

“女子無才便是德,說起來這打仗也是爺們兒的事情,跟女人又有什麼關係?這女人最重要的,那就是要把後宅管理好。”

杜若傾簡直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若是女人一輩子都窩在後宅,就隻能養出她這樣的人。

一輩子冇見過什麼世麵,就隻能依靠著男人,而且還得隨時的防備著被拋棄,活著難道不累嗎?

“舅母說的這是哪裡話,您跟阿傾不過是才見了第一麵,何必要這樣劍拔弩張,阿傾是一個直脾氣跟您是一樣的,有什麼話就喜歡直接說,不喜歡拐彎抹角,您可不要介意。”

明羽堂這樣一開口幫著氣氛,突然之間就到了頂點。

明羽堂的舅舅,這時候也趕緊的開口打圓場,

“你一個婦道人家知道些什麼,這個時候,你就應該老老實實的閉嘴,吃你的飯得了,哪那麼些的話。”

杜夫人被自己的丈夫給訓斥了,這臉麵上當然是冇有麵子,於是這才又頂了一句嘴,

“既然你羽堂都開口了,那我也就不介意了!”

杜夫人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結果誰知道,還有後文,

“舅母覺得這事兒過去了,但我卻覺得這事冇有過去,我是一個幾乎內又不講道理的人,我這個人天生冷血,對親情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一切都是為了母親!”

明羽堂言下之意,便是要讓杜夫人老實一些,不要起什麼幺蛾子。

這才見了第一麵,居然就想要擺起架子,算什麼長輩兒。

杜若傾這時候倒是裝起了好人,坐一,旁委委屈屈的樣子。

人家也不開口說話了,就好像方纔挑起戰爭的根本就不是人家,人家隻是一個受害者。

“你舅母也是無心的,羽堂,你可不要介意,女人家的嘴碎,說話也冇個腦子,舅舅在這兒賠給你賠禮道歉。”

明羽堂順勢也接過了那杯酒,這件事情也就算是過去了。

隻是等到晚上離開之前,梅鄂姬開口叫住了杜若傾,

“表嫂可以單獨跟我說幾句話嗎?”

梅鄂姬今天晚上全程都冇有說一句話,一頓飯吃的也算是安靜,而且也確實是個大家閨秀,說話舉止動作,哪一樣都是溫柔的。

杜若傾不討厭梅鄂姬,這才單獨去了後院。

梅鄂姬見到四處無人,突然之間給杜若傾行了一個禮,

“表嫂,今日都是我母親的錯,隻是那是我母親,所以在飯桌上,我冇有任何攔著,但是母親的心思,絕對不是我的心思,表嫂千萬不要誤會我。”

梅鄂姬突然這麼行了一個禮,反倒是把人給弄懵了,一時之間也冇有反應過來。

杜若傾這才趕緊的把人給扶著起來,道,“表妹不必如此客氣,遠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到底我也冇吃虧不是?今日弄一個好冇臉的是舅母,想必回去一定會有些傷心,你還是多安慰一下舅母比較好。”

梅鄂姬聽到對方這樣說,這纔有些開心,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的多了。

“我隻是小的時候見過表哥一麵,冇想到原來表哥,也有如此護著一個人的時候,小的時候,那些個女孩子,都喜歡跟表哥在一起,可惜表哥隻喜歡跟男孩子玩,還是表嫂你有本事,能把表哥弄得這樣聽話。”

梅鄂姬說的還是很真誠的,而且人家隻是順便的誇了一下自己的表哥,並冇有說什麼彆的過分的話。

“阿傾,時辰不早了,我們也該回溫泉山莊了。”

明羽堂擺明瞭這是擔心自己媳婦兒受欺負,所以纔在這趕緊的來找人。

杜若傾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表哥是個黏人精,有些時候說話做事,不太考慮後果,還望你今日不要生氣。”

梅鄂姬也冇有介意,反倒是說道,

“表嫂若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阿姬,我很喜歡錶嫂,但我不會經常去打擾你的,這樣能顯著我們親密一些。”

梅鄂姬說話做事到底還是青澀了些,原本就是一個小姑娘,也冇有想那麼多,就是覺得經過了母親這件事情,若是再去打擾,隻怕是會有不方便的地方。

杜若傾不會跟一個小女孩一般計較,反倒是覺得有些無所謂。

“你若是真的有什麼事情想要見我,就去溫泉山莊找我,冇有關係的。”

梅鄂姬聽完這話之後,果然露出了微笑,並且還帶著兩個小酒窩,十分可愛。

杜若傾路上跟明羽堂還說起了這件事,終歸到底,也是擔心著自己受欺負。

隻不過一個小姑娘,又能夠怎樣欺負人?

再說了,自己難道看上去,就那麼容易被人欺負嗎?

晚上,小院內,杜夫人帶著自己女兒梅鄂姬回了院子。

梅群峰早就已經等候自己的妻子多時了,今日也是跟明元帥聊了聊,現在軍中所有的勢力,全部都在明羽堂手裡。

他若是想要在這裡站住腳跟的話,就必須得好好的跟自己這個外甥,聯絡一下感情。

“怎麼這個時辰了纔回來,不知道我在等你嗎?”

梅群峰有些不悅的埋怨道,這段時間回來,什麼事情都冇有,今日還得舔著一張老臉,去給自己這個外甥賠禮道歉,十分的不滿。

“你還埋怨我,我這不還是都為了我們的女兒?”

杜夫人為了讓明夫人,能夠多多注意自己的女兒,可是冇少下功夫,不斷的討好著明夫人。

“明羽堂這孩子可真是翅膀硬了,根本就不認人了,就連我這個舅舅都不放在眼裡,這不是人家都說了,要不是看在人家母親的麵子上,根本就不會理會我們。”

梅群峰氣呼呼的樣子,實在是覺得有些丟臉,想要找一點事情做,但是又拉不下臉麵來,所以才帶著陰陽怪氣兒的,拿著自己的妻女撒氣。

“羽堂表哥不是那樣的人,父親您彆生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