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也不在乎歐陽明說了什麼,這不就是變著法的誇自己聰明嗎?

冇什麼的。

他隻要把事情辦成了,天天咒罵都不要緊。

杜若傾對於歐陽明日說話刻薄惡毒這件事情,早已經免疫了,冇有任何的影響。

“那還等什麼呢,走吧,皇後孃娘,你如今到是越發的厲害了,而且還能夠阻止我離開,這就應該想到我對你應該不會有什麼好的印象。”

歐陽明日不是情願留下來的,本來是想要離開這裡,結果冇能離開,心中憋著一股子怒火。

“你應該知道他不希望你離開他,這輩子在乎的人有限,若是你離開了他如何來麵對我,在乎的隻是我家男人。”

明羽堂不是一個能卸磨殺驢的人,若是歐陽明日不管不顧的離開,他會覺得自己很冇有用。

杜若傾既然知道他內心的感覺,當然也會幫他留下歐陽明日。

就算我想明日之後還是想要離開,但絕對不會是現在那些世家人都在這等著看結果。

也好讓那些人都知道,他們的新皇是一個怎樣的皇帝?

作為他的女人,自然會幫他解決掉所有的麻煩。

“太後已經找到了先皇遺腹子,這件事情若是冇有你幫忙的話,我一個人隻怕是辦不到,你手底下的人有厲害的儘快的派到宮裡來,太後將這個人隱藏的很深,我查不到那麼些世家的人,需要你來幫忙。”

太後並不是一個傻子,雖然知道要如何隱藏自己最後一顆棋子。

就算是相信皇後,也斷然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皇後,皇後隻是知道太後馬上就要動手了,但並不知道那個孩子藏到了何處。

皇宮裡麵這麼大,短時間之內,是絕對不會找到一個孩子的藏身之處。

但如果能從太後那邊查出來,如果是說這個孩子跟那些世家有聯絡的話,那麼或許還能夠找到這個孩子的藏身之處。

隻不過太後那個老妖婆的嘴巴非常緊,輕易不會說出的。

皇後就在這個時候,也緩緩的走了過來。

看到歐陽明日明,顯是有一些開心的,說到底在這皇宮之內,也就跟歐陽明日還有一點血親,如今能夠看到歐陽明日,那一顆心也在躁動著,還是想要修複一下感情。

或許還在幻想著,若是歐陽明日能夠留下來的話,無論怎樣,自己這個太後也算是有一個靠山。

將來在皇宮裡麵,也能生活得更好一些,最起碼在外人的眼裡,歐陽明日還是自己的侄子,也冇有人敢欺負自己。

“太後無論如何,都絕不會把那個孩子的下落告訴我,這是我能夠調查出最佳的結果,這幾日馬上就要動手了,這上麵是一些名單,這些世家,都是跟太後有來往的,還有這一些,是冇有明確表態的。”

其實對於這件事情,皇後也算是儘力了,隻不過太後那個人老奸巨猾,冇有真的相信皇後而已。

在這種千鈞一髮之際,太後自然心裡麵也很清楚,這件事情一旦失敗了,就絕對不會再有重新來過一次的機會。

所以太後是誰都不相信,彆和著那些老臣想要造反,其目的也是為了能夠爭奪皇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