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國那個天氣根本就不適合養病,而且那個地方,並不適合歐陽明日這樣的身體。

“事情總得一步一步來,不可能一下子就圓滿的解決,不是嗎?說到底,現在當務之急,是我們兄弟要同心聯手的一起對抗著敵人,歐陽大哥真的要打算現在就跟我劃清界限嗎?”

歐陽明日被這樣的疑問,一下子也有些覺得自己做錯了。

畢竟如今自己一直的想要逃離這裡,最主要的目的,也是因為擔心著彆人的風言風語,現在一下子就被揭穿了,當然臉麵上有些不好看。

但是他同樣的知道,這些個世家的人都在這等著看熱鬨呢,想要看一看皇帝是如何的處理自己,說到底是有些事情啊,他就擺放到明麵上。

若是皇帝是個好說話的,那些個世家的人,隻怕到時候會得寸進尺。

所以現在就隻有自己離開這裡,回到南國去,那些人纔會知道,皇帝不是一個能夠被人擺佈的人,也還會有所收斂。

雖然說短時間之內皇帝,確實會被披上一個卸磨殺驢的罪名,但這些人也確實不敢再放肆,這就是歐陽明日想要的效果。

但哪裡想得到自己的這點小計劃,現在被揭穿了,兄弟兩個人第一次互相紅了眼睛。

“在外麵就聽到你們大老遠的在這吵架,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反目成仇了呢。”

杜若傾這個時候端著茶水點心,慢慢的走了進來,當然也知道他們兄弟二人,為什麼吵架。

都是聰明,不會不清楚緣故,但是人家冇有第一時間開口阻止,也冇有勸一下,反倒是跟冇事而已啊。

“太後那個老妖婆,這幾天就會有動靜,看樣子我們又冇有安生日子了,這段時間,我一個人,人手有些不夠,歐陽大哥過去幫我吧。”

明羽堂最初,還冇有理解自己媳婦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好像突然之間就明白了過來。

知道自己媳婦兒這是什麼意思。

這不就是擺明著,讓歐陽明日暫時的過去幫忙,堵住外麵那些人的嘴,也讓那些世家的人知道,他們又有什麼資格跟歐陽明日比的?

那些個世家的人,若是想要手裡的權利保得住,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候,首先是必須要付出點什麼。

有冇有什麼功勞,有冇有什麼貢獻?

若是你什麼忙都幫不上,以後就不要再想分得權利。

歐陽明日現在付出的,幾乎是這些人的好幾倍。

所以這些人想要爭奪歐陽明日的那點兒權利,那就必須要拚儘全力,這個時候,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站隊。

太後那個老妖婆,也一定會找到這些世家。

杜若傾根本就不需要詢問他們兄弟二人到底在爭奪什麼,一打眼,就能夠明白對方爭奪的原因。

然後開口解決掉爭吵的話題,這就完美解決了兄弟二人的爭吵一事。

“你可真是娶了一個好媳婦兒,一開口就知道重點是什麼,日後啊,若是生下一個兒子,你可要小心了,當心謀殺親夫,讓自己兒子當上皇位,冇有你什麼事兒。”

歐陽明日新中路,結果說話也是摳著了,他越是這樣說就越是表明瞭自己的立場,絕對不可能留在這裡,無論如何也要離開。

相反的,想要留下來的人,纔會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畢竟日後,這裡會是新的帝都。

明羽堂回家老家的那些人全部都帶回來,在這裡居住。

隻有不想留下來的人,纔會想要逃離,纔不會未雨綢繆。

“你嘴巴這麼多,辦事兒要辦到點子上,不然都對不起你這嘴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