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看他孩子小小的,這孩子呀,什麼都知道,這不是在這兒明擺著,就是知道這些人,一直都在找自己,太後是個什麼目的,這孩子心裡麵也是一清二楚。

所以人家這不是主動的找上了門,等著彆人找到自己之後,再來對自己動手,倒不如主動找上門,還能有一線生機。

“本王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聰明的小鬼頭,你看上去應該是個有腦子的,不如你說一說,找到我們的目的是什麼?看一看,我們究竟是能好好的聊一聊,還是的。”

歐陽明日一邊笑著一邊說這樣的話,也一邊的看著這孩子,而且,歐陽明日其實算是挺喜歡這個孩子的,不然也不可能搭這個話。

那孩子也是淡淡的笑著,然後看向了歐陽明日。

知道歐陽明日是能夠說話的,也知道,歐陽明日說的話,一定也可以救自己。

“我母親不過是小小的宮女,生下我之後就去世了,我這輩子雖然生在了皇家,但我並不想要當皇帝,更加不想要成為彆人的傀儡,所以我想跟你們談一談,最起碼,我不想成為彆人做的傀儡,也不想要成為彆人複仇的工具。”

這孩子實在是有些太聰明瞭,知道太後的心思,所以直接的攤牌。

直接告訴對方,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其目的就是希望這些人能夠幫著自己,也讓彆人知道,他並冇有想要當皇帝的打算。

更加冇有想過要捲入這場戰爭。

這些聰明有本事的人打架,可不可以不帶上他,他隻是想要活下去,這也是自己母親最終的心願而已。

“看來你是想跟我們好好談一談,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在這裡談應該不是什麼好地方。”

歐陽明日帶著這個小鬼頭一起離開了這兒,畢竟這裡人多嘴雜,誰也不能保證到底會出現什麼亂子。

倒不如說,先把這小鬼頭帶到自己的地方去,然後才能問清楚這小鬼頭的來意。

這小孩兒也冇有說害怕,更加冇有扭扭捏捏,他既然肯現身,那就是想好了的。

這些人,應該也不會隨隨便便的,就想要殺人滅口。

再說他已經表明瞭自己的來意,不想要當皇帝,他相信這些人不會濫殺無辜,殺了自己。

“你這膽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敢跟著一起來,難道就不害怕被我殺了嗎?外界都說我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你就不害怕嗎?”

小鬼頭,抬起頭看了一眼,歐陽明日雖然說對於歐陽明日的傳聞,這皇宮裡麵每一種說法都不一樣,有人說歐陽明日是一個大將軍,還有人說,歐陽明日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

“評了一個人,並不是要聽彆人說,而是要靠我自己來感覺,我覺得你是,那你纔是,聽彆人說你是個怎樣的人,又有什麼用?”

聽到這小孩這樣說,歐陽明日對於這小鬼頭又多了幾分憐憫。

其實在這皇宮裡的孩子,每一個都是短命的,能夠活下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他不知道是如何被太後知道了,現在又要被太後推到風口浪尖之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