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睜開眼睛,就看到滿屋子都是人。

杜舞媚見到她醒過來,趕緊的衝了過去。

要知道現在可是關鍵的時候,連忙上前拉住了杜若傾的手,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大姐姐,你可算是醒了,你快擔心死我了!”

杜舞媚被人議論了整整一下午,要知道她從小備受矚目,都是耀眼的光芒,突然之間被人數落著,還被人懷疑欺負自己的長姐。

她可受不了彆人背後議論她。

眼看著杜若傾醒了,當著眾人的麵,這場姐妹之情怎麼也得裝下去。

杜若傾思考了一下,滿屋子的人,還有皇帝在外麵的廳內坐著呢,華貴妃在一旁伺候著,八皇子一直都在內閣等著。

她得多大的麵子,需要這麼多人守著?

她簡單的思考了一下,腦子還是有些混沌,倒是先醒過來的明羽堂,在扶桑郡主攙扶之下,好心開聲提醒道“杜大小姐,您可算是醒了,陛下跟貴妃娘娘擔心了你一下午了,當時陛下可是放下了南下的戰局前來看你了。”

南下的戰局?

杜若傾看嚮明羽堂,兩個人眼睛對視了一下,互相明白了是什麼意思。

男狐狸果然不一般,知道的小道訊息真多啊。

原主的母親乃是鎮南大將軍,南下都是她母親曾經的部下。

這些年,原主被關在了杜家的西院,彆人看不到也就算了,知道她是杜家的嫡長女,想來日子也不會差。

但這幾天傳出了她的一些事情,比如毀容,比如成了傻子,雖然她現在好了,但足夠讓那些原主母親的部下知道,曾經帶著他們出生入死將軍的女兒生活的並不好。

這一次杜若傾掉下了荷花池內,入秋的天氣寒冷刺骨,還是因為八皇子偷腥,偷色還是他們將軍女兒的庶妹,他們怎麼都不會高興。

皇帝擔心傷了那些將軍的心,自然也得好好對待杜若傾。

杜若傾想明白了這些,於是這纔不動聲色的甩開了杜舞媚的手,道,“紅玉,扶著我起來!”

她渾身都是虛弱無比,看上去很是孱弱,可還堅持著下了地。

八皇子連忙也想上前攙扶著,道,“若傾,你想要做什麼跟我說,我立刻吩咐人去辦,你現在需要靜養!”

依照八皇子的意思,讓杜若傾留在皇宮養傷都是可以的,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跟杜若傾從新相處點感情。

可惜八皇子如意算盤打的很好,奈何杜若傾拆穿的速度也是很快。

杜若傾還冇能去外麵的客廳,皇帝跟華貴妃就來了。

華貴妃是聰明人,當然也懂了皇帝的意思,到底這麼多年聖寵不衰,靠的便是她瞭解皇帝的心思。

“昊辰,你看看你也太不會照顧若傾了,她剛剛感染了風寒,快將人扶著到床上。”

華貴妃的意思很明白,杜若傾是八皇子的未婚妻,不存在男女有彆,想要讓彆人最快接受八皇子跟杜若傾的婚事,就是製造他們在一起的錯覺。

可誰知道杜若傾不但冇讓八皇子攙扶著,還後退了幾步。

隨後,她麵色蒼白的對著皇帝普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陛下,求陛下給臣女做主。”

杜若傾一邊哭,一邊的搖搖晃晃,“陛下,八皇子跟臣女的二妹妹如此情投意合,臣女不願意奪人所愛,更何況是臣女的二妹妹,求陛下成全二妹妹跟八皇子,臣女願意退出,成全他們一對有情人!”

在場的人簡直震驚了。

就連華貴妃都冇想到,杜若傾居然就這麼輕鬆的捨棄了自己的兒子。

要知道她的兒子可是眾多皇子中最受寵的一個,也是最有可能坐在皇位的一個。

杜舞媚這麼扒著不放手,不也是因為這個?

可杜若傾現在跪在地上,居然哀求著要解除婚約。

最主要的,是杜若傾這麼一個哀求,打亂了她所有的部署,門外,先鎮南大將軍的部下還在外麵等著結果呢,杜若傾就在這裡好像是被欺負了一樣。

隻有明羽堂,雖然被扶桑郡主攙扶著,他是真的心情很愉悅。

他冇有看錯人。

杜若傾絕對是一隻聰明的,會咬人的小狐狸。

睚眥必報。

杜若傾看向了八皇子跟杜舞媚,道,“二妹妹,你喜歡八皇子,八皇子也喜歡你,你可要珍惜啊!”

杜舞媚這下子真是坐實了她勾引八皇子的名聲,她本來還想藉著跟杜若傾的姐妹之情洗白一下,現在,更加成為了焦點。

皇帝氣得臉色鐵青,指了指華貴妃,道,“你看看你養的好兒子,都做了什麼事情?朕指婚給杜家嫡長女跟他,那是讓他好好照顧人家,鎮南大將軍的死朕一直很愧疚,她就這麼一個女兒,你看看委屈成什麼樣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