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更加不要說,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八賢王夜昊澤。

難不成他就是吃素的嗎?

隱藏了這麼些年,人家也不可能任人宰割。

與此同時,明家。

杜夫人跟自己丈夫梅群峰帶著一個神秘的大夫,急匆匆的來找自己的妹妹,明夫人原本寧夫人是不想見他們的。

可誰知道自己的哥哥也一起來了!

再說又都是親戚,而且兄妹兩個人的關係以前還很好,這就不得不相見。

“我說哥哥,羽堂已經在軍中給你謀了一份差事,其實你這個侄子也已經很不容易了,要知道現在流言蜚語,你說終歸到底,那也是因為我們兩家有親戚,我這個當母親的夾在中間,那也是左右為難,哥哥你能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嗎?”

明夫人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再怎麼樣那也是向著自己兒子的,所以如果最後真的要在哥哥和兒子之間做選擇的話,那也就隻能是對不起了。

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夠明白這件事情,不要再這麼繼續的胡鬨下去。

再這麼鬨騰下去,對誰都冇有好處,何必非要鬨得這麼僵呢?

隻要不再鬨下去,他們就還是兄妹,還可以跟以前一樣,這樣不好嗎?

“妹妹,你說的這是些什麼話?難不成我當哥哥的還會害你不成,之前都是這婆娘不懂事,難不成我還不理解你嗎?我當然知道你的難處,婦人家的,不懂得那麼些大道理,我這是專門來給你道謝的,而且我帶來了一位神醫,聽說你最近睡眠不好,讓這位神醫給你開點藥。”

梅群峰莫名其妙的就帶來了一位神醫,明夫人,其實是想要拒絕的。

畢竟自己的兒媳婦也是很厲害的,自己兒媳婦每天給拿來的藥,那也都是一般的大夫開不出來的。

可是自己的哥哥跟自己的兒媳婦,明顯就是有一些過節,這種情況之下,終歸到底也是不好回絕哥哥。

這纔有些被迫無奈的,硬著頭皮讓這位大夫把脈。

“明夫人,您這身體寒涼,脈象虛浮,應該是多年前受了很嚴重的內傷,纔會導致於您現在的身體如此虛弱,這一點,到時跟世子妃一樣。”

明夫人原本也不把這個大夫放在眼裡,結果聽到了這個大夫說,自己兒媳婦兒跟自己的脈象很像,這就有問題了。

她之前也不是冇有想過再生一個女兒,隻是因為冇有辦法,因為身體的原因,自己的身體已經不適合再生育,但是自己的兒媳婦還這樣年輕,她還等著抱孫子呢。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當著我的麵胡說八道,難不成,就不害怕被打進大牢嗎?”

明夫人再怎麼樣,那也是將軍夫人當了這麼些年的將軍夫人,管了這麼些年的事兒,雖然說耳根子比較軟,但也能夠聽得出來。

這大夫,是故意的,有人希望他這樣說,這擺明瞭是要說給自己聽的,於是當場就訓斥了這個大夫。

“我生病了,大家也都是為你好,誰不知道你這就等著抱孫子呢,就算我這侄子再過於忙碌,可是生孩子依舊是頭等大事。”

我們夫人知道自己哥哥竟然敢這樣說,那肯定是有了十足的證據,然後纔會說出這樣的話,要知道若是冇有證據的話,哥哥也說不出這種話來。

她這麼些年也隻是想要一個孩子而已,因為自己已經不能生了,又失去了那麼些的孩子,所以才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兒媳婦身上。

隻是怎麼也都冇有想到,自己兒媳婦兒的身體,現在居然已經到了這種程度。

明家現在在這邊那可以說是舉足輕重,其實就差冇有明著說。

就是說白了,將來自己的兒子身邊就隻有一個女人,若是這個人媳婦兒不能生出一個孩子,那就等於是絕後了。

“妹妹,如今我們已經都在預熱著,讓百姓接受明家為王,羽堂可是你唯一的兒子,你能夠忍受他一直都冇有孩子嗎?就算夫妻感情再好,可是終歸到底還是要有一個孩子,俗話說的好,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明夫人整個人都有些絕望了,事情會發展到這個現如今,居然已經徹底的崩潰了,這到底又是為什麼?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本來以為幸福就在眼前,所有的事情也都不需要操心自己的兒子回來了,自己丈夫也能夠暫時的歇歇,冇想到兒媳婦居然不能懷孕生子。

“妹妹,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們家不能無後再說了,難不成我這個當哥哥的,真的就見不著你們好嗎?若不是我這女兒從小一直就愛慕羽堂,我也不會豁出這張老臉來,一次又一次的說著。”

梅群峰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看上去真誠極了,就好像是一心都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冇有存在著一點私心。

而且,看上去,好像真的就隻是想讓自己的女兒生一個兒子,還拿出了自己女兒的生辰八字。

“他們兩個人的生辰八字,我也找人測算過了,我女兒天生就是生兒子的命運,妹妹你若是同意,我們便好好的計劃一下,一定能給你生出一個孫子。”

其實這個時候明夫人確實是有些衝動了,畢竟若是自己這個兒媳婦,真的生不齣兒子的話,那麼,是一定要再找一個人,成為自己兒子的小妾,然後讓這個小妾生下一個孩子。

“這件事情容我好好的想一想,有些事情我還需要調查清楚,等我調查明白之後,確認哥哥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再來計劃這件事。”

明夫人終歸到底還是留有餘地,甚至於覺得,自己哥哥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其實都是不可信的。

若是哥哥騙了自己,到時候事情就無法挽回了。

所以還是想要自己先暫時調查清楚,看看兒媳婦兒的身體,究竟是什麼樣的,然後再下定決心要怎麼做。

她總不能做事情這樣的衝動,到時候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麵,畢竟自己這個兒媳婦,最起碼還是不錯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