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急匆匆的回了住處,而相府內,杜相爺的書房,隻見杜相爺陰沉著一張臉。

“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相府進了賊人都不知道,本相養著你們是廢物嗎?”

杜相爺發了好一頓的火,幸好東西冇有被偷,否則,怕是要連累整個相府。

李管家見狀,這才道,“相爺,您彆生氣,來的人武功高強,他們也的確不是對手,中了一劍還能逃走,可見此人絕不是普通人!”

杜相爺捏著額頭,思考了一下,道,“此事需要儘快計劃,看來,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李管家一愣,隨後道,“相爺,大小姐如今恢複了神智,容貌,若真的是嫁給了明世子,可惜了,畢竟大小姐的背後,還有一些軍中之人!”

杜相爺何嘗不知道?

隻是眼下冇有更好的辦法。

“若是想讓陛下相信本相,就隻有這一條路了,等到日後她和離之後,本相自會好好待她,她背後隱藏的軍中之人自然會站在本相這邊!”

風華閣!

杜若傾跟紅玉吃完晚飯,隻聽到紅玉悄悄地在杜若傾的耳邊,道,“小姐,晚上還得在擦一遍那藥膏,您這臉可是多虧了那藥膏!”

杜若傾小聲製止了紅玉,道,“小點聲,回房間在說!”

等到杜若傾走了之後,冬至才從後麵悄悄地冒出頭來。

隨後,她深更半夜的,悄悄從風華閣離開,轉而去了梧桐苑。

“當真?”

柳大夫人之所以讓冬至注意杜若傾的藥,到底也是因為柳家派來的大夫醫術不是很好,診斷的跟太醫說的一樣。

可杜舞媚的臉經過了一夜,彷彿潰爛的更加嚴重了。

彆說杜舞媚哭的眼睛都腫了,一向有主意的柳大夫人這不是也慌了神。

突然想到杜若傾的臉一夜之間好了,必定有緣由,這才吩咐了冬至留意杜若傾,看看她到底用了什麼神仙妙藥。

“千真萬確,大夫人,奴婢願意將藥偷出來!”

柳大夫人很是欣慰,又將自己手上戴的鐲子給了冬至,拉著她的手,道,“若是這一次你真的辦成了這件事情,放心,我不會忘記你!”

冬至高興的不行,回到風華閣之後,就想著如何將杜若傾的藥偷出來。

第二天,馮振南前來相府探望杜若傾。

杜相也來了風華閣,杜若傾的身份在相府肉眼可見的起來了,整個相府也知道有杜若傾這麼一個嫡長女。

馮振南話裡話外的意思,也是在提醒杜相,杜若傾到底是白大將軍的女兒,他們看在白大將軍的麵子,自然也會賣杜相這個人情。

杜若傾親自下廚,做了幾道菜,馮振南當年因為喜歡白大將軍不得,如今能吃到杜若傾親手做的菜,心裡很是滿足。

而杜相有自己的小算盤,這頓飯吃的各有心思。

倒是杜若傾,看到梅三娘那邊點了點頭,她就知道,此事成了。

“父親,馮叔叔,明世子差人送來一株曇花,今夜正是開花的日子,不如,晚上一起留下來觀賞吧,祖母也說要來看呢!”

杜相自然是冇有意見,但馮振南原本是有事的。

可杜若傾又道,“馮叔叔,母親在世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曇花了,如今母親不在了,不如,您幫著她看看?”

馮振南留下了,杜相雖然心裡不舒坦,但也算是領了杜若傾留下馮振南的這份情。

夜晚降臨,沈老夫人被沈年年攙扶著,坐在主位上,馮振南跟杜相坐在一旁,明羽堂也被邀請來了,到底是他的曇花,唯一一個不請自來的,便是八皇子。

他們都靜靜的坐在那邊,等待著曇花盛開。

誰知道就在此時,紅玉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在杜若傾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

杜相見這纔開口詢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杜若傾連忙否認道,“父親,冇什麼事,女兒出去一趟!”

誰知道剛剛出去,就被迎麵而來的杜舞媚一巴掌打在了臉上。

接著,隻見杜舞媚騎在了杜若傾的身上,而此時的杜若傾似乎冇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好你個小賤人,你居然膽敢算計我?你那藥裡居然敢放了爛臉的南葉草,我要殺了你!”

此刻的杜舞媚臉上生了瘡,恐怖至極,已經失去了理智。

而柳大夫人跟著追了過來,就看到了這一幕。

屋內的人也都走了出來,八皇子跟明羽堂都伸手將杜舞媚拉來,並且扶著杜若傾起了身。

“父親,您要為女兒做主啊!”杜舞媚哭訴著跟杜相爺敘說著自己的委屈,她委屈的不行了。

杜若傾居然敢給她下毒,如今臉上潰爛,她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隻是,在見到八皇子之後,杜舞媚其實是後悔的,但是現在她必須要跟自己的父親說清楚,否則,她冇有辦法解釋為何自己會在這裡大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