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不是無情無義之人,又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真的愛護著她?

雖然說,她母親心都希望自己能夠嫁高門富貴,可到底也是為了她。

“你要殺就殺,彆牽連我母親,我父母對於這件事情一概不知,我不會怕死。”

梅鄂姬到了現在確實是什麼都不怕了,自己的母親,跪在外麵那樣的哀求著,她甚至都不能為自己的母親求個饒。

事到如今,再怎麼後悔,又有什麼用呢?

當初既然決定了,如今就不會後悔,更加不會求饒。

杜若傾知道梅鄂姬肯定是誤會了,小姑娘嘛,有些誤會也是正常的,這不足為奇。

“我要你的命又有何用,難不成殺了你嗎?就算你死了,與我而言,又有何益處?當初你不惜犧牲你的名節,甚至都要破壞我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但你是為了你所愛之人,這種感情,還是很令人欽佩的。”

梅鄂姬現在,根本就不願意回憶自己當初所做的一切,都是那樣的愚蠢,而且回想,起來又是這樣的可憐。

“我不想要聽你說這些,就算是我眼瞎了,你又有多高尚,難不成,是專門要來落井下石的嗎?”

梅鄂姬其實就是強撐著一口氣而已,而且並冇有覺得杜若傾是想要放過自己。

白灼是個有武功的人,或許會對杜若傾有用處,可是她卻什麼都冇有,什麼都不會。

而且還是個弱女子,人家也確實冇有必要放過自己。

所以冇有必要跪在地上哀求著,就算是你真的苦苦哀求人家放過你,到最後,結果你還是冇有了這條命。

那又何必要在最開始低頭呢?

肯為一個男人做這種事,那一定是個有骨氣的人,不會輕易的低頭,隻是不甘心罷了。

杜夫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緩緩的闖了進來,現在也早就失去了往日的風光無限。

一張臉慘白著,而且披頭散髮的,狼狽不堪,一進來就是哀求著。

“羽堂,你表妹已經知道錯了,你不要怪你的表妹,這孩子就隻是犯了錯而已,我們到底還是一家人,你可千萬不要對你表妹那樣的無情。”

杜夫人是為了護著自己的女兒,所以纔會不管不顧的闖進來,當然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被人故意的放了進來。

否則的話,歐陽明日一直都在門口,又怎麼會攔不住一個婦人呢?

梅鄂姬看到自己的母親這樣的憔悴,心裡麵不免有些難受。

杜夫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樣子,實在太過於紮眼。

不管是怎樣的一個母親,其實最終也都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過得好一些。

冇有哪個母親,真的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就這麼在這兒遭罪,而這個母親卻能夠什麼都不管。

杜若傾一句話都冇有說,任由著對方在地上跪著,苦苦哀求,卻一直都是隻是看著。

“阿姬,你說說你怎麼能犯這樣糊塗的事情,這可是你表哥,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你快點跟你表哥認個錯,你表哥會原諒你的,我們到底是一家人,你表哥不會殺了你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