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開口就是為小姐,並不是什麼夫人。

臘月突然之間意識到,這位新的皇後孃娘,似乎對自己家的小姐還算是不錯,而且非常知道自己家小姐心中的想法。

往常來的那些人,開口閉口就是什麼夫人,若是得皇帝的喜歡,或許還能夠封為嬪妃。

可惜,自己家的小姐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所以纔會把這些妃嬪給攆走。

但如果這位新的皇後孃娘,並不是那樣的人,或許這位新的皇後孃娘,是唯一一個,能夠救自己家小姐,脫離苦海的人。

“那皇後孃娘請跟我來吧,我家小姐最近這脾氣確實是不太好,若是我家小姐真的犯了什麼錯,皇後孃娘儘管懲罰奴婢,千萬不要牽連到我家小姐,我家小姐的命,已經夠苦了。”

臘月一直都是一心一意的,為了自己家小姐著想,說的每一句話,那也都是發自內心肺腑的。

最害怕的,那就是這位新的皇後孃娘,會因為遷怒,然後自己家小姐得罪了這位新的皇後孃娘。

他們一行人進去的時候,魏明蘭正坐在窗戶旁邊,手裡拿了一本書,身上的衣服也是慵懶著。

一身白衣,隨便的挽了一個髮髻,就這麼看上了他們一行人。

“我這裡很少有人來,不知道皇後孃娘找我有什麼事嗎?無論皇後孃娘想讓我做什麼,我對你們想要讓我做的事情,冇有一點興趣,皇後孃娘還是另請高明吧。”

魏明蘭是一個聰明人,魏家世代百年,到底在這些個世家,說話還是有些分量的。

這位新皇後孃娘,拚命的想要見自己,到底是打的什麼主意,這也已經讓人能猜到了。

她雖然說得到自己父親的器重,這些年如果不是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私下裡打理,就憑著自己這樣的脾氣,隻怕在皇宮裡早就已經死了。

但是哪怕是這樣,如今已經變了天地,無論如何,都不打算要連累自己的父母,所以並不準備參與這些。

“魏小姐怎麼就會覺得,本宮是來找你麻煩的,而不是來給你道喜的呢?若是本宮告訴你,本宮可以給你換一種身份,讓你離開這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不讓你以先帝妃嬪的名義,生活在這皇宮裡,難道你還是一樣的無動於衷嗎?”

魏明蘭有些驚訝,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這位皇後孃娘。

都說這位皇後孃娘心地善良,但是魏明蘭知道,能夠爬到皇後位子上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

這後宮之中的女人,但凡是位高權重的,哪一個手上冇有人命,隻不過冇有被掀開。

可是如今這位皇後孃娘,居然能夠跟自己說這樣的話,這倒是有些稀奇,這位皇後孃孃的心到底在想些什麼?

是真的覺得自己能夠幫著對方,還是真的想要跟自己談條件?

“魏明蘭是我讓姐姐來見你的,你不會連我都不認識了吧?三年之前,你我一彆,我是覺得你這個人還算豪爽,一生一世隻認一個人,現如今那個男人正在宸王府,難不成,你打算一輩子都不見他一麵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