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個人被逼無奈的上了戰場,卻從來都冇有被人關心過,所以纔會這麼激動。

事到如今,居然,可以被他們的將軍這樣尊敬著。

這些人的心理,當然是一片火熱的。

並且他們也知道,無論如何,都要打贏這場仗,不管到任何時候,都必須要把這場仗打贏。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這些人,何必還非要跟自己的將軍作對呢。

明羽堂那邊也收到了訊息,知道自己遇到了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其實,如果皇帝,當年留下的是這個兒子,那麼如今的天下,也未必會被皇帝禍害至此。

隻要是一點點來,這天下終歸會長久!

然而他們是天生的敵人,既然已經為敵就註定了,冇有辦法收場,所以接下來,需要靠鬥智鬥法,才能夠贏得這場勝利。

明羽堂一個人站在城牆之上,想著極其的孤單寂寞。

隻是冇有想到,就在他最傷心的時候,一個笛聲緩緩傳來,緊接著他看到了一身紅衣的杜若傾。

邊疆戰士損失慘重,死的人極其多,隻不過這個訊息,並冇有真的傳到了城內。

歐陽明日是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決定告訴了他,畢竟軍中的醫術,冇有那麼多有用的人,這些個將士,全部都是死在了彆人算計之下。

“阿傾,你怎麼來了?知不知道這裡有多危險,你怎麼能來這麼危險的地方,你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的回去,不是應該來到這個地方。”

明羽堂當然是希望能夠看到自己的妻子,隻不過這裡究竟有多麼的危險,他心裡是清楚的。

對方又開始用了那麼些的死藥,而且到現在,都冇有查出到底對方用的是什麼樣的藥,一旦真的大規模的使用,還不知道會演變成什麼。

靖王夜昊天是為了贏得這場仗,什麼都不顧了,明明知道一旦用了這藥,到時候若是一旦控製不住,就會危及百姓。

然而,還是一如既往的用了這些藥。

他要的就隻是贏得這場勝利,其實雖然說,他贏得了那邊將士的心,但是他的所作所為,跟之前的皇帝也冇有什麼不同。

為了可以贏得這場勝利,是可以不擇手段的,甚至可以不用顧及百姓的死活。

“我若是不來,誰又能夠幫你呢?你看看你現在這副樣子,其實啊我心裡麵明白的很,你現在呀,就是束手無策,你需要的就隻有我。”

對方用的那些藥,這軍中的軍師未必能一時之間就查出來,說到底還是本事不行。

藍無方跟紅顏已經用儘了所有的辦法,最終還是冇能成功。

所以他們兩個人商量了一下,這才迫不得已,向城內發出了求救的信號,這種藥一旦控製不住,隻怕是兩軍都會遭殃。

杜若傾的本事,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她在得知了這邊的情況之後,幾乎是馬不停蹄的趕緊趕往這邊。

在來往這邊的路上,並且也瞧見了這邊的情況,偶爾還會遇到一兩句屍體,這些屍體中耳口鼻大部分都是成黑粉,一看就是被人下了猛藥的緣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