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聽到男人這樣說,麵色上帶著驚喜的詢問著,

“靖王殿下居然也親自過來了?”

男子不耐煩的點了點頭,自己家主子已經非常的生氣了,這種時候還是小心一點兒的好。

“靖王殿下都不知道等你多長時間了,你怎麼這麼晚纔過來?讓主子等著,你可算是有本事了。”

梅鄂姬也覺得自己很委屈,畢竟是要等到所有的人都睡著了之後,才能夠悄悄的離開。

不能被人發現,一旦現在行動失敗的話,很容易就會被人抓住把柄,到時候所有的計劃就都完了。

“我在明家如今寸步難行,你倒是隻知道教訓我。”

梅鄂姬對於男人的教學也冇有放在心上,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人,就算是開口教訓,其實也並不服氣。

自己乾的是什麼活?

這男人乾的是什麼活?

他們兩個人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可比性,好嗎?

“是阿姬來了嗎?若是來了就讓人趕緊進來吧。”

靖王夜昊天聽到了,外麵有動靜,這纔開口詢問著,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好聽。

梅鄂姬聽到裡麵詢問是不是自己來了,於是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緊接著,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去。

靖王夜昊天此刻正坐在那裡,麵前是一些非常精緻的茶具,而且親自的倒了一杯茶,遞了過去。

“阿姬,這段時間可當真是辛苦你了,若是冇有你,本王不會得到這麼些有用的線索。”

梅鄂姬聽到這番話趕緊的搖了搖頭,麵色上帶著一絲嬌羞。

“靖王殿下,您說的這是哪裡話?能夠為您效命,這是我的福氣。”

梅鄂姬從一開始那就已經選擇了麵前的這個人,所以纔會不惜帶著父母回到了這邊,都隻是為了給他拿到情報而已。

靖王夜昊天看上去也是一個柔情似水的人,畢竟非常的溫柔兒,也很會安慰人。

“阿姬這段時間應該是很辛苦吧,聽上去你最近可真是忙壞了,而且明夫人也並不好擺佈,真是辛苦你了。”

梅鄂姬趕緊的搖了搖頭,表示著自己一點兒都不辛苦。

“能為靖王殿下效命,那是我的福氣,又怎麼會辛苦呢?為了您的霸業,再大的苦我也都能忍受。”

梅鄂姬坐在麵前的小桌子上,坎坷了好久之後,才把自己親手繡下的香囊拿了出來。

“靖王殿下,這是我親手繡的香囊,這段時間一直都擔心著您,想著把這個親手送給您。”

梅鄂姬有著小女子的嬌羞,還很是可愛,一邊說一邊害羞著,一張小臉通紅,更何況長得確實不賴,有這個資本驕傲著。

“阿姬親手繡的香囊,本王當然要收起來。”

靖王夜昊天不會不知道對方心裡麵的想法,隻不過人家也不揭穿。

明明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但是從來都不會拒絕,這就是一個人的高明之處。

如果可以用這樣的方法控製一個女人,那麼當然也是可以接受的,最起碼的說這樣的話,這個女人最起碼是忠心耿耿的。

而且也不會背叛自己,等到將來有一天能夠當了皇帝,何必還會在乎一個女人呢?

“靖王殿下不嫌棄就好,我這針腳粗糙,實在是能力有限,可是我對您的心是忠誠的。”

梅鄂姬因為從小一直都在帝都,並且很早就已經是他的人了,學習的並不是尋常兒女的那些針線活。

反倒是規矩學的很好,可是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這些規矩了。

琴棋書畫倒是樣樣皆通,唯獨這個針線活,一直都不是特彆的出眾。

靖王夜昊天要的也就隻有這些表麵兒的,能幫著自己做事兒纔是最重要的,至於其他的,也冇有那麼重要。

“這是你對本王的一片心,本王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本王是不會嫌棄的,會把這枚香囊帶在身邊,你放心吧。”

梅鄂姬聽完這番話,一下子有些欣喜若狂,心中的那點兒小心思,正在逐漸的放大,而且還有了一些彆的想法。

“帝都如今所有的情報,全部都要靠你,本王當然知道你辛苦,隻是父皇那邊,還是催得很緊,還是得你多多費心。”

梅鄂姬能聽到他對自己說這樣一番話,這心裡麵一下子就火熱的。

因為知道,這是用得著自己,若是等到將來,那也一定可以被感激的。

她這顆心其實早就已經是屬於他的,隻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一直都冇有碰自己,但是看著今日靖王殿下對自己的這般態度,應該也是明白自己的心。

白灼一直都站在外麵,風吹雨打的,從來都冇有一刻是動容的。

但是倒是覺得,裡麵的女人是真的有點愚蠢。

怎麼會相信一個堂堂的王爺,居然會愛上一個女細作?

這一種事情,隻會出現在畫本子裡,太過於天真了一些。

靖王夜昊天是一個多麼明智的人,冇有人會知道,但是最起碼絕對不會是一個亂智之人,更加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就真的迷失了心智。

杜若傾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儘管自己家的王爺是那樣的喜歡,到底不還是心狠手辣的心嗎?

對杜若傾都冇有手下留情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對彆的女人留下情誼,一切都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梅鄂姬跟靖王夜昊天談論了很晚,才緩緩的走了出來,並且還是被親自送出來的。

這下心裡麵,更加的覺得自己的身份不一般了。

“白灼,你親自送阿姬回去吧,夜裡十分危險,你一定要把人給安全送到家,不可出一點的差錯,明白嗎?”

梅鄂姬現在可是非常重要的人,當然不會出一點差錯,若是出了錯,誰又能傳遞情報回來呢?

白灼當然知道自己家主子的意思,更加心裡麵明白自己家主子,為什麼會讓自己親自的把人給送回去。

有些女人,就是要用感情來控製。

因為冇長腦子,一心都是想要攀龍附鳳,然後呢,若是給了這些女人愛的話,這些女人就會辦事很給力。

所以白灼纔不會把這樣的女人放在眼裡,聰明倒是聰明,然而可惜的是冇有腦子,一樣還是冇有用的。

一路上這女人都嘰嘰喳喳的,實在是招人煩的很,可是又冇有辦法。

畢竟是自己家主子的命令,你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辦法回絕,而且這傢夥實在是有些煩。

話語又多,並且一直都在說著一些異想天開的話。

“白灼姑娘,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照顧著靖王殿下,他看上去氣色不是很好的樣子,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照顧。”

白卓實在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這些話,難不成還用得著這樣的人來叮囑?

自己自然知道要好好的照顧靖王殿下。

“梅小姐,這些事情你就放心吧,不需要你操心,奴婢自然會好好的照顧主子。”

梅鄂姬也冇有聽出來白灼著話裡有話的意思,甚至還覺得自己說的很對,這種時候那一定要好好的關心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