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都在門口說了半天話了,冇想到你纔剛剛出來,看樣子你是對我這個婆婆很是不滿,說白了,如今你傷了身子又不能懷有身孕,我不過就是想要一個孫子,我又有什麼錯的。”

明夫人現在是真的有些生氣了,看著自己這個兒媳婦兒,如今把兒子牢牢的抓在手掌心,這個當母親的當然是有些不願意的。

所以現在這種情況之下,當然是不會太好受,於是乎,一股腦的,把所有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梅鄂姬相對比這個兒媳婦兒,那可是懂事兒的太多,況且這個兒媳婦兒會操控自己的兒子。

但是,梅鄂姬卻並不會操控自己的兒子,相對比來說,自己這個兒媳婦兒,還是很不讓人滿意的。

“姑母,您彆傷心了,表哥和表嫂,也隻是冇能摸清您的心意而已,您不要太過於傷心。”

梅鄂姬這個時候可是會裝老好人了,瞧瞧這副樣子,那可真是把明夫人的心都給抓住了,知道明夫人是怎麼想的,甚至於專門的做出明夫人喜歡的樣子。

她在這溫泉山莊又是一個楚楚可憐的,整個溫泉山莊之內,都冇有人對自己好,明夫人一定是知道的。

所以纔會故意的跪在地上,就是想要引起明夫人的注意,然後才能給自己撐腰。

既然得不到寵愛,那就得讓明夫人加把勁兒,隻有明夫人站在自己這邊,那麼所有的一切或許才能夠成功。

這才故意的如此做,這不是隻有明夫人來了,才能夠說的上兩句話。

梅鄂姬看上去一臉委屈的樣子,明夫人就知道這孩子肯定是偷偷的受苦了。

自己兒子如今這個態度,也不像是能夠對著孩子好,所以明夫人更加是心疼的很。

“屬你這孩子最是懂事兒,讓你受苦了,能夠給我們家羽堂生下一個兒子,我一定是會好好的對你,絕不讓你再吃一點的苦頭。”

明羽堂現在是更加頭疼了,原本以為自己的態度可以讓母親收斂一點,冇有想到的是居然換來了母親變本加厲,怎麼能做得出這種事情,又怎麼能說得出這種話呢?

不但不知道做錯了,甚至還這麼變本加厲,難道就冇有想過,這天底下,有哪一個女人,願意無緣無故的,給一個男人做妾呢?

梅鄂姬擺明是帶著目的的,可是自己的母親居然看不出來,不但看不出來,甚至還在這說這樣的話,難道就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行了,有什麼事情,不能回去說,非要站在這院子內,母親若真的是喜歡錶妹,就直接把人帶走好了,我這溫泉山莊也不留著。”

杜若傾不能開口的事情,那就由自己開口好了,於是直接就開了口,想方設法的也要把人給攆走,絕對不能讓這人好過。

梅鄂姬若真的願意就此罷手的話,或許還是有出路的。

但若是不願意就此罷手,甚至還想要利用自己的母親,那就隻能是自作自受。

最後隻怕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明夫人冇有料到,自己一手培養長大的兒子,有一天居然也能說出這樣的話。

要讓自己把人給帶走,並且一點情麵都不留。

如今在這溫泉山莊之內,若是再繼續鬨騰下去,隻怕是真的要直接把人打包給自己送回去了。

“姑母您不要傷心,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懂事兒,所以才讓表哥和表嫂生氣了,你們不要因為我的事情而生氣,這樣我會覺得罪孽深重的。”

梅鄂姬這個時候那可是真的聰明,而且冇有機理,跪在地上處處可憐的樣子,更加是動人的很。

所以這種時候,這女人現在就這麼跪在地上,要知道所有的人都在往這邊看。

不知道什麼時候,杜夫人就這麼在身後,突然之間出現看到自己的女兒受了委屈,那可是發了天大的脾氣。

“我就說,當初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同意,讓我女兒來到這溫泉山莊,原來是看到我女兒孤苦伶仃的一個人,這是想要擺明瞭欺負人的架勢,你們可真是好樣的,當著我的麵一套”

祝福人一看就不好惹,今日就是來打仗的,跟自己的女兒眼神交流了之後,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女兒為什麼跪在地上。

一臉的凶神惡煞,今日就是要為自己的女兒討一個公道,不管任何人說什麼,那也都是冇有用的。

所以杜夫人纔會這麼有恃無恐,要知道隻有自己多來鬨騰兩次之後,自己女兒的地位還能夠穩定下來。

明夫人冇有想到,自己的嫂子,居然也會過來。

原本呢,就是想著自己過來看看情況呢。

並冇有打算要帶著自己的嫂子一塊來,冇有想到今日不但自己來了,嫂子居然也跟著一起過來,而且還準備大鬨一場。

這實在是有些不對勁兒!

也實在是讓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下不來台,無論自己怎麼對待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兒,那也不能讓彆人一起攻擊自己的兒子。

這種時候,當然還是要向著兒子的。

“嫂子你怎麼過來了?這溫泉山莊是個什麼地方,你也不是不知道,你怎麼能來這裡鬨騰啊?還不趕緊回去,我們一家人有什麼話可以當麵坐下來說,但你不能帶著這些人來這鬨騰。”

明夫人的臉色也立刻就陰沉了下來,杜夫人當然知道這麼帶著人來鬨,肯定是不對的。

但若是想要為自己的女兒爭奪一個名份的話,那麼現在是最佳的時候。

若是等到自己的女兒爭奪名分,那要等到猴年馬月?

人家夫妻之間的關係這樣好,肯定不會就這麼妥協的。

到底還得是這個當母親的要親自的出馬,然後才能夠給自己的女兒爭奪一個名分。

“我這人也不是不講理的,見不得我女兒受儘委屈,我女兒在我手裡,雖然說是管教嚴了一些,但也是從來都冇有受過這樣的委屈,你們既然把人帶到了溫泉山莊,那就必須要好好的對待,絕不能讓我女兒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今日難道不應該給一個結果嗎?”

聽聽杜夫人這番話說的,擺明瞭就是來要一個名分的,在場的人也都明白了,杜夫人能夠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那也是下定了決心。

看樣子這一家人都已經想好了,對付根本就不顧及明夫人的麵子。

至於他們之前說的,等到生下一個孩子之後,再抬為妾室,這樣的話,那也不過就是說說。

還冇過幾日呢,現在就已經翻臉了。

“哎喲,今日這兒怎麼能這麼熱鬨呢?明伯母,明日好久冇來看你了,不知道你最近的身體可還好。”

歐陽明日推送著輪椅,就這麼淡淡的出現在了這裡,而且讓所有人眼前一亮。

原本是劍拔弩張的場麵,結果被歐陽明日的出現,突然之間就打斷了。

冇有人知道歐陽明日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歐陽明日的出現,絕對不單單的隻是來看望明夫人的。

歐陽明日一向是一個聰明的人,而且知道進退,也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這種時候出現在這兒,總不能是看熱鬨的,既然不是看熱鬨,那就是有話要說的。

“明日既然你來了,趕緊的進來,外頭這樣寒涼快,喝些熱茶,暖暖身子,伯母一直都冇有去看你,聽說你前幾日病了,如今身體可還見好?”

明夫人對於歐陽明日這孩子,還是很喜歡的,孰是孰非,還是能分得清的。

況且人家歐陽明日這一次從南國回來,那可是帶了不少的好東西,大部分也都是給了明夫人,所以明夫人對於歐陽明日,那也是當兒子寵著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