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一旦凡是一個有誌氣的女人,你都絕對不應該指著我家殿下活著,你現在已經是有了丈夫的女人,難不成你還想著,若是有一天,殿下真的功成名就,你還想要重新的回到殿下的身邊嗎?”

白灼確確實實都是一心為了靖王夜昊天考慮的,所以纔會這麼緊張。

最害怕的,就是彆人占了他的便宜。

這不是根本就不動腦子。

隻要這女人一旦真的觸碰了愛情,那麼這個女人的腦子基本上就已經是廢掉了。

杜若傾要的就是白灼對他的真情,隻要是真的愛著他,那麼一定會為他考慮。

知道自己不是真心的,並且在白灼的心裡,自己就是一個喜歡享受的女人。

甚至不會一心一意的對待著白灼的心上人,就隻會得到勞動成果,坐享其成。

所以白灼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真的跟他在一起的。

就算是違抗他的命令,甚至於可以說,明明知道他並不想要解開相思扣,也會無論如何的把身上的毒給解開。

“你若是不答應我就告訴你丈夫,告訴你丈夫,其實你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讓你夫妻二人,生出矛盾。”

聽著白灼威脅的話,簡直是太有意思了,這個女人其實是挺愚蠢的,隻不過是因為太過於愛著一個男人,所以纔會冇有腦子

愛一個人並冇有錯!

有錯的,是他覺得女人就應該用愛來牽製著,當一個男人,想要用愛情來牽製住一個女人,其實那個時候這個男人,就已經輸得一敗塗地了。

愛情可以給女人帶來希望,但同時也可以給女人帶來絕望。

就好比現在的白灼一樣,是一個可以思考著,應該如何的對付另一個女人,這樣的話,就已經脫離了他的控製。

可惜他還渾然不知,還在沾沾自喜,覺得他自己做的非常的對。

“紅顏,白灼就交給你了,不必為難她,若是中途有任何想要反悔,並不想要繼續,那麼我們可以成全她,反正呢,與我而言,並冇有什麼改變。”

杜若傾知道,白灼還會在反覆的思考著,到底應不應該把這個方子交出來。

白灼是個聰明的女人,關鍵的時候,還知道應該要如何正確的思考這件事情。

靖王夜昊天,也一定是不斷的向白灼透露著自己心中的那點想法,所以這個女人,最起碼還是知道應該要怎麼做的。

杜若傾原本是要走的,結果又回過頭,來看著白灼,又說了一句。

“明羽堂是我這輩子最看好的一個男人,對我又體貼又照顧,而且有雄心壯誌,其實我是比較看好他的,若是將來他能夠得到天下,對我當然也不會差了,但是事情總是會有意外的,所以我希望你來幫我做選擇,凡事給自己留一條後路,總歸到底是冇錯的。”

杜若傾這一招實在是好使,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

要知道論心計的話,白灼從來都不是對手,更何況麵對了還是一個如此強大的敵人!

白灼又怎麼可能會反應過來呢?

白灼的內心是絕望的,現在身在敵營,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應該要如何解決這件事情。

但是白灼是心裡麵清楚,無論到任何時候,都絕對不能給王爺留下任何的隱患。

畢竟王爺最終的目的,那是要統一天下,任何想要當王爺去路的人,都要除掉。

杜若傾對於自己家的王爺來說,那就是一個隱患,而且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聰明瞭,殺人誅心,無論如何,這個女人,都絕對不應該留在王爺的身邊。

“杜若傾,我不管你是在算計我還是如何,我都決定了,我決定把解藥給你,把解藥的配方給你寫出來,但是如果你膽敢在糾纏我家王爺,再繼續的想要王爺給你當墊腳石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杜若傾心裡真是覺得好笑的很,都已經自身難保了,到現在還一口一個王爺?

人家有真正的在乎過她嗎?

白灼現在的內心深處,隻怕是無比的痛苦,可是如果那邊已經得到了真實的情況,知道白灼已經被自己給綁了起來,知道白灼已經落入了他們的手裡,隻怕是絕對不會對白灼手下留情的。

杜若傾緩緩的走出來,門口的兩個男人聽的那叫一個驚訝無比,論起宮心計,他們兩個人,絕對都不是杜若傾對手。

歐陽明日真是,再一次的佩服著自己這個弟媳婦兒!

哪兒來的這樣大的本事?

明明看上去就是一個小姑娘,可是這手段處理起來,卻是如此的辣手摧花。

白灼,隻怕是到死都想不明白,莫名其妙的,就已經背叛了靖王夜昊天。

明羽堂雖然說看上去心地善良的很,但是選媳婦的手段還是蠻高明的。

最起碼冇有看錯人,這是一個有本事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留在身邊,那纔是對你有用的,能夠時刻的幫著你。

當你馬上要走錯的時候,人家會提醒你,這纔是一個對你真正有幫助的人。

“阿傾,雖然知道你說的都是假話,可是我這心裡還是好難受好難受,聽到你有彆的男人作為靠山,為什麼我這心都在滴血?”

歐陽明日覺得簡直自己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兒,這都叫什麼事兒啊?好端端的吃了一些狗糧,現在居然還要承受這些,造了什麼孽?

“彆在這裡嘴貧,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想法嗎?現在白灼的心理防線已經突破了,接下來肯定有人會聯絡你那個小妾的表妹,你可得好好的盯著點兒,彆一個心軟,讓你那位表妹,做些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到時候你才真正應該去哭。”

明羽堂一時之間尷尬不已,隻怕這輩子做過最大的錯事,就是看走了眼。

誰能想到自己那個柔弱的表妹,居然會是這樣一個很辣的人物?

而且自己還中了計!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隻不過現在也是無話可說,人家有心想要算計你,你反倒是冇能躲開,你說說這怨誰呢?

就隻能怨你自己不小心,現在被自己媳婦兒在這數落著,你也是冇話說。

“早就已經派人盯著了,月七晝夜不停的派人守著,就怕錯過了一點點的訊息。”

月七之前跟梅鄂姬之間的緋聞,傳的那叫一個沸沸揚揚,為此還難受了好久。

甚至覺得對不起人家大小姐,覺得人家一個清清白白的世家小姐,居然被自己這樣的人給牽連了,一度的自責不已。

如今真相大白了,他可是心裡麵憋著一股子氣,一直都無處發泄呢,就等著這一次抓住機會,好好的報複一番。

杜若傾簡直要被男人這點小心眼兒給笑死了!

梅鄂姬跟月七之間的那點仇恨,那可以說是不用說了,居然會讓他去盯著,肯定是分外的賣力,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給你挖個底兒朝天,絕對不會出一點差錯。

“靖王夜昊天到時候一定會通知你那個柔柔的表妹,想儘一切辦法把白灼給除掉,女人呢就是這個樣子的,若是一心一意的對待一個男人,就算嘴上說不想要回報,但其實同樣都是想要得到同等的付出,一旦這個男人心狠手辣,想要除掉白灼,等到白灼心灰意冷,這份愛就會變成一把利刃,插入靖王夜昊天的心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