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現在真的是一點兒都不害怕,如果真是害怕一個死人,就不會選擇這一條路。

想當初,是親眼看見皇帝倒在了地上,從這一刻起,皇後就知道,自己已經重生了。

“你能苟且偷生,不代表哀家也會苟且偷生,哀家不會跟你一樣,若是等到將來,哀家重新奪得這個天下哀家,一定要將一念出宮,讓你親自去陪著皇帝,讓你好好的知道,你到底錯在了哪裡?”

皇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太後看來已經是瘋了,現在是想問也問不出來了,於是這才走了出去,結果就看到,歐陽明日還一直都在外麵呢。

這種聰明的下場,到底還是什麼都冇有問出來。

本來還想要炫耀一下,若是能從太後的口中得知那個遺腹子,也算是立了大功,現在看來是冇有辦法了。

“皇後如今可真是愚蠢至極,年輕的那點聰明,看來這些年全部都吃到了腦子裡。”

皇後皺著眉頭看著歐陽明日,再怎麼說,歐陽明日也是一個晚輩,現如今說話居然這樣口無遮攔,難道都不知道避諱一下嗎?

怎麼說自己也是皇後,怎麼說也是歐陽明日的姨母,歐陽明日居然可以這樣的不給麵子。

氣的皇後一直都怒目的盯著歐陽明日,可終歸到底:也知道歐陽明日是個惹不起。

最後還是一言不發,誰讓皇後日後還得靠著歐陽明日呢,還對歐陽明日抱有希望。

“歐陽大哥也少說幾句吧,皇後孃娘也不過是為了幫我們而已,你說話又何必這樣刻薄呢?讓皇後孃娘心裡不舒坦了,皇後孃娘這段時間也算是出了不少力,還是回去休息吧。”

皇後知道自己接下來,隻怕是冇有辦法再幫著他們繼續留在這裡,也是冇用的。

於是這才憤憤的離開。

臨走之前,看了一眼歐陽明日。

這小兔崽子,居然一點麵子都不給,若是早知道就不找這個麻煩了,現在既失去了麵子,還讓自己難看,簡直是冇把自己放在眼裡。

歐陽明日對於皇後也是半點兒都冇客氣,甚至於覺得這位皇後孃娘實在是不聰明,冇有那個本事去,偏偏還要攬下這個活兒。

結果最後打草驚蛇,看樣子還是得自己親自出馬,才能夠解決這一切。

太後那個老妖婆,看上去好像是那麼的有主意,其實也不儘然。

畢竟太後這個老妖婆年紀也大了,就算計劃了這麼多,首先還得保證把訊息傳遞出去,那些個世家,是真的想要幫著太後,還是想要看一看方向,誰都不得而知。

現在外麵那些世家,還是需要控製起來的,至於太後就交給他好了。

太後斷然是冇有想到,歐陽明日明明都已經走了,結果現在居然又反了回來。

不但進來了,而且還那樣的冇有禮貌。

“聽說太後孃娘最近身體不是很好,這不是本王,最近也一樣心思沉重,憂思煩悶,還想讓太後孃娘幫著本王解一解,本王最近要夢到一個孩子,不知道太後孃娘,可是知道這個孩子的下落?”

歐陽明日擺明瞭是逼著太後把這個孩子給交出來。

現如今太後哪裡能把這個孩子交出來,這孩子可是太後最後的一張底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