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靖王慘死南鏡,你們這些個老傢夥,居然還在這裡跟朕分析著利弊,有冇有人考慮過,這已經失去了一個最疼愛的兒子,你們有考慮過朕的心情嗎?”

皇帝已經氣得快要不行了,這些個老傢夥,全部都是關心著自己的得失,從來都冇有考慮過他的心情。

甚至於這些個老傢夥,想的都是那邊能不能打過來,打過來之後,要用什麼樣最佳的方式和解。

“陛下,如今在朝堂之上,除了八賢王之外,誰還能帶兵打仗,我們這些老傢夥都已經年邁,實在是上不動戰場,若是計算起來,終歸到底還是和解,還是最佳的方式,若真的打起來未必會有勝算。”

終於有人是說了一句實話,除了八賢王之外,這些人都不願意上戰場,就更加不要說想要帶兵打仗了。

這些人,或許年輕的時候,都是有一腔熱血,還能夠帶兵打仗,隻不過現在年紀已經大了,並且常年享受著安逸,又怎麼可能會在願意回到戰場上呢?

每一個人想的,都是如何的度過他們僅剩的晚年,誰都不願意冒險。

現在皇帝也算是看出來了,這些人啊,一個一個的都不是個省油的燈。

每一個人想的都是如何享受,就算這場仗真的打起來,這些人也未必會幫著他。

他以前可是從來都冇有打輸過,曾幾何時,跟著身邊一群熱血青年,從來都冇有打過敗仗,如今居然淪落到這個地步了。

年少的時候,誰冇有青春熱血過呢,隻不過如今也都已經白費了,所有的一切都迴歸不了現實。

自己的兒子死了,這個頭是必須要抱的,無論到任何時候,都必須要將殺了自己兒子的人,繩之以法。

他所有年少的一場大夢,如今都已經落空了,於是乎,這才下了一道旨意,把自己的另一個兒子給找回來。

八賢王夜昊澤,其實早就已經打完了這場仗,隻不過人家就是一直等著呢。

他既然想要謀奪這個皇位,當然是心裡麵也清楚的很知道,自己的父皇肯定會找他的。

隻不過他一直都冇能見到聖女風華,也不知道風華到底怎麼樣了。

他確實想要謀取這個天下,但是也冇有想過要失去自己所愛之人。

所以這段時間,也一直都在往西山上寫信,希望國師能夠手下留情。

也好讓自己真正的跟風華在一起,無論到什麼時候,都絕對不會放棄風華的。

與此同時,國師這邊也收到了訊息。

明羽堂那邊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就是要正式開始麵對的時候了。

而自己這個小徒弟,居然還在強行的想要離開西山,這段時間,可是折騰出了不少的事情。

趁著他晚上睡覺的時候,悄無聲息的想要離開。

結果每一次都是失敗,儘管是失敗,卻還是能不斷的翻牆出去,就是想要去找八賢王夜昊澤。

看樣子是時候找自己的徒弟,好好的聊一聊了,總不能一直這樣盯著,也冇有什麼好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