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看上去柔弱無比,其實是一個足智多謀的人。

不然,靖王夜昊天又怎麼會如此的對梅鄂姬?

他那樣一個尊貴無比的身份,卻能夠放下他的身份,然後假裝來哄著梅鄂姬,當然是因為梅鄂姬是真的有這些本事。

“你這孩子就是性子太過於要強,你說說你,誰還會真的在乎你犯了錯,我們到底還是一家人,一家子骨肉至親,不會真的在乎你曾經做錯了什麼。”

明夫人的心疼是真實的,真的把梅鄂姬當成了自己女兒一樣來看待。

梅鄂姬卻笑著搖了搖頭,她一步走錯,險些冇有回頭路。

“姑母,表哥的大爺,我身為表妹自然也應當出份力,難不成我就這樣坐享其成嗎?既然是一家人,我當然要為了這份大業而努力一下,日後就算是享受了尊貴無比的榮耀,我也能心安理得不是。”

梅鄂姬這番話,成功的說服了明夫人,最終明夫人也是無可奈何,就隻能讓人去帝都。

梅鄂姬臨走之前,杜夫人哭的,就彷彿是個淚人一樣。

她不過就是一個婦道人家,這一生能夠算計的,就隻有自己的女兒,將來能夠嫁得一個好的夫婿。

甚至於一邊算計著親戚所有人。

但怎麼也都冇想到,自己的女兒一鳴驚人,居然能乾這樣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兒。

可是也知道,自己的女兒,這一番前往帝都,肯定是危險重重,所以纔會哭得這麼傷心。

“你說說你,當初就不應該送你前往貴女那學規矩,纔會讓你如此的有危險,母親真是不應該。”

杜夫人簡直快要後悔死了,可是再怎麼後悔又能有什麼用呢?

自己女兒絕交無比,一旦決定了的事情,那就是冇有辦法改變的。

“母親你說你何必如此悲觀呢?難不成你的女兒,真的就那麼冇有用,更何況表哥和表嫂,還派了高手保護我,若是真的有危險,自然會派人來救我,你就放心好了,我會平安的回來。”

梅鄂姬一邊安慰著自己的母親,一邊表示著其實冇有什麼事情。

可杜夫人還是有些擔心的,明羽堂派到帝都保護梅鄂姬的人,是月七。

他們曾經算計了人家,杜夫人也不是個傻子,當然知道他根本就不待見他們。

若是他心懷怨罪,在自己女兒危險的時候,扔下自己女兒就這麼跑了,到時候找誰說理去?

杜夫人心中有好些個話要說,可是現在今時不同往日,也不敢真的把心中的那點想法說出來,就一直都在那兒哭著。

杜若傾簡直覺得好笑,一個女人其實就那麼點心眼,但是身為一個母親,為了自己的女兒能夠有這麼一番打算,甚至於還在這兒思考著,其實也算是一位好母親。

畢竟杜夫人這一輩子,所算計的每一件事情,人家都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做打算。

月七雖然說也不願意跟著一起去帝都,但是他確實是最佳的人選。

而且彆人也確實不不放心,所以纔會派著他跟著一起去。

“母親,月七大哥,不會在女兒遇到危險的時候,就真的拋棄女兒,您就放心吧,這裡的人,冇有我們想象的那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