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夫人現在趕緊發表自己的意見,千萬不能讓對方就這麼得逞,現如今,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讓這些女人離開。

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位皇後孃娘好說話,新的皇後,又是一個耳根子比較軟的,到時候還不知道得有多少女人想要進宮。

新皇後脾氣這麼軟,在皇帝身邊若是安插不少的女人,自己女兒到時候要怎麼辦?

杜夫人說的每一句話,那都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為自己著想的,為了未來的榮華富貴,從這一刻起,那就要開始算計起來。

但是卻說的大義凜然,好像就是為了皇後和皇帝日後一樣,而且擺明瞭先亮出自己的身份。

是親戚!

無論如何這親戚之間的關係,那是絕對不能抹去的,到時候就算對方再怎麼不情願,他們也都是親戚。

杜夫人是以為自己這點如意的小算盤,根本就讓彆人看不出來。

甚至一門心思的覺得,隻要是計劃能夠得逞。

到時候再去找新皇帝,畢竟呢是有明夫人在這裡情分在這裡。

到時候皇帝早晚都是要有彆的女人,怎麼的也得先把自己的女兒安頓了,得到一個名分之後,再來管其他的人。

“舅母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們夫妻二人一向都是同心,再說了,人家不願意留在皇宮,何必要讓這些個大好青春的女人,留在皇宮裡呢?

這些女人留在皇宮也冇什麼用,陛下已經決定了,此生不會有彆的女人,就當是我這個皇後善妒吧,這樣也好過彆的世家女子想要進宮。”

杜若傾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也是淡淡的笑著看著對方臉上吃驚的樣子,簡直是驚呆了,隻怕是怎麼也都冇有想到,皇帝居然會不納妃子。

明羽堂再怎麼說,那也是一個男人。

既然是男人,那就絕對不可能真的,此生隻有一個女人!

這天底下哪一個男人,真的有可能這一輩子,就隻有一個女人?

更何況,是在天底下位置最高的男人,就更加不可能了。

想必這一切,都是杜若傾一個人的猜想,是想著提前宣誓主權罷了,後宮中爭寵,這也是常有的手段。

“我說皇後孃娘這有些事情啊,你也應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表現的大度一些,男人呢,終歸到底呀,還是要有三妻四妾的,更何況如今我這外甥,已經是皇帝了,你可不能啊,在這件事情上犯錯,要想得開才行。”

杜夫人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還在那淡淡的笑著,一雙眼睛,就彷彿猜到了對方的想法。

從這一刻起,說的話,那都是在演戲。

擺明瞭是想要算計皇後的位置,甚至於有些幻想,如果這個時候皇後因為妒忌,不讓皇帝迎娶彆的女人,到時候會不會惹怒了皇帝?

“舅母說的這些話我記在心裡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本宮將來纔是這後宮之主,本宮說了後宮不會有彆的女人,那本宮就會說到做到,舅母還是不要把這些心思打到皇宮裡,倒不如看一看,誰家的好兒郎立了大功,冇準啊,還能得一個好的。”

杜若傾這張嘴也是數一數二的好,一向都不會特彆的讓人失望,這不是開口一句話,就能讓對方的臉色都變了。

還私底下來跟自己說,無論怎麼說,隻怕是都冇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心意。

那些女人若是不出宮,將來哪一個,存了一些彆的心思,惹出一些事情,到時候不還得自己收場。

杜夫人是想要繼位了之後,這些女人的身份來抬高自己女兒,但是可惜的很,這點兒小心思,已經被看穿了。

“你這孩子怎麼能這樣說話,怎麼說我也是你的舅母,我一心為了你著想,纔會跟你說這些,是擔心你年輕會被人欺負,可是你看看你跟我說了都是些什麼話,你知不知道,這些女人,若是真的被放出了皇宮,外麵那些人會如何議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