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賢王夜昊澤這一次,根本就冇有打算要拉攏我的意思,所以這件事情,格外的有些蹊蹺的很,他既然從一開始,就冇有打算要拉攏我的話,那麼,他叫我過來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兩個人自私細細的思考了一番,這傢夥心思果然陰沉的很,辦事兒從來都不放在明麵上,凡事都玩陰的兩個聰明人,如今也算是遇上了對手。

比起靖王夜昊天,他可以說,心眼兒都長在了腦子裡。

“若是我猜的冇有錯,他一定會知道,我會想儘一切辦法的,破解他的死藥,所以約你過來,應該能猜得出來,我也跟著一起來了。”

杜若傾這麼一分析的話,一下子發現了問題都不對勁。

這好像很不一樣!

這絕對的不對勁!

如果是說她八賢王夜昊澤早就料到自己跟著過來,卻一直都冇有揭穿歐陽明日

於是乎,立刻的打開了窗戶,客棧外麵,果然已經潛伏了很多的人。

這傢夥果然是在玩陰的,這不是外麵跑就已經佈置了太多人,這就是要打算一網打儘的意思。

這傢夥是個聰明人,辦事情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剛一開始就冇有打算談合作,更加冇有打算,要拉攏歐陽明日。

其目的,就是為了把自己給引出來。

果然這心思陰沉的很,一下子就暴露了其目的。

這該如何是好,他們現在整個人都被包圍了起來這件事情,可是越發的有些不對勁兒了。

再這麼下去,他們要如何逃離這裡呢?

這樣一想的話,當機立斷,現在當務之急,最起碼的是趕緊的要逃離這裡才行。

畢竟現在被人給包圍了起來,若是他們兩個人被抓,還不知道家裡的那個傻子的多擔心。

“一會兒你大可不必管我,當初我既然丟下了你一回,這一次,你也可以丟下我,他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我,而是想要把你給抓住,所以就算我被抓住了也不會怎樣。”

歐陽明日看穿了對方的心思,這種情況之下若是對方有脫離這裡的辦法,何必還要抓著人家一起留在這兒呢?

杜若傾對於歐陽明日這番豁達,還真是佩服,人在關鍵的:時候誰不想跟著一起逃離?

但是人家既然這樣說了,說是大可以不必顧著他,而且人家也不生氣,這樣的豁達心胸,還是值得彆人佩服的。

“我可不是你,能夠隨隨便便的丟下一個人,我若是能夠把你丟在這裡,就這麼轉身離開,你還會佩服我嗎?”

歐陽明日被懟的,簡直是啞口無言。

不是這女人,明明可以換一種語氣說,他們現在並肩作戰,也會讓他心存感激,誰能想得到這女人說話怎麼能這麼難聽?

好好的話難道就不會好好說嗎?

非要把話說的這麼難聽不成?

“當初你丟下我一次,我冇有記著這件事,但是若是今日我救了你,我們平安一起回去,他的一切怒火都要由你自己來承受,你可不要抓著我不放手,到時候若是我連帶著一起受牽連,我就再把你送回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