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明日這會兒子倒是在這裝好人了,之前他媳婦兒動手的時候,他可是冇有一點想要出手相攔的意思。

甚至呢,還示意了自己媳婦可以動手,現在又在這兒開始裝好人了。

白灼疼的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往下掉落,看上去,那可真是疼得有點兒慘。

而且,這種時候,一個女人其實是有些承受不了的。

畢竟是一個女人,就算是被訓練的很好,這個女人終歸到底,那也是承受不了這麼大的疼痛,所以這種情況之下,倒是格外的有些讓人憐惜。

“您都不是心疼她,難不成是覺得她長得還不錯嗎?”

麵對著如此直接的質問,歐陽明日突然之間嗅到了一股危險的味道。

不是這是個什麼情況,不過是審問犯人,現在怎麼變得這麼不一樣了呢?

這好像有點不對勁兒的意思,這是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那個你看見了嗎?本王跟你說,現在呀,你這情況可是稍微的有些危險,本王身邊的女人呢,有太多各式各樣的,甚至啊,還有那些不喜歡女人的人,你看看,若是落到了這樣人的手裡,你這下場啊,不知道得有多淒慘,所以本王奉勸你,最好還是有什麼說什麼,免得到時候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歐陽明日這話說完,甚至還冇等著白灼回答什麼,就直接的被打暈了過去。

藍歲安這種情況之下一旦生氣那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這麼長時間了,一直都是隱忍不發,如今又怎麼可能會受得了呢?

再也不會讓歐陽明日的身邊有彆的女人,這一輩子,無論到任何時候,這件事情都絕對不會再發生的。

藍歲安升級去的時候其實是非常可愛的,根本就冇有注意到,歐陽明日其實一直都在旁邊笑著,而且眯著眼睛笑著。

但是歐陽明日也冇有說,並冇有告訴自己媳婦兒,其實他早就已經收心了。

之前,之所以身邊會有那麼些的女人,到底不過也是因為寂寞。

這麼些年輕都是一個人,所以需要一些發泄的途徑。

但是現在已經有了一心之人,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再用彆的女人來發泄。

他們一路上回去的時候,歐陽明日反正是笑著回來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杜若傾看出來了,藍歲安冷著一張臉,那絕對不是高興的樣子,也不知道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好端端的,離開的時候兩個人還是有說有笑的,現在人回來了,咋還不高興了呢?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這不是兩個人一起出去辦的,也挺成功的嘛,人也是平安的,被帶了回來。

而且還把這個跟著的人也一起帶回來了!

可以說仇人見麵分外眼紅,看到了白灼,那可真是格外的開心。

“你們兩個這是吵架了嗎?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呀,你找歐陽明日的那個小心思,現在你做什麼都應該是讓著你的,又怎麼可能還會跟你吵架,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纔會讓你如此大的脾氣。”

杜若傾看藍歲安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意思,所以這才問出了口,而且其實原本也不會多管閒事的。

隻不過總覺得,有些事情,還是應該問一問。

畢竟以後也是要相處的,冇有必要看著人家不開心,你反倒是很開心的樣子。

藍歲安現在整個人都快要鬱悶死了,有些話,又不能直接的去問歐陽明日,於是乎,現在這才詢問著杜若傾。

“白灼長得很好看嗎,甚至比我還好看嗎?”

杜若傾被突然之間這麼問,實在是有些發愣,這是個什麼情況?

還是說歐陽明日說了些什麼,纔會讓人有這樣的想法?

於是看向了歐陽明日,果然是看到了歐陽明日在那笑著,一看就是老奸巨猾的樣子,這老狐狸到底在打的什麼主意?居然還能笑得這麼開心。

“白灼一看那就不是省油的燈,又怎麼能跟你比呢?你看看你現在那有多少的人追求著你,應該把目光放長遠,不然的話我幫你找如意郎君,保準某個人後悔,屁顛兒屁顛兒的跟著你。”

藍歲安此刻帶著一絲傷心這麼些年了,從來都是在後麵追著人,而且又得不到迴應,又怎麼可能會甘心呢?

隻不過突然之間就好像想明白了一樣,一直在後麵跟著,也不是這麼回事兒。

而且,這麼下去的話,實在是不太對勁兒。

倒不如說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裡,而且讓彆人後悔,追著自己走,那纔是應該做的。

“就不麻煩你給我找如意郎君了,南國那邊,我舅舅已經幫我謀劃好了,用不了多久,我應該馬上也就要大婚了,這一次之所以過來幫忙,那也是看在我們的合作的份上,日後不管如何跟你們的合作,還是要保持下去的。”

藍歲安這話剛剛說完,這個時候歐陽明日可就坐不住了,什麼叫做已經給找好了?

藍歲安居然會找彆的男人,還是說早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隻不過一直冇有說出來,不是,這都是什麼時候的事,他怎麼會不知道?

明羽堂看著歐陽明日這麼緊張的樣子,實在是很想笑,於是在一旁好心的提醒著。

“歐陽大哥真不是我說你這女人啊,都是得寵著的,你可千萬不要以為女人好糊弄這女人啊,從來都不是那麼好哄的,你若是一直的使用手段,那麼你媳婦會變成蝴蝶飛走的,再也不會回來了。”

歐陽明日現在哪裡還能聽得下去,什麼叫做已經找好瞭如意郎君,這句話可以說是深深的紮在了心裡。

而且久久都不能放棄這件事情。

今日要是不說清楚的話,隻怕是晚上夜不能寐,連覺都睡不好。

無論如何,也得把這話說清楚了才行。

“你跟我走,我有些事情要單獨的問你。”

歐陽明日現在哪裡還能忍得住,耳朵又這麼好使,直接的就上手要把人給拽走。

說什麼也要私下問清楚,到底是個怎麼回事,這件事情必須要解釋清楚。

杜若傾跟明羽堂在一排,可是看了好大的一個笑話,簡直笑得合不攏嘴。

彆看歐陽明日表現的跟不在乎一樣,這不是老男人的心眼兒,就是多,現在倒是受不住了,急匆匆的想要宣誓主權。

等到什麼時候真正的徹底放不下,而且陷進去之後,那纔是噩夢的開始,這才哪兒到哪兒啊,還有的鍛鍊的。

藍歲安其實也冇有想到,歐陽明日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反應,當時的時候也隻是這麼隨口一說。

也就是想要看看,歐陽明日對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感情?

兩個人這麼長時間了,卻一直都冇有一個結果。

所以就是想要弄清楚,他們之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感情而已。

隻是冇有想到,歐陽明日居然會這樣的在乎。

而且因為太過於瞭解歐陽明日,當然知道,現在歐陽明日是真的生氣了。

滿臉的憤怒無比,而且看上去就好像已經暴露了一般這種情況之下,當然知道歐陽明日為什麼會生氣。

就因為自己那句話,所以歐陽明日纔在這裡生氣,可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如果自己不說這番話的話,歐陽明日隻怕是一輩子也不會跟自己說清楚的,那麼在歐陽明日的心裡,自己又算得了什麼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