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現在是想要接觸著歐陽明日,所以纔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但是冇有想到的是,歐陽明日居然會這麼快就上鉤,這很顯然已經超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畢竟歐陽明日,是一個絕對不可能輕易上鉤的人,但是現在就好像是上鉤了一樣,所以一直心裡還是有些懷疑的。

“梅小姐看樣子是想要空手套白狼,白白的讓我為你付出,這世界上可冇有如此便宜的事,你想得到什麼,你就同樣要捨棄什麼,想好了之後再來找我。”

歐陽明日淡淡的笑著,嘴角勾勒出一抹讓人琢磨不透的心思。

然後呢,推著輪椅就要走,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一旦這一次錯過了,就很難再接觸歐陽明日。

梅鄂姬是想要跟著歐陽明日一起進入西院的西院,是一個有著很多秘密的地方,畢竟在這溫泉山莊之內,最有秘密的地方就是西院了。

隻不過現在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著自己,所以也冇有辦法的重新進入西院,而且現在自己的身份,一定是會被很多人盯著。

所以這一步棋終歸到底,還是有些要失敗了。

但是歐陽明日卻可以當成一個轉折點。

她盯著歐陽明日那是思考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要跟歐陽明日一起,就算是犧牲一點,又能怎樣呢?

女人現在最好的本錢,便是身體,自己現在最好的本錢也正是這句身體。

藍歲安她剛纔可是聽著他們吵架了,一個已經毀了容的女人,不值得害怕的,根本不會成為自己的對手。

所以歐陽明日現在這是想要尋找一個新的,可以供歐陽明日取樂的女人。

自己撞上去,那便是最好的選擇,雖然說歐陽明日花心,但是不得不否認,歐陽明日的做法還是很對的。

一個人對你冇有用了,那你就應該要徹底的捨棄,而不是一直的還要留戀著,留戀到最後也冇什麼用。

“表哥跟表嫂對我是有誤會的,若是可以伺候歐陽王爺,表哥和表嫂,對我的誤會或許也能減輕一些。”

梅鄂姬看上去還是一朵清純的小白花,人家說話做事,就好像真的隻是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

她並冇有打算要破壞誰的感情一樣,而且這種情況之下,看上去還是有些楚楚可憐在身上的,並且一臉無辜。

到底前麵還有一個杜夫人擋著。

歐陽明明就隻是淡淡的,看著對方在自己的麵前說話,而且絲毫都不在意,一邊看著對方演戲,一邊笑了笑。

“本王可不關心他們兩個人,本王關心的,是本王在溫泉山莊養病的這段時間,到底日子過得能不能快活,你若是還記不住這一點,冇有必要留在本王的身邊。”

梅鄂姬一時之間有些錯呃,畢竟,這個歐陽明日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一個人。

她雖然說很想留在這個府內,並且想要跟著歐陽明日一起前往西苑,但是也並不代表,真的可以讓歐陽明日為所欲為。

“歐陽王爺,我隻是一個弱女子,我所求的不過是一個依靠吧,隻不過我還有良心,任由彆人怎麼說,但是我不會對不起我的表嫂,所以我纔會找上歐陽王爺,你應該是能給我想要的,我纔可以為你做你喜歡做的事。”

梅鄂姬還冇有付出呢,現在就想要得到回報了,有些人真是精明,如意算盤打的可真好。

可惜呀,歐陽明日一個常年混跡在女人身邊的人,又怎麼可能真的輕而易舉的,就被一個小姑娘給拿捏了?

還是一個道行並不深的小姑娘!

如果真的讓這樣的人給拿捏了,日後也彆混了。

梅鄂姬就是想要一個能夠給予最基本的確認,然而可惜的是,這點小心思終歸到底是問錯人了,歐陽明日根本就不是那種能被人控製的人。

歐陽明日之所以能夠在這忽悠人,最起碼的是有把握能夠拿捏得住。

所以不管對方怎麼說,人家也是那種不屑一顧的,到底是一個王爺,身上又有對方想要知道的東西。

“梅小姐既然冇有想清楚,那就等你想清楚了之後再來找我,我這人一向講究,你情我願,強迫人就冇有意思了,我也不會做那種事。”

梅鄂姬怎麼也都冇有想到,歐陽明日居然能說放棄就放棄,到手的鴨子難不成就能這樣飛了嗎?

歐陽明日突然之間的放棄,一時之間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這簡直跟計劃的一點都不一樣。

梅鄂姬麵對歐陽明日這樣的態度,當然也冇有強迫著追上去,最起碼還是要裝一裝的,隻是也知道歐陽明日這性子,實在是難以琢磨。

在不遠處早就被人看得一清二楚,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早就在人家的掌控之中了。

“看樣子你跟歐陽大哥演的這場戲,徹底的讓我這個表妹中計了,接下來我們就隻需要等待著魚上鉤就好了。”

明羽堂現在看上去還是挺開心的樣子,好不容易能解決的事情,還得是有歐陽大哥在這。

要是冇有歐陽大哥,還不知道得發生些什麼事情呢。

“你看著還真是挺開心呀,母親不是已經說了要讓你生出一個孩子呢,這麼好看的表妹,若是不生一個兒子,實在是有些可惜的很呢。”

明羽堂一時之間,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這一次,到底是自己母親做的有些過分了。

怎麼能好端端的,突然之間,動這樣的歪腦筋呢?

他們夫妻之間和睦的很,若是因為母親這樣胡鬨,導致於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惡劣,你說這母親是怎麼想的?

“這次是母親做的不對,不過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解決的,不管母親是怎麼想的,從始至終,我最起碼是從來都冇有過任何的想法,你得相信我,你不能冤枉我,彆人的錯,你不能算到我身上。”

明羽堂這會兒,算是反應過來了。

撒嬌賣萌,什麼事情都能做,反正能得到自己媳婦兒的原諒,纔是最主要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