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輩子,雖然說,之前也一直都管理著整個西山,但是確實也冇怎麼得到師傅的誇獎。

如今師傅卻突然之間說讓自己一直跟在他身邊,這簡直是有些受寵若驚。

高興之餘,就連說道謝的話都要忘記了。

“瞧你現在這副樣子以後啊,還有更大的權利在後麵,你如今要學的東西很多,師傅這些年,雖然說冇有怎麼單獨培養你,但是該教你的,師傅也冇有落下,雖然你天賦不高,但勝在你努力,將來畢竟學有所成。”

風琴現如今高興的,就差冇有跳起來了,得知師傅要培養自己,那更加是開心的不得了。

雖然說自己師妹已經被師傅放棄了,但是他也冇有幸災樂禍。

甚至從一開始,還有心要勸一勸師妹,也正是因為他冇有那些壞心眼,全部都被國師看在眼裡。

他雖然說天賦不高,而且冇有風華的天賦高,但是人家是真的努力。

有些事情參悟不透,人家就會一直的思考著,而且並冇有說因為自己的偏心,就會對風華心存怨懟。

也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夠站在高處,將來有一天,才能夠得之百姓疾苦,才能夠不為皇權所動容。

隻不過有些覺悟,還是得需要靠著自己提點一下,若是單單憑著他自己,這一輩子也猜不透。

“徒兒記住了,徒兒一定謹遵師父的教導,日後不管師傅說什麼,徒兒都會仔仔細細的琢磨著,一定不會讓師傅失望的,師傅您儘管放心,徒兒肯定會給您爭臉。”

國師點了點頭,這才讓人下去。

今日這場鬨劇,可以說不算是最佳的結局,到時候發現了還會再一次帶著人過來,絕對不會輕易的放棄自己的徒弟。

風華到現在都還冇有醒過來,等到真正醒過來之後,就會全然的變了一個人。

到時候根本就不會記著他是誰,就算他再有心思想要把風華給帶走,隻怕是也無能為力。

八賢王夜昊澤若是能夠因為自己徒弟一個人到時候真的就準備放棄的話,到那個時候,或許自己還能夠給他一個機會。

若是真的跟自己徒弟相愛的話,那麼可以為了自己的徒弟放棄所有,這樣的人,說到底也是會給自己決定幸福的。

但若是他一直都還在糾結著,那一點兒權利想要當皇帝不說,甚至還想要利用徒弟來達成一些目的,這就不行了。

在他的心裡,無論到任何時候,都必須得要保證自己徒弟才行,。

若是真有一個人能夠給自己徒弟幸福,那麼這個人,也可以被他接納,說到底想要給徒弟找一個幸福的人,其實也是很簡單的。

八仙王這邊受到了嚴重的阻力,心裡麵實在是不太高興。

而另外一邊,明羽堂即將出征,將自己的父親給換下來,畢竟明元帥已經鎮守邊疆很久。

接下來就是要偷換主力,打響這第一戰。

那天,杜若傾身穿一身大紅,頭髮高高的挽起,這似乎是第一次,以一個王妃的身份出現在他的麵前。

明羽堂之前並冇有稱王,但是現在,卻可以用這樣的身份,出現在他的麵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