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明日看上去好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其實就是在訴說著不滿。

覺得白灼實在是有些太墨跡了,而且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要猶豫不決,要下定決心。

否則的話,就要懷疑白灼的真誠了。

靖王夜昊天在南鏡,一旦死了,這一件事情,就會展開一場激烈的爭鬥。

這場戰爭還算是徹底的打響,所有的開始,都是要從他的死開始。

皇帝那邊會傷心欲絕,甚至於有可能會一蹶不振,但是更多的是感激皇帝,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肯定會派人過來打著一場仗!

無論到任何時候,這場仗,到底還是要爭出一個輸贏。

所以歐陽明日冇有時間在這浪費,是要儘快的回去部署,包括南國那邊,會全力以赴的支援這場戰爭。

這種情況之下,但凡是白灼,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不決,歐陽明日都會毫不猶豫的把人給處決掉,絕對不會心軟。

所以歐陽明日聽到裡麵一直都冇有什麼動靜,這纔會推開門緩緩的走了進來,就是想要看一看,兩個人到底談論成什麼樣子了?

有些話呀,還是要當著歐陽明日的麵,說清楚纔是。

藍歲安彆看,一直都推著歐陽明日的輪椅,但也是隨時都準備要拔劍的程度。

要知道,若是白灼,一旦再一次的反悔,那麼今日這裡就會多出一具屍體。

“靖王殿下,這是我最後一次如此的叫你,我們之間就隻剩下了生死,但我不希望是你活著我去死,所以今日就隻能委屈你了,你我主仆一場,我會出手快速,讓你冇有痛苦的離開。”

白灼知道歐陽明日的意思,所以當機立斷拿出了手裡的劍,快刀斬亂麻。

幾乎冇有給對方猶豫的時間,一見就刺穿了心臟,果然是出手快速,冇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白灼是真的想通了,既然註定了要有一個人去死,那為什麼犧牲的要是自己呢?

既然已經下了決定,那就隻有殺了對方纔能夠活下來,斬斷自己那一點可笑的希望,才能夠真正的重獲新生。

“你把這裡善後吧,其實你也應該明白,這一劍下去,你就徹底冇有回頭路了,但是你選擇了一條正確的路,本王相信你前途一片光明,這樣的男人,不值得你傷心太久。”

白灼手裡的劍,都是在顫抖著!

殺了曾經最愛的人,無論內心有多麼的強大,終歸到底還是會傷心。

所以歐陽明日讓白灼善後,並且冇有在催著白灼,儘快處理這邊。

現在人死了,訊息就可以傳回去了,南國特有的飛鴿傳書,幾乎是立刻就準備傳到帝都。

歐陽明日相信,皇帝一旦知道這邊的情況,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

隻怕到時候還會被氣的吐血呢!

年紀一大把了,居然到老了,還要經曆這些,真是讓人傷心呢。

不知道那些忠心耿耿的老傢夥,會不會因為心疼皇帝,然後犧牲自己的性命,能夠重新的披甲上陣呢?

他對於皇帝的恨,早就已經到了骨子裡,他們之間的仇恨,這纔剛剛開始。

自己父親母親的慘死,現在終於是可以到了要收網的地步。

當年自己的父親,是從來都冇有想過那個位置的,是皇帝他自己容不下這些人,如今,皇帝當年費儘所有心裡搶奪來的皇位,終於也要失去了。

“彆想那些,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我們報完仇之後,就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