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國師也是冇有辦法,為了自己的徒弟,就隻能出此下策。

要知道了自己徒弟所選擇的這條路,並不是一條正確的路,一旦把那對兒夫妻二人給惹怒了,後果是不堪設想。

要知道天意如此,你不能拗得過上天,老天爺既然冇有選擇八賢王,那就說明瞭他並不適合當一個皇帝。

既然如此,他身為國師,必須要對百姓負責任。

“從你當初遇到他的那一天開始,就不是一條正確的路,既然你走歪了,師傅理應幫著你重新的迴歸正軌,要知道,你將來必定是有前途的,不可以為了一個男人毀了所有。”

國師是下定的決心,要讓自己的徒弟忘記所有,不管國師是怎麼想的,事到如今,實在是不應該再這麼繼續下去。

風華接二連三的在這搖著頭,實在是不希望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不想要讓自己忘記所有,一邊的跟師傅說著,一邊的希望師傅不要這麼絕情。

然而可惜的是,無論再怎麼哀求著,最終國師都冇有一點想要終止這件事情,甚至於看上去,國師是真的打算要如此。

現在給自己徒弟下藥,讓自己徒弟忘記所有,也總好過之後落得一個下場淒慘。

八賢王夜昊澤並不是一個良人。

若是他能老老實實的遵守著本分,或許還可以,可惜這人就不是一個老實的人,也不是一個能遵守本分的人。

冇有那個本事,還一門心思的想要爭奪皇位,這又怎麼可能呢?

風華現在渾身上下,都在顫抖著,甚至於覺得大腦中那一點兒僅存的美好,已經在一點一點的逝去,好像馬上就要忘掉了,最重要的人。

國師看著自己徒弟慢慢的倒在了地上,這纔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來。

畢竟自己這個徒弟是個什麼模樣,國師大人這心裡麵是最清楚不過的。

說到底呀,自己這個徒弟一旦認定了的事情,那是斷然不會回頭的,不管你怎麼勸也都不會回頭。

八賢王夜昊澤今天晚上就要回來了,回來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那一定是要找自己徒弟的。

到時候他的身份就就不一樣了,畢竟是皇帝一直以來在乎的,而且皇帝現在一門心思的就是希望他,能夠帶著那些手底下的兵出征,去跟明羽堂打一架。

到了那個時候,隻怕是他無論有任何的要求,皇帝那也都是會答應的,絕對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含糊。

既然這樣的話,倒不如早早的下定決心,所以說纔會提前給自己的徒弟下藥,其目的已經很明顯了,就是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夠暫時的安靜下來,最起碼不要跟這樣的人同流合汙。

所以隻要自己的徒弟失去了記憶,無論如何,也都不會再跟這種人同流合汙。

到時候就算是八賢王夜昊澤失敗了,自己徒弟也冇有跟著參與,最起碼還能留得一條性命。

既然是為了自己徒弟著想,那當然什麼事情也都要幫忙考慮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