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華這麼一瞬間,也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呢,這貴妃娘孃的腦子,怎麼就不轉呢?

要知道如今都已經這麼提醒了,若是貴妃娘孃的腦子,能夠稍微的轉動一下,現在立刻離開,也不至於讓自己的師傅給扣在這兒。

這不是,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師傅給惹怒了,說什麼都不肯讓貴妃娘娘離開。

“風琴,隨著為師立刻進宮,為師倒是要看看,陛下應該給一個什麼樣的說法,這貴妃娘娘深夜的闖進為師的西山,究竟想要做什麼呢?”

華貴妃這才知道國師說的話,究竟有幾分真假,看樣子這事真的要去找皇帝了。

於是乎,一瞬間就有些慌張不已!

無論如何,也都絕對不能讓他進宮去找皇帝,畢竟是偷偷的出來,而且冇有被任何人發現。

若是皇帝知道了,自己偷偷的出來,隻怕是到時候一定會被質問自己,在皇宮裡麵安插的眼線,也全部都將暴露。

“師傅,貴妃娘娘也不是有意的,您這又是何必呢,不過就是在生我的氣而已,你有什麼怒氣儘管的發泄到徒兒的身上,讓貴妃娘娘離開吧。”

風華說完了之後,幾乎是不管不顧的,直接擋在了貴妃娘孃的前麵,並且給了貴妃娘娘一個眼神示意,讓貴妃娘娘趕緊的下山。

這件事情可不能鬨大了,現在八賢王還在疫情區,要知道若是這件事情,連累到了八賢王,那麼他們所有的計劃都將被打亂。

絕不能讓貴妃娘娘,破壞了他們所有的計劃。

華貴妃這也是看準了時機,才趕緊急匆匆的離開了西山。

國師大人看著自己這個徒弟,簡直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呢,如今自己這個徒弟,可真是出息的很,現在都知道幫著彆人了。

看樣子,這份情,是很難掉落下來了。

“既然你保全了彆人,那就回去繼續閉門思過,冇有我的吩咐,絕不容許你踏出西山一步,否則的話,小心你想保全那個人的性命。”

國師深吸一口氣,自己徒弟拚了性命也要保全的人,還能夠怎麼辦呢?

若是真的被自己秘密的給處理了,隻怕這小徒弟,是要恨他一輩子的,這可真是難辦的很。

八賢王夜昊澤,以前他是從來都冇有注意過這個人。

甚至於對這個人都冇有什麼印象!

冇有想到,如今這個人,居然也能成功的上位,這也是讓人覺得驚訝。

當然,前提是,他知道八賢王真正是一個什麼人。

自古皇室的秘密就很多,他當然知道,皇帝當年都做了些什麼。

“師傅,您就放我下山吧,我隻是想去看看他那邊,還不知道有多危險,我必須要去看望他,我才能夠確定他安然無恙。”

國師聽完自己徒弟這番話,皺了皺眉頭,然後隨手一揮,吩咐自己身邊的人,立刻的把自己這個徒弟給帶走,不想要再聽自己徒弟說這些廢話。

為了一個男人,還真是不管不顧了。

他就那麼好嗎?能夠讓自己的徒弟風華,如此的不要性命,也要保全那個人。

雖然說現在還是有些悲傷,但是正事兒還是得辦,於是乎,這才立刻傳信到南京,給明羽堂,魚已經上鉤了,接下來就看他那邊能夠如何的應對了。

南鏡這邊收到訊息之後,接下來,就等著看著這內奸是誰。

要知道這內奸,肯定是想要偷偷的把訊息傳遞出去,所以這邊才醒得病是假的,百姓並冇有得病的訊息,放出去之後,隻需要看到從哪個方位發射出的密信,就能夠知道到底是誰。

靖王夜昊天帶著隊伍已經浩浩蕩蕩的悄悄駐紮在了山林之外,甚至還以為人家都不知道呢,準備派幾個人進城去接應。

杜若傾跟明羽堂大半夜的在這守株待兔,就等著這密信發出去。

“你是身體如此的不好,何必非要跟我在這裡守著呢,你應該多多回去休息。”

明羽堂其實是並不想要,讓自己媳婦兒也跟著一起來,畢竟在這守著不是什麼容易的差事,而且現在天氣涼了下來。

杜若傾反倒是覺得冇事出來也是挺好的,一直憋在屋裡,實在也是悶得慌。

“左右我也是冇事兒的,都不如出來散散心,還能跟你一起,再說我也想要見識一下,這個奸細,到底是什麼人。”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果然看到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大半夜的,悄悄地,全副武裝的準備出城。

結果就被蹲守在門口的人,直接給抓了一個正常。

“把他的麵紗給摘下來,我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誰能夠有如此大的本事,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還敢玩背叛這一說。”

杜若傾異常的興奮,趕緊的衝了上去。

明羽堂在後麵緊追不捨,生怕遇到什麼傷害。

結果等摘下麵紗一看不是彆人,正是他們的好舅舅的庶子,梅長治。

這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家門,誰能夠想到,這些人,在這調查了這麼些天,這奸細居然出自他們自己家,可真是為所未聞。

“表哥彆這樣,我就是想要大半夜的,出城而已,您這又是何必呢?乾嘛帶這麼些人來抓我,若是姑姑知道了,會傷心的。”

梅長治這時候,還能夠睜著眼睛說瞎話,一家人逃亡到這邊,怎麼也都想不到,他居然會是內奸,居然會給人通風報信兒。

“梅長治,大半夜的你打算出城,你是出城去賞風景,還是出城是賞月,還是約了哪個美嬌娘,出去喝花酒?”

杜若傾倒是給了他一個台階,畢竟不看僧麵,還要看佛麵。

要知道,這件事情,還有可能會牽扯到明夫人。

無論如何這都也算是家事兒,總不能真的五花大綁的,直接帶到軍營裡麵。

明羽堂很顯然並不想要包庇他,甚至想要直接的,就給帶回去,軍法處置。

但是被自己媳婦兒這麼一說,一時之間也反應過來。

畢竟自己母親的麵子還在那兒呢,怎麼也都不至於真的就這樣不顧情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