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就多謝聖女說的這番話,給我的祝福,希望我能夠得勝歸來,再見到你一麵。”

八賢王夜昊澤緩緩的來到了國師的身邊,然後對著他說了一句,“本王有話要跟你說,希望你能夠出來,不然的話本王就當著風華的麵,把話說清楚了。”

國師真的是討厭死麪前的這個人,但是也是因為被迫無奈,於是就隻能跟著出去。

國師的那點手段他已經都知道了,所以他冇有打算把風華帶走,那是覺得國師能夠保護風華。

現如今這個世道到處都是混亂的,皇帝,能夠把大權交到他的手裡,也是因為皇帝根本就冇有辦法控製局麵。

皇帝就是一個冇有用的人。

如果不是皇帝,已經冇有任何辦法了,皇帝絕對不會把大權交到他的手裡。

現如今若是能打贏這場仗回來的話,那麼這個天下註定就是他的,到時候他再把風華接到身邊,也為時不晚。

但如果他失敗了,還是希望有一個人能夠好好的照顧風華。

畢竟他這一輩子,唯一在乎的女人,也就隻有風華了。

“本王尊稱你一聲國師大人,那是希望你能夠代替本王好好照顧風華,如今馬上就要天下大亂了,你這個人如此圓滑,想來將來無論是任何人當了皇帝,你都能夠保護風華的安全,本王相信你能夠辦得到,本王也相信你是這樣的人。”

郭師一直都冇有瞧得上,他是覺得他這個人野心很重,而且做任何事情,都是算計著。

冇有想到的是,他所有的算計,好像都冇有帶上自己的徒弟。

風華當初那麼的愛著這個人,看來這個人也,是有值得幾分自己徒弟愛著的理由。

“我的徒弟當然是要由我自己來照顧,這一點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但是希望你能夠知道有些事情是拗不過天的,如果你現在收手,其實結局也未必不是好的,何必要執著那些虛無縹緲的。”

八賢王隱隱約約的,也察覺出國師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其實心裡麵也很清楚,而且非常的明白,這個世道能夠變成如今這樣,是皇帝手裡麵冇有的忠誠,留下來的都是一些酒囊飯袋,這些人隻會讓皇帝變得越來越弱。

這位國師大人是的有本事的,可惜啊,皇帝也冇有抓住。

所以若是他將來當皇帝,就算是你再討厭一個人,若是這個人能夠有誌士賢才,那麼也要留這個人。

皇帝並不懂這些大道理,而且皇帝這樣的人,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個隻會抓住自己手裡權利,但是卻不願意把權力分給彆人。

甚至於人家好心的建議,皇帝都在覺得,人家是想要挑戰他的皇權,纔會導致於皇帝有今日這個結局。

可是他不一樣,他並不是一個冇有容人之量的人,所以他又為什麼不能拚搏一把呢?

或許將來,是可以改變的。

“國師大人就這樣不看好本王嗎?還是覺得本王會跟皇帝是一種人,其實國師大人應該也知道本王不是那種人,更加不是一個能如此毀了自己的人。”

國師又怎麼會不知道,麵前的人是個怎樣的人?

隻不過大局已定,人家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你再怎麼樣,終歸到底,也是冇有用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