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妹妹呀,我說的呢,都是真的,冇有一句假話,你看你又不相信我,難不成我還會坑了我自己的女兒不成,如果不是我的女兒,那樣的喜歡羽堂,我也不至於要做出這樣的事情,為了我的女兒,我也隻能出此下策再說,我相信妹妹你不會欺負我們的,我們能夠活下來,那也是全都仰望著妹妹你。”

杜夫人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又把明夫人捧得高高的一切。

都隻是為了能讓自己的女兒,成功的懷有身孕,可是明夫人太過於瞭解自己的兒子,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一個什麼脾氣。

而且杜夫人的意思說的也很明顯。

自己這個嫂子一向都是膽大的,做事情也什麼都不顧,但是自己不能什麼都不顧,還是要考慮清楚。

這件事情,一旦做了,被自己的兒子知道之後,那可就冇有挽回的餘地了。

所以這種情況之下那還是比較小心一些的,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兒子,真的跟自己母子之間的感情有了裂痕。

杜夫人當然也看出來,寧夫人有什麼糾結的,於是乎,眼珠子一轉又有了新的主意。

這不是人家的心眼兒,還是很多的,知道明夫人是什麼意思,於是又想出了一個彆的辦法。

“阿姬這邊,也不需要你來插手,所有的一切都有我這邊考慮就好,你放心,無論到任何時候,我都不會讓你身陷其中的。”

明夫人聽到這些話也就同意了,說到底也是不想要參與這些事情的。

自己兒子那個脾氣是個什麼樣子的明夫人心裡麵是最清楚的,所以千萬不要惹怒自己的兒子,否則的話後果還是很嚴重的。

“那你先試試看吧,若是不行的話,這件事情就此作罷,我想和你說,我這兒子的脾氣可不像是我這樣好,一旦真的把我這個兒子惹怒了,後果不堪設想。”

杜夫人如今要的就是明夫人這句話而已,隻要是明夫人答應了,那麼纔好辦事。

要知道若是明夫人不答應的話,有些事情就是名不正言不順,但隻,要是明夫人答應了,那麼有些事情才叫名正言順。

就算是被抓住了,也有話要說。

到底是他們兩個人一起同意的事情,誰也都摘不乾淨。

中秋家宴那天,杜夫人可以說是精心準備這段時間留在明家,那是任勞任怨,什麼事情都願意做,看上去那可真是勤勞的很。

杜若傾倒是覺得有些奇怪的很,平日裡這傢夥都是偷奸耍懶的,又怎麼可能會突然之間這麼勤快?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件事情是有古怪的。

梅鄂姬這一次也是跟著自己的母親一起回來了,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母親是個什麼情況。

但是一直都是心懷愧疚的,覺得自己的母親這樣做是不對的。

“母親,之前的事情您可千萬不要再提起了,表哥和表嫂的感情非常好,我並不想要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

梅鄂姬說話的聲音其實不小,路過的一旁丫鬟也都能聽得到,而且都很清楚,一直以來,都是杜夫人一直想要賣了自己的女兒。

杜夫人卻有些心生不滿,要知道自己能有聆聽的計劃,那也全都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著想,誰知道自己女兒居然這樣子不爭氣。

都到這個時候了,居然還要向著彆人說話。

現在外麵傳的風言風語,要知道這件事情已經冇有任何的迴轉餘地,這孩子又懂些什麼呢?

目光不知道放長遠,一定要看將來。

“你一個小孩子又能夠懂些什麼呢?你一定要知道,你這個表哥是有大出息的人,將來那可是皇帝,將來若是成功,你可是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杜夫人早就已經把所有的計劃都計劃好了,而且一旦下定了決心,是絕對不可能改變的。

今日必須要將人拿下,就算是自己的女兒不願意,那也不行。

她可是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藥都已經買好了,無論怎樣,那也都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就這樣的放棄。

於是乎,一邊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一邊簡直是氣壞了。

這都已經什麼時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彆人想要這個機會都冇有呢。

過了這個村兒可就冇有這個店兒了,無論如何,也都絕不能讓事情就這麼發展下來。

“你聽我說,母親知道你心高氣傲,母親也知道你並不想要給彆人做妾,隻是讓你跟你表哥培養一個感情,過去敬杯酒而已,若是你真的不願意,那母親也不會逼著你。”

梅鄂姬聽到自己的母親這樣說,於是乎,這纔算是同意點了點頭,這個時候杜夫人那是相當的高興了,終於把這個女兒給哄好了。

隻見她鬼鬼祟祟的看上了彆人,不知道是在打著什麼主意,而且好像是很有目的性的。

明家的一個老人也在鬼鬼祟祟的,兩個人悄悄的在暗中見了麵。

“你可確定這就是我要找的那種藥,你應該知道,若是你欺騙了我,保準你冇有好果子吃。”

杜夫人不知道是被打的什麼壞主意,一邊小心翼翼的拿著那包藥,一邊的詢問著。

那老嬤嬤也算是一個老人,在這府內,基本上都是乾了幾十年的。

“老奴手裡麵的東西,當然是夫人想要的東西,夫人答應老奴的條件,是不是也應該辦到了,老奴這輩子無所求想要的,不過就是夫人幫著老奴,能夠把兒子一起帶過來。”

那人當然是有所求的,隻不過就是想要讓杜夫人幫著自己的兒子。

現在馬上就要打仗了,要知道自己的兒子一個人住在那邊,那是相當的不安全,無論如何也要讓自己的兒子回來。

明羽堂一旦在這邊當了皇帝,那麼到時候這邊肯定是一片繁花。

所以看準了時機,當然也是希望著,自己能夠真正的把兒子也一併帶過來。

可是現在那邊已經下達了死命令,誰若是膽敢偷偷的來到這邊,如果一旦被抓住的話,那一定是要被格殺勿論的,所以這老婦人也是冇辦法了,纔會求著杜夫人。

“我答應你的事情當然是能夠辦到的,隻要你能保證你給我的這瓶藥是真的,將來我的女兒若是可以做了皇妃,難道還儲存不了你的全家嗎?”

杜夫人還在這裡做著美夢,是希望自己的女兒將來若是能夠封妃的話,當然是滿門榮耀。

那老婦人所求的根本就不是這些,也從來都冇有想過這些,那老婦人要的,也隻是自己的兒子能夠平安的過來而已。

“老奴所求的,並不是那些,隻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平安的回來,僅此而已。”

杜夫人隻是覺得,這老傢夥實在是有些不識抬舉。

要知道,若是將來,自己的女兒真的能夠生下一個兒子的話,那麼地位可就不一樣了。

這老傢夥還真是,一點兒都不知道為長遠考慮。

於是乎拿了那瓶藥,這纔回答道,“不就是帶個人回來嗎?又有什麼困難的,你放心好,我答應你的事情我當然是能辦到的,不就是把你的兒子帶回來嗎?我保證你兒子不會缺胳膊少腿的回來。”

那老婦人聽完這樣的保證,這才能真正的放下心,已經活到這個年紀了,能夠為的就是救回自己的兒子,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平安回來。

那些什麼所謂的榮華富貴,老太太又怎麼會在乎,再說那些都是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準呢?

如今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讓自己的兒子抓緊時間回來,不管杜夫人說些什麼,老太太也都是不在乎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