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看著母親跪在地上的樣子,突然之間就有了活下去的想法。

為什麼她居然會想要去死?

一個男人而已,更何況這個男人還背叛了她,想要置自己於死地,難道真的就要這麼認命嗎?

靖王夜昊天既然能夠做得到,這樣無情無義,那麼又何必非要心死,難道不應該看著他淒慘的下場嗎?

梅鄂姬想了很久之後,終於是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緩慢的起了身,緩緩來到了杜若傾麵前。

她,必須要活下去,隻有活下去纔有希望,才能報仇。

白灼會武功,所以可以被杜若傾利用。

那自己是一個有腦子的人,也一樣可以被她利用。

“我叫梅鄂姬,我出生的時候百鳥朝鳳,所有人都說我是富閨蜜,將來可以做皇後,然而我卻心術不正,一時之間被他迷惑了雙眼,如今我願意歸順你,我願意用我畢生所學,跟隨在你身邊,隻為報仇!”

梅鄂姬哪怕是跪在地上,要不然也挺得直直的,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從這一刻,起便是新生!

“表嫂,表哥,我母親說的對,我們是一家人,而且我跟在他身邊多年,我很瞭解如何的打倒他在帝都中所有的勢力,用他的失敗來讓皇帝害怕,讓帝都的百姓知道,他們不應該擁戴這樣一個暴君。”

杜若傾冇啥梅鄂姬,就是這個目的。

梅鄂姬一個小小女子,而且武功並不高,隻是會一些防身之術。

就可以瞞著所有的人,為靖王夜昊天辦事,可見這小小女子的內心,是有多麼強大。

是一個可以辦正事的人,也有這個本事。

“表哥,表嫂,彆殺我,我會對你們很有用。”

梅鄂姬之前是真的不想活了,但是現在也確實是真的想要活下去。

看到自己的母親,幾乎在一夜之間,頭髮都白了,就知道這一局是自己選錯了。

既然錯了那就要認錯,哪怕不惜賠上尊嚴,也必須要爭取一下。

杜若傾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殺人又如何?

不過是血流成河,一點益處都冇有。

若是這個人知道錯了,那就應該改正過來,全家皆大歡喜,也不必讓母親傷心。

杜夫人能夠來到這兒,想來也是母親的意思,隻不過明夫人知道,有些事情不應該插手,所以才一直冇有露麵。

“起來吧,我也冇想著要殺你,隻要你知道你錯了,改正過來就好了,前提是,你必須要知道你到底錯在了哪裡?為什麼差一點失去了你這條命,你隻有知道你自己做錯了,你才能夠吸取教訓。”

梅鄂姬若是一直執迷不悟,那實在是冇有必要留著,但如果知道錯了,這件事情就好辦的太多。

一個人,隻有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才能夠迷途知返。

歐陽明日今日算是徹底的看了一場棋局,女人最瞭解女人,知道軟肋在哪裡。

被一個男人欺騙之後,甚至差一點殺人滅口。

或許畫本子上,還會繼續寫著,這個女人放不下這個男人,依舊還是愛著。

然而現實中就隻會去報仇,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讓那個辜負了她們的男人,付出代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