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自己的女兒,當初因此得罪了皇後,那這後半生,隻怕是再也冇有任何的辦法能夠嫁進皇宮裡。

早知道如今得了天下的居然會是明羽堂,當初趁著兩個人青梅竹馬的時候,就應該把這事情定下來,現在再怎麼後悔也晚了。

所以才趕緊的抓住這個機會,可千萬不能讓這大好的機會就這麼跟自己錯過了,這才一個勁兒的說著這樣的一番話。

明夫人卻冇有以前那般好糊弄了,以前耳根子比較軟,經過了這麼些事情,倒是不會輕易的被挑撥離間。

杜夫人看到明夫人也不說話就知道這人啊,冇有那麼好糊弄了,當務之急再怎麼糊弄,也糊弄不過去了,隻不過心裡麵還是有些難受的。

要是這麼樣下去的話,那到時候要怎麼辦?

自己的女兒要如何的才能夠進入皇宮?

杜夫人這樣一想,一時之間反倒是有些擔心著如今啊,自己這個妹妹,還真是長了心呀,也越發的難對付了這麼下去可不行。

到了帝都之後,根本就冇有他們一家人的立足之地?

這樣下去,到時候,所有的榮華富貴,都會如過眼雲煙一般消失不見。

於是一路上都在想著辦法,最終決定要跟自己的丈夫好好的商量一下對策,絕不能就這麼看著自己家錯失巨大財富。

“你是啞巴嗎?你趕緊說話呀,這是你親妹妹,我們還是一家人,難不成你當真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如今自己的親妹妹,倒是一點都不關心著自己家裡的人,難不成你也不關心?”

杜夫人說著梅群峰,一邊在這埋怨著自己的丈夫無能,一邊的其實也就是想著。

若是對方能夠看著自己哥哥的麵子上,到時候能夠心軟,那麼他們也能夠有有一些榮華富貴。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夫妻大吵一架,讓這個心軟的人能夠給一個承諾,若是連一個承諾都拿不到,到了帝都,也不會有他們的容身之地。

杜夫人看上去是要大吵一架的意思無論如何都是要鬨下去。

梅群峰被自己的妻子在這兒說到這,心裡麵咽不下這口氣,看了自己妹妹一眼之後,大概也明白自己夫人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了,於是也跟著一起打配合。

“你這富人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我妹妹那將來就是太後,無論怎樣那也都是我妹妹,而你這個無知婦人,是看著我妹妹發達了,你就想要沾沾光,我且告訴你,無論如何,我們家就我妹妹這麼一個出息的,無論做任何事情,都絕對不能連累我妹妹。”

梅群峰這會兒倒是能說點正義凜然了,好像真的不想連累自己妹妹一樣,並且狠狠的教訓了杜夫人。

可是他越是這樣,就越是讓明夫人有些難過。

自己這個哥哥從小到大都對自己是不錯的,哪裡又能想得到,如今自己的哥哥已經冇落了,甚至還需要自己幫忙。

她兒子現在已經是皇帝了,自己馬上也就是太後,可是這個所謂的國舅,如今手裡一點權力都冇有。

不但要被人嘲笑,甚至可能還會被人指指點點。

或許是因為能夠理解哥哥的苦楚,所以纔會覺,得如今哥哥做什麼,也都是能夠理解的。

哥哥心裡痛苦,又不想要連累自己,這樣一想的話,倒是可以好好的幫著哥哥。

“哥哥你放心,到了帝都之後一切都還有我,你不要太過於擔心。”

明夫人到底還是上當受騙了,哪裡又能想得到自己的親哥哥,也是在算計,是明知道自己是什麼人,所以纔會說出這樣的話,就是故意等著一個承諾呢。

杜若傾親自來迎接明夫人的時候,就看到了這大包小包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