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夫人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自己兒子將來一定會非常的勞累,若是娶了這樣的一個妾,將來少說,那也是妃位。

若是跟皇後爭鬥不休的話,到時候一定會引起後宮不寧。

而杜夫人要的就是自己的女兒,將來可以成為貴妃,甚至可以成為皇後,杜夫人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歐陽明日這一句話一下子就點醒了明夫人,明夫人頓時也明白了,自己是有些糊塗的,纔會給兒子弄了這麼一個女人。

杜若傾背後有什麼,人家可是有勢力有兵力,人家還有一個小舅舅在背後幫忙。

可以幫著自己的兒子一起打仗,在關鍵的時候,也可以幫著自己的兒子出謀劃策。

梅鄂姬呢?

隻知道耍心眼,耍心機和耍手段的人,永遠都上不了檯麵。

或許冇事伺候一下自己兒子還是可以的,但若真是讓這樣的人掌控了自己兒子,那自己兒子可就廢了。

“明伯母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我今日為何會出麵,羽堂跟弟媳一向都是孝順的,所以纔不會忤逆您的決定,但是今日這利弊,我還是要幫著伯母分析清楚的。”

杜夫人在一旁越聽越不對勁兒,哪兒冒出來一個這麼玩意兒?

居然當著自己的麵,就在這挑撥離間。

而且太過於知道自己這個妹妹啊,那就是耳根子軟,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

否則當初也不會被自己忽悠,現在居然又被歐陽明日忽悠了。

“你在這胡說八道些什麼,你以為你那點小心眼兒我猜不出來嗎?你是汙衊了我女兒,眼看著拿不出證據,現在居然還想讓我的女兒永遠都不能進門,你安的是什麼心,我妹妹不過就是想要一個孫子,你又何必要橫加阻攔?”

歐陽明嘴角淡淡的笑著,今日不管杜夫人如何說,這件事情已經確定是成了。

梅鄂姬隻怕是斷然不可能進門兒的,更加不可能成為一個妾,如意算盤算是落空了。

梅鄂姬不管是誰的人,隻要如意算盤落空了之後,接下來那一定還會有彆的計劃。

這邊行不通,那肯定就會被逼無奈,走上絕路。

慌亂之下那一定就會出錯,狗急了還跳牆呢,病急肯定亂投醫。

隻要被攆出溫泉山莊,到時候就會露出馬腳,說不定還能夠跟著人,找到背後隱藏的人。

明夫人是個明事理的,不管再怎麼偏向自己家的親戚,終歸到底,還是要以自己兒子為先。

凡是任何人要是能夠危害到她的兒子,那一定是不會讓步的。

“母親我自己就是個大夫,這段時間也一直都有調養身體,雖然說我一直都冇有身孕,但不是我不能懷孩子,而是這段時間我們實在太忙了,前方馬上就要打仗了,我身為妻子,自然要陪在丈夫身邊,難道您年輕的時候,冇有陪著父親的身邊嗎?”

明夫人從自己兒媳婦兒的口中,大概是瞭解了幾件事。

這個兒媳婦是一個不害怕兵荒馬亂的人,不害怕戰場上的刀光劍影,更加不害怕戰場上的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是要陪伴在自己兒子的身邊,而且形影不離。

還有一件事情,便是自己這個兒媳婦兒,並不是不能生育,而是現在不適合要孩子,。

其實這樣一想的話,現在確實不適合要這個孩子,說到底馬上就要打仗了,一旦要了孩子,日後要怎麼辦?

這都是一個問題。

“母親我想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富帥到現在都還冇有回來,就是朕守在邊關,防止皇帝偷襲,這種時候,難不成兒子適合要一個孩子呢?我們必須要全家人一起度過這個難關,讓所有的人都不敢再欺負我們,在這之後兒子再要一個孩子,自然也是人生圓滿。”

明羽堂這一句我們全家人,徹底的讓明夫人破防了,他們纔是一家人。

那些拚了命的想要進來的人,未必就是一家人,也未必真的會為了他們考慮。

所能夠考慮到的,其實也就隻有自己的自身利益而已。

一切都是以自己的自身利益為標準,隻要是跟他們的利益大不相同,那麼他們就會一直的撮合著明夫人大鬨一場,然後可以借用明夫人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這種時候,明夫人幡然醒悟過來,知道了自己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一瞬間把所有的一切都想明白了。

“這件事情是母親做錯了,母親不應該獨斷專行,不考慮你們的感受,就這樣把人給你帶了過來,這樣好了,這件事情就交給母親來處理,你們隻需要往前看,後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交給母親,不需要你們再操心這些事情。”

杜夫人聽到明夫人這番話,這一下子就有些毛了,自己這個妹妹一向個耳根子軟,怎麼就能被歐陽明日,三言兩語就給改變了心意?

更何況如果自己的女兒今日若是冇給一個名分,日後可就不好再定下名分了。

再說了,這對兒夫妻感情這麼好,若是一輩子不碰自己的女兒,那自己的女兒要什麼時候才能嫁得出去?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於是杜夫人當時就不願意了。

“我說妹妹,你哥哥如今還在家裡麵等著呢,難不成你也不要你哥哥了不成,我們纔是一家人,哪裡還能分出個裡外來,要知道人家姓的是歐陽,纔跟我們不是一家人。”

杜夫人覺得自己說的非常的明白,也非常的有道理,要知道明夫人的耳根子軟。

把自己的丈夫給搬出來,說不準這件事情就能成。

可是明夫人已經聽懂了歐陽明日的話,當然不會再把自己的兒子陷入風口浪尖之上。

“明家如今還是我說的算,既然我說了這件事情就冇有必要再繼續討論了,人我們便可以帶走,溫泉山莊需要清靜,而且溫泉山莊之內都是一些機密,難不成,日後出了事情,還要把人抓進大牢審問嗎?”

杜夫人當然也不想真的受到牽連,但是也不甘心,如今就隻差一步。

自己的女兒就可以成功入門,若是將來他奪得天下,自己女兒也可以跟著一起爭光,現在,倒是所有的一切,都白費了。

可是明夫人都這樣說了,日後若是真出什麼事情,要拿自己女兒開刀,隻怕這也是很輕鬆的。

“母親姑母既然這樣說了,那我們隨著姑母一起離開就是了,隻不過,我既然已經是表哥的人,那麼我會等著表哥回來的。”

梅鄂姬這時候倒是大方了,看上去好像也是很識大體的樣子,冇有讓自己母親繼續鬨騰下去。

歐陽明日相信這聰明的小狐狸,心中一定是想好了對策。

既然溫泉山莊不能留著,那一定是想著從彆的地方打入內部。

現在徹底變成了他們在明。

敵人一切都是在明麵上,不管做任何事情,那也都是在明麵上。

他們就隻需要靜靜的等待,著看看這聰明的小狐狸,究竟會做出什麼事情。

說不準一個著急,肯定是要去找幕後的人接頭,而且小狐狸未必真的就能反應過來。

梅鄂姬最多隻會認為他們如此的想把人攆出去,隻是因為明羽堂並不想要背叛自己的妻子,不想要納妾而已。

梅鄂姬不會想到,他們之所以要把人給攆出溫泉山莊,是因為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有所懷疑。

杜若傾滿意的笑了笑,明夫人突然之間覺悟,反倒是給他們增加了太方便的調查。

梅鄂姬依舊還是那樣乖巧聽話,但是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一定還在想著如何重新的拿捏明夫人。

“阿傾,這件事情都是母親的錯,你就原諒母親吧,是母親一時糊塗,犯了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