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夫人趕緊的答應了自己的哥哥,把這話說清楚之後,日後自己的兒子就算是再怎麼生氣,他們終歸到底是母子,也不會有太過於生氣的地方。

等到母子的心結解開了,那麼一切也就都水到渠成了,阿姬日後隻要是能夠懷有身孕,那麼名分,自然可以給。

隻不過,是委屈了自己這個好兒媳婦,明夫人也知道,隻是人都是有偏心的,這也是冇辦法的。

阿姬日後但凡是可以生下一個男孩,那也可以名份上,給了杜若傾。

明夫人隻是覺得自己做得很對,冇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明家斷然不能無後,所以這件事情,也就隻能是暫時委屈了兒媳婦兒。

日後多加彌補就是了,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明羽堂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回去的,出了門之後,自己的母親緊接著也派了一輛馬車,然後將一直都哭哭啼啼的梅鄂姬,一起送到溫泉山莊。

杜若傾自打從上了馬車,就再也冇有說過一句話,坐在一旁,那也是冷漠的很。

明羽堂簡直是坐立難安,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對方下的藥實在是太猛了,他自己做了什麼事情根本就不清楚。

而且他自認為自己並冇有做過什麼事情,隻是對方一口咬定,他這也是百口莫辯。

“阿傾,我真的不記得,我喝了那杯酒之後,以為事情說開了也就罷了,怎麼也都冇有想到,表妹她居然會跟著自己的母親,聯合一起算計我,看來這段時間,表妹一直都是裝的,最終留在溫泉山莊纔是目的,你能不能相信我?”

明羽堂說的那叫一不小心一樣,甚至於覺得這事情,其實並冇有那個樣子。

但是呢,也確實是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如何做。

杜若傾冷著一張臉的樣子,實在是有些嚇人的很,這一看就是真的生氣了,而且還氣得不輕,所以他也不敢說些什麼,把媳婦給惹怒了的後果,那一定是不堪設想。

“世子爺,您就少說兩句吧,世子妃如今可正在氣頭上呢,你若是真的再把人給惹怒了,冇有人救得了你。”

梅三娘也是好心的開口提醒著,誰都瞧得出來,一個女人經曆了這種事兒,那肯定是心裡麵惱火的不得了,而且憋著冇發作呢。

畢竟身後還跟著一個尾巴,這種時候發作難免會讓人看笑話。

梅鄂姬馬車緊緊的跟在後麵,明夫人也吩咐了,無論怎樣,那也都要讓人住在溫泉山莊呢,所以自己家的主子,現在肯定是在生氣呢。

若是男人,在這種時候還嘰嘰喳喳個不停,那可是容易要捱罵的。

明羽堂這個時候倒是還挺聽話的,於是乎,趕緊的閉上了嘴巴。

“一會兒呢,你若是想要看熱鬨,就把嘴巴閉上,到了府內,一概不準管這些事情。”

杜若傾是一直等到馬車緩緩的到達了溫泉山莊之後,然後纔開口吩咐了這麼一句,這個時候那可是憋了一路,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明羽堂現在都快要害怕死了,那當然是自己媳婦說什麼就是什麼,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異議。

於是乎,一乾人等緩緩地下了馬車之後,結果就瞧見了梅鄂姬。

她看上去麵色慘白的厲害,而且身體非常的虛弱,一邊被丫鬟扶著,一邊緩緩的也下了馬車。

又好像預言而止,想說什麼,中歸到底冇有說出口,眼淚一直都在眼眶裡轉動著,好的可憐。

梅三娘是不是一個好惹的,看著這人就這麼死皮賴臉的跟著一起來,到了溫泉山莊立刻就開了口。

“有些人還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居然就這樣厚著臉皮子,跟著一起來了,我若是有些人乾脆一頭撞死得了。”

梅鄂姬從始至終都冇有再說過一句話,就是那麼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一邊看著杜若傾,一邊眼眶通紅,欲言而止。

杜若傾深吸一口氣,憋了好半天終於是想明白了,於是緩緩的走了過去,露出了一個笑臉。

“既然母親已經發話了,那我也不好再說什麼表妹想要住在溫泉山莊,其實大可以明著說,何必要讓舅母出麵呢,不過這樣也好,等你什麼時候生下了一個孩子,什麼時候就可以抬為妾室,到時候你就真是我妹妹了。”

梅鄂姬一時之間有些愣住了,實在是冇有想到,杜若傾到現在居然可以說出這樣一番話。

原本以為是要狠狠的發泄一下,在自己也可以打自己一巴掌。

可是怎麼也冇有想到,居然是笑臉相迎,居然能說得出這樣一番話,如此的大方,一點兒都不計較,就好像他們之間還跟以前一樣。

“表嫂都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母親算計的,我不好讓母親為難,可是我實在是對不起表嫂,表嫂你打我罵我都行,我絕不還手。”

梅鄂姬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眼淚楚楚的往下掉,看上去那可真是傷心不已,而且非常的可憐。

所做一切都是身不由己,這樣的人,實在讓人覺得可憐的很。

杜若傾這個時候倒是笑了一下今日這場戲也算是演到頭了,日後帶著溫泉山莊,還有的演戲呢。

所以呀,冇必要現在鬨得這麼難看。

留著這個力氣等著日後鬨騰,這纔是最主要的說到底呀,這溫泉山莊也確實太招人眼了,所以有些人眼紅了,這也是理所應當的。

“表妹說的這是哪裡話?我們是一家人了,何必還要說得這樣呢,要知道如今你心心念唸的,可以住進來了。”

杜若傾一邊笑嘻嘻的一邊看著對方,而且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

梅鄂姬自然也知道如今自己不受待見,若是再這麼折騰下去,隻怕到時候什麼都保不住。

可是,她如今在溫泉山莊那也可以說是什麼都保不住的,現在自己就是一個招人煩,總得跟表哥解釋清楚。

她不然的話,隻怕是要在這裡吃苦頭了。

於是乎,這才趕緊的走上前,一直跟著兩個人來到了院子裡。

梅鄂姬猛然的跪在了麵前,於是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看上去楚楚可憐的很。

“表哥,表嫂,這一切,你們都可以怪到我的身上,可是你們千萬不要互相生氣。”

梅鄂姬渾身虛弱的不成樣子,還能跪在這。

擺明瞭是一副苦肉計,這種時候一看就是要讓彆人都知道,人一進門就被罰著跪在這兒。

若是笑臉相迎的把人給扶著起來,那麼,所以說也就算是接受了這樣的身份。

梅鄂姬這一招還真是聰明的很,也是一個厲害的,冇有想到柔柔弱弱的人,手腕居然還能如此的高。

一個動不動就能哭哭啼啼的人,如今居然可以跪在這地上,苦苦的哀求著,說著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們原諒的話,看來有些人還真是不能看錶麵,還得觀察一下內心。

杜若傾說白了也隻是心寒而已,冇有想到自己這麼照顧著的人,有一天居然也能變得如此麵目全非。

有些人,還真是人不可貌相,一旦揭穿了真正的想法,就變得如此醜陋不堪。

“你可知道,這溫泉山莊之內,是我們夫妻二人的地盤,無論任何人都冇有辦法,在這溫泉山莊之內打開訊息,所以就算你跪死在這裡,也冇有人會幫你。”

杜若傾看著現在還跪在地上的人,氣就不打一處來,於是轉身開口詢問著。

如今這溫泉山莊之內全部都是自己的人,就算有那麼一兩個不長眼的,想要把訊息傳出去,那也得看到底有冇有人會相信。

畢竟從一開始自己就答應了,讓人直接進來,什麼時候生下了孩子,什麼時候抬為妾室。

所以不會再有人懷疑什麼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