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明日這不是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也不想要再這麼繼續下去。

隻是當時那個情況,也確實是冇有反應過來,這才差一點就鑄成了大錯。

不過現在自己也已經反應過來了,所以,看到自己媳婦兒衝著他飛奔而來,這一刻是美好的。

無論任何時候,都決不能輕易的放棄這條命。

“上一次你還答應我,無論到任何時候都會讓我陪在你身邊,可是你卻說話不說話,不但自己悄悄的離開我的身邊,還來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你如今說話倒是越發的算數了。”

藍歲安現在也開始了質問,兩個人,倒是越發的像平常的夫妻那般,看到歐陽明日平安站在自己麵前,也就放心了。

他現在的身體,其實還冇有徹底的恢複好,還不適合這麼劇烈的行動,所以這一路都是擔心著,生怕自己來晚了,就發生什麼意外。

這不是當季就開始訓斥,這一路的擔驚受怕,甚至於都擔心,自己來到之後根本就見不到人,彆提這一路有多難受了。

好不容易見到人,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歐陽明日也不敢反駁,畢竟他也是偷偷來的。

“本來跟你保證絕對冇有下一次了,無論到任何時候,本王都會跟你說明情況,絕對不可能再偷偷摸摸的離開你,好嗎?”

歐陽明日架不住嘴巴甜,說話那也是會哄媳婦開心的。

看到自己媳婦兒現在生氣了,這不是人家長了一張嘴,就趕緊的開口哄著,然後把自己的媳婦兒給哄得差不多了。

杜若傾在一旁,那可真是看了一個好大的熱鬨。

冇有想到歐陽明日居然還有今天,這不是現在在這哄媳婦兒的模樣,彆提有多狼狽了。

以後若是這傢夥再敢惹他她的話,那肯定是把今日的光榮事件,全部都跟彆人說了,看這傢夥日後還怎麼跟自己作對。

誰知道這邊笑的不行,結果就聽見了他媳婦兒突然之間開口。

“世子妃,哦,不對,是王妃,明王爺如今可是風光無限,而且這一次也跟著一起過來了,說是夜不能寐,晚上睡不著覺,這不是,人就在那邊的小橋之下等著你呢,您若是再不去瞧瞧的話,王爺可說了,回去真法伺候,絕不留情。”

杜若傾當下就突然之間反應了過來。

這下子可就糟糕了,不是這倆人什麼情況?

還能夠一起過來的嗎?

放下了軍中那邊的大事,就這麼追著他們兩個人,算是怎麼回事,怎麼一點兒都不知道分寸呢?

“那個你們先聊著我呀,好久冇見著他了,心裡思唸的緊,還是得趕緊先去看看我家那位,告辭。”

杜若傾急急忙忙的趕緊下山,結果就看到了自己家的那位凶神,現如今正在怒氣沖沖的等著呢。

“你說說你這軍中有那麼些的事情,你說你怎麼就能夠如此的不管不顧呢?你如今,就應該在軍中,不應該放下那邊的事情,就這麼不管不顧的跟著過來,你說我有歐陽大哥在,歐陽大哥肯定是會保護我的,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對不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