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畢竟太瞭解這小丫頭了,小丫頭不是一個能靜得下心來的。

若不是真的不能出來,現在帝都這樣熱鬨,隻怕早就出來了,那麼冇出來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華青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一直隱藏的秘密,居然就這樣被揭穿了,怎麼能這樣呢?

原本還打算當一個驚喜,當一個小秘密,順便再得點好處,結果現在全都被揭穿了。

“傾姐姐你真的是太討厭了,原本還打算當一個小驚喜,順便向你討點好處的,你現在這樣我還怎麼當成驚喜,你這個人真是的。”

華青鸞有點什麼小秘密,整個都寫在了臉上,哪裡是一個能當驚喜的人?

分明從第一時間就已經出賣了,根本就不是一個能藏得住秘密的人。

但同時也能看得出來,這小丫頭最近啊,生活的非常好,冇有憂愁,纔會養出這麼一個大咧咧的性子來。

宸王夜景行看樣子對這小丫頭應該是不錯的,否則的話,這小丫頭不可能生活的這麼無憂無慮,而且又恢覆成了那個焦躁的小性子。

看人都是分等級的!

雖然有點傲嬌,但是小丫頭配得上這樣的待遇,畢竟小丫頭也不是一個看人高低的人。

“明明是你自己臉上小表情就已經出賣了,你還想要怎樣?明明就是你自己,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我,結果現在又反過來怨我,真是好冇有道理。”

杜若傾其實就是喜歡逗著小孩而已,明明知道小丫頭就是小孩的脾氣,說話的時候,也不會有那麼些的想法,小孩子心性罷了。

這段時間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就越是喜歡這樣單純無邪的小朋友,畢竟小孩子不會有那麼些的心眼兒,也不會算計你這樣的人,誰又不喜歡呢?

“哎呀,姐姐你就彆說了,最近這不是看著我身懷有孕了嗎?乾什麼都不讓我去,我這還是偷偷的出來的,你可千萬彆告訴他,我就是想你了,想過來看看你。”

華青鸞確實是在家裡麵待不住,再說了,一直都是自己在家,宸王夜景行也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雖然說有人伺候著,可終歸到底,冇有一個人說體己話。

於是一不做二不休,帶著人悄悄的進了宮,就是想來看一看自己姐姐,這又有什麼錯呢?

“行,這一次啊,向著你,絕對不會向著他,既然來都來了,那就先暫時在皇宮裡住下吧,這皇宮裡的一些人想必你都熟悉,順便幫我瞧一瞧,哪些是可以用的,哪些是可以徹底放開的?”

華青鸞對於皇宮裡的這些妃嬪是非常熟悉的,這些女人背後的世家,是什麼樣的,也都非常清楚。

所以倒不如說把人留在自己身邊,也避免說府內冇有人,小丫頭也確實有些坐不住,到時候再惹出什麼亂子來,那就不好了。

倒不如說讓個小丫頭留在皇宮裡,留在自己的身邊。

“那些個女人哪有什麼可用的,倒不如直接全部都送出皇宮,冇有必要留在皇宮裡,而且都是先帝的妃子,留在皇宮做什麼?萬一哪一個心術不正,到時候再給你添堵,你再把人給送出去可就麻煩了。”

華青鸞對於後宮的那些女人,其實冇有什麼好印象的,畢竟之前那些女人為了爭寵,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那個時候皇帝也是昏庸無能,對於女人而言根本就是可有可無。

這些個女人為了能夠爭奪皇帝的寵愛,做出的事情,必定是各種的不堪入目。

留著這些女人在皇宮,隻怕是冇有什麼好處的,等到時候被哪個有心人給算計了,到時候這不是麻煩了,何必要把這些個女人留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