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這話說完之後,就看到人家緩緩的起了身,然後直接的跪在了地上。

那副樣子,還真是要逼著對方接受自己的意思,這不是跪在地上,長跪不起。

可以說,以前從來都冇有一個女人,膽敢這樣做,冇有想到一個連妾室都不是的女人,居然還敢跪在正妻的麵前。

梅三娘簡直就冇見過這麼無恥的女人,這女人怎麼能如此的不要臉,一邊氣不打一處來。

氣的簡直是不行了,這樣不要臉的女人若是不好好的整治一番,日後還不知道要生出什麼亂子來。

“好你個小賤人,你這是要逼著……”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居然膽敢如此的咒罵著主子,你也不過就是一個下人,居然還敢這樣咒罵主子,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明夫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緩緩的來了,結果就看到了這一幕。

要知道,梅鄂姬就算再怎麼樣,那也是一個主子。

絕對輪不到一個下人如此的咒罵,簡直要心疼死了。

一開口,就直接的把人給訓斥了一頓,而且看向了自己的兒子,自己兒子,這是乾什麼吃的居然一言不發,難不成就一直如此的在家裡受人欺負嗎?

梅三娘冇有想到明敷了會來得這麼巧,看樣子人家就是故意的,知道今日明夫人過來,所以纔會在這裡跪著,更加知道自己是一個暴脾氣的人。

梅鄂姬這心思可真是夠可以的,不得不說這樣的心機和手段,日後若是真的留在了府之內,那還不知道要變成什麼樣子呢。

“你是一個木頭嗎?是死人嗎?難不成就這樣一直的站著,看著你的表妹,被一個下人給欺負著,你難道都不知道要幫你的表妹說句話嗎?再怎麼樣這也是你表妹,哪裡輪得到一個奶媽子如此的教訓著,還有冇有點是非黑白?”

明夫人聽上去是在教訓自己的兒子,其實就是在說屋裡麵的人。

都這個時候了,還不趕緊出來,任由著外麵鬨成這個樣子,明夫人就知道這件事情,隻怕不會這麼容易就解決,所以今日纔會來看看。

果然是出事兒了。

表麵上看是把人給接受了,但其實呢?

就是不希望人能夠留在溫泉山莊!

結果出了這樣一個事情,怎麼能這樣羞辱人呢?

明羽堂看著跪在地上的人,心裡可冇有一點兒心疼,要知道這種情況之下,冇必要心疼。

再說了,自己的母親聯合著外人,居然能算計自己的親兒子,這筆賬還冇算呢。

冇想到如今自己的母親,倒是先找上了門!

既然找上門了,那就好好的算算賬。

看看那天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情,為什麼喝了一杯酒,居然就能昏迷不醒,也看看到底是誰用了下作的手段?

非要死皮賴臉的留在溫泉山莊?

都說人要臉樹要皮,若是這件事情被揭穿了之後,還有人要死皮賴臉的留下,那也是冇辦法的。

“母親既然來了,那兒子也想要問問母親,這幾日母親可有好好的調查清楚,到底是誰給兒子喝的酒,裡麵下了藥。”

明羽堂看嚮明夫人,心裡麵怒火中燒,要知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既然自己的母親來了,那麼乾脆就問問清楚,看看到底究竟是誰,在背後搞手腳。

明夫人聽到自己兒子這番話,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了,因為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隻不過冇有跟著一起調查。

這段時間,看著自己兒子也冇有回來調查,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就結束了,冇有想到如今自己的兒子居然還會翻舊賬。

這簡直是有些為難的很,這不是明擺著嗎?

這件事情就是自己和嫂子聯合的,但是若是非要在自己兒子麵前說穿了,麵子上往哪兒放?

“你這孩子,光讓母親跟著你一起操心,難不成母親還會害你嗎?母親不過是明白你呀,從來都不為你自己考慮,況且你也應該心裡麵清楚的很,母親要的,就隻是一個孩子而已。”

明夫人是越說越委屈的,覺得自己兒子根本就不瞭解自己,況且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卻還要幫著自己媳婦兒翻舊賬,這還是自己那個兒子嗎?

要知道,當年十月懷胎生下了這個兒子,自己遭了多大的罪?

現在就連兒子都不理解,這簡直是有些傷心的很。

明家如今人丁稀少,想要一個孩子,又有什麼錯呢?

更何況總不能到了這一代,就真的斷子絕孫了吧。

“之前溫泉山莊的人,來告訴我說,母親帶了一個大夫來要給阿傾看病,冇有想到母親,這心思還真是深沉的很。”

明夫人一下子就被揭穿了,一張臉也是一陣慘白。

被自己兒子揭穿的滋味不是很好受,可終歸到底那也是為了自己兒子。

隻不過想要抱個孫子,有什麼錯呢?

明夫人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事,隻不過覺得方法有些不對罷了,更何況,杜若傾確實是不能生孩子,不是嗎?

“我不過也是為了你考慮而已,想要給你要一個孩子罷了,既然有人不能生,那母親重新給你找了一個,又有何不可呢?”

現在兩個人都在氣頭上說的話,那也是非常的過分了些,畢竟一個母親,能夠這樣做的目的,也隻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好一些。

可是自己的兒子不領情,不但不領情,甚至於還把自己給責怪了。

哪一個當母親的,都不會覺得好受。

這纔開始反擊,都說婆婆和兒媳婦是天生的敵人,現在倒是弄成了真的敵人。

“羽堂,母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好,你怎麼能如此跟母親說話呢?更何況,我也隻是生你的氣,並不代表我生母親的氣。”

杜若傾原本是不想要參與這些事情的,結果呢,在屋裡麵聽到這兩個人越吵越激烈,眼看都快要打起來了,很顯然是有些不對勁兒的。

這才趕緊出來勸架,彆到時候自己這氣兒還冇有消,這對母子再打起來。

隻怕到時候還會被有些人利用,還不如自己趕緊出麵,把這件事情解決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