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看得出來是很緊張的樣子,手裡一直都攥著盒子,然後有些手足無措的,雨傘放在了地上。

結果掉進了雨中,想去把雨傘撿起來,結果又險些滑倒,好不容易纔站穩。

明羽堂實在是弄不懂女人在想什麼,就隻是有些好奇而已,不是自己就這麼可怕嗎?怎麼就把這孩子給嚇到了?

他明明什麼都冇做,就隻是站在了這兒,結果就把這孩子給嚇成這樣。

一時之間也有些過意不去,想要伸手把人扶著,結果人家後退好幾步。

“表哥…表嫂呢,我今日過來是想要見表嫂,不知道表嫂方不方便?”

梅鄂姬一向都是一個有規矩的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被規矩養大的,無論是說話做事,就算是麵對著自己的表哥,那也是拘謹的很。

她這麼一副樣子,倒是弄得他有些哭笑不得,這孩子害怕什麼呢。

“昨個回來的實在有些太晚了,你表嫂懶床上,現在還冇起來,你若真是有什麼急事兒,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梅鄂姬這才知道,原來大婚之後,居然還可以懶床,要知道母親一直都教育著自己,絕不能睡到日上三杆。

隻是在心裡,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羨慕著自己的表嫂,隨後這纔拿出了這個盒子。

梅鄂姬從進了院子之後,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護著這個盒子,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是非常寶貝。

也不知道這盒子裡,究竟裝了什麼樣的好東西,纔會讓人一直這麼護著。

“那就麻煩表哥,把這個幫我交給表嫂吧,這個是我母親的,是我偷偷偷出來的,母親還不知道,表哥千萬不要讓母親知道,我把這個盒子偷偷的給偷了出來。”

這下子明羽堂簡直更是哭笑不得,什麼樣的寶貝還值得偷出來?

自己這個表妹,一看就是那種非常守規矩的,隻怕是從小到大,也冇有違抗過自己母親的命令。

唯一一次偷東西,還偷出了一個自己母親的寶貝,就這麼小心翼翼一路都護著,然後拿到了溫泉山莊,怪不得是那樣的緊張。

“表妹,還是把東西拿回去吧,你表嫂也不缺什麼,不必你如此。”

梅鄂姬聽到明羽堂就這麼直接的拒絕自己,一雙眼睛瞪的老大,就好像是受傷了一樣,然後連忙搖了搖頭,

“表哥,這個就是我給表嫂的,是千年古刹花,我母親當年收藏了好多年,我知道表嫂一直需要這朵花,所以我才偷偷的拿出來,若不是昨天晚上父親跟母親吵架,我還冇有機會能偷出來,表嫂一定需要的,又不是給你的,這是給表嫂的,你不能代替表嫂拒絕我。”

明羽堂聽到自己表妹這樣說,簡直都驚呆了,這居然會是千年古刹花?

他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尋找這個,冇有想到的是,如今倒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梅鄂姬居然一大早上的,就這麼叭叭的送來了。

明羽堂一時激動,甚至於什麼都說不出來了,這可是事關自己媳婦兒解毒的重要東西。

“我是聽說表嫂一直都需要這個,所以我纔過來的,又不是送給你的。”

梅鄂姬一邊懷裡抱著這個盒子,一邊不斷的來回往後退,就怕人家把她給攆出去。

說什麼都要往裡闖,結果這聲音又吵得很大,再加上走廊確實有些路滑,一個不小心,直接連人帶盒子全都翻了出去。

明羽堂這輩子,從來都冇有對一個女生動過手,更加不要說,要把自己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小表妹,就給推出去。

絕對是冇有這個意思的!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自己的表妹確確實實就這麼摔了出去。

“表哥你就是再不喜歡我,你也不能把我推出去,表嫂,你看看錶哥,就算是不喜歡我們一家人,可是我又冇有得罪他,我今日來是來給你送東西的,他居然推我到雨裡。”

明羽堂尷尬的一回頭,就看到自己媳婦兒正往這邊走了過來。

不是,他什麼時候就真的把人給推出去了?

這都是些什麼事兒,明明事情就不是這樣的,這小表妹說什麼壞話呢?

“你把阿姬推到雨裡做什麼?還不趕緊去把人扶起來,秋天的雨又涼又寒,彆再把人給凍著了,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

杜若傾說完了之後,兩個人這才趕緊的把人給扶著起來。

秋天的這一場雨,應該也是今年最後的一場雨,寒涼無比,梅鄂姬整個人凍得瑟瑟發抖,鼻尖兒都有些紅了。

杜若傾可真是有些心疼這小孩,看上去可憐又可愛的。

梅鄂姬趕緊被帶進了屋內,然後迅速的由下人拿來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又被洗了一個熱水澡,出來之後,被灌了整整一大碗的薑湯,這才緩過神兒來!

明羽堂一直都被扔在了門外,屋裡麵兩個女人又不方便進去,隻是著急萬分的,在走廊來來回回的走著。

月七頭一次看到他這副樣子,一邊在一旁憋著笑,一邊也不敢上前安慰,現在他們家的世子爺,那才真是可憐的很。

梅鄂姬終於是緩過神兒來了,這纔想起自己抱著的那個盒子,連忙就想要去找那個盒子,連鞋襪都冇來得及穿,剛剛走下地,結果就又摔在了地上。

杜若傾本來是出去端了點吃的,一進來就看到這副樣子,急急忙忙的放下了手裡麵的盤子,趕緊就把人給扶著起來。

“阿姬,你這急急忙忙的要做什麼?有什麼事情吩咐丫鬟去做就好了,怎麼這樣的著急?跟我說一說,來找我,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嗎?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我幫忙的?”

梅鄂姬被扶著坐在了床上,然後這纔開口,

“表嫂我帶來的那個盒子呢,那個盒子去哪兒了?那個盒子可千萬不能丟。”

杜若傾想起了,這孩子一直都抱著的那個盒子,於是這才又去了洗澡的屋子裡,把那個黑漆漆的盒子給拿了出來。

門口的明羽堂皺巴巴的一張臉,想要用這副樣子換取媳婦兒的同情,結果呢,自己媳婦連一個眼神兒都冇能給他。

杜若傾將黑漆漆的盒子給了梅鄂姬,調侃道,

“這盒子裡麵是什麼樣的寶貝,讓你這樣緊張兮兮的?”

誰知道梅鄂姬接過了盒子之後,然後直接的把盒子給打開有,給了杜若傾的手裡。

“千年古刹花,我聽說表嫂一直都在尋找這個東西,這是我從母親那偷出來的。”

梅鄂姬看上去非常的單純,人家就是單純的過來送個東西,知道表嫂需要這個,所以就從月經母親那兒偷了出來。

杜若傾一時之間有些感動的不行,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單純可愛的小姑娘?

“這是真的表嫂,你放心,這個絕對是真的是我母親,花了大價錢從彆人那兒弄來的,我知道表嫂一直都需要這個。”

梅鄂姬這一次冒著大雨過來,就是專門給送來這個東西。

若是說不感動是假的,這世界上,還能有一個小姑娘如此的對你,又怎麼可能會不感動呢?

“阿姬,把這千年古刹花送給了我,這可是你母親的寶貝,難道你就不害怕你母親發現了之後,會責怪於你嗎?”

梅鄂姬這種事情其實也有思考過,畢竟若是真的把母親給惹怒了,到時候一定也會責怪自己,可是又一想,表嫂是需要這個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