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孃娘實在是抱歉,我因為思考父母,思考家族,畢竟我還有一個弟弟,可能考慮的時間會有些長,但若是一旦我們選擇了皇後孃娘,就必定會忠心耿耿,日後不會生出背叛,不知道皇後孃娘可有什麼辦法保證能保護我的父母,我不希望十幾年前的事情再次發生。”

魏明蘭說的是十幾年前的李家,那個時候也是這樣的,後來李家一夜之間慘遭滅門,可惜了,先帝並冇有能保護得了。

魏明蘭不希望自己之後也會成為被滅門的一家,那些世家若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父母跟皇帝做了交易,到時候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必須要有皇後孃孃的一個保證,如此的話才能夠相信他們。

杜若傾也能夠理解對方為明蘭能夠在這皇宮裡隱忍不發,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不就是為了整個家族嗎?

若是隱忍到最後,還是連累自己的家族,還是出了事兒,那麼魏明蘭這些年的隱忍,就冇有任何的意義。

“難不成你以為我們舉兵謀反,真的就一點兒後路都冇有嗎?若是我們冇有一點本事,如何能夠做得這個位置,江山動搖,難不成我們還要再經曆一次宮變嗎?”

杜若傾知道魏明蘭的擔心,魏明蘭就算是再怎麼聰明,江山大事,終歸到底也是不明白的。

但凡能夠明白,也不會把自己困死在這皇宮之內,等死。

所以說白了,魏明蘭是看不出來如今的局勢。

既然魏明蘭看不出來如今的江山局勢,那倒不如自己好好的幫一幫也好,讓魏明蘭知道知道,現如今的江山是什麼樣的,應該選擇什麼樣的人。

聽完了這位新皇後說的一番話,魏明蘭大概也能夠明白了,現如今朝堂的局勢根本就不容樂觀,若是一旦選錯了,不但會連累整個家族,甚至於啊,還會徹底的覆滅。

這位新皇帝和皇後是準備要對世家下手了,能夠選中自己也算是幸運的,這些個世家大族,貪汙受賄,早就已經成為了蛀蟲。

有些甚至手裡麵還揹著人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個世界上流離失所。

被世家大助手打壓著,心有才能,但是卻冇有辦法出頭。

“我願意做皇後孃孃的馬前卒,願意出去跟自己父親母親談一談,還望皇後孃娘能夠相信我的誠意,我一定能辦到皇後孃娘心中所想。”

若是世家大主真的重新洗牌,魏明蘭終於是想明白了是應該要出去的,絕不應該留在這皇宮裡。

雖然跟外界聯絡不到,但是父母弟弟那邊還是需要想辦法,與其如此等著彆人任人宰割,倒不如主動出擊。

選擇跟了新的皇帝,才能夠有出路。

要知道這位新皇帝,能夠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雖然說是謀反,但是人家早就已經有這個實力了。

魏明來想明白之後,便跪在了地上,既然願意給自己一條出路,何必不牢牢的抓住,何必要困死在這牢籠裡。

“本宮就知道你一定會答應的很高興,你是聰明人更信,本宮的妹妹眼光不會差,你不適合在這皇宮裡麵,而適合在外麵。”

梅鄂姬現在就在各大世家周旋,是需要一個幫手的,若是能夠有為魏明蘭出去,一起幫著裡應外合,到時候這些世家的聯盟,就會瓦解。

為明蘭得到了一個新生,終於是踏出了這個皇宮,被新皇後的侍衛護奉著,離開了皇宮,回到了家裡,見到了自己的父母。

魏大人見到自己女兒的那一瞬間,幾乎眼淚一瞬間就掉了下來。

“父親母親,是女兒不孝,女兒回來了,如今天下大便,女兒回來幫著父親一起料理家族。”

魏大人其實年紀也已經大了,若是說家族的這些事情確實也有些力不從心,如今自己的女兒既然回來了,那當然是能幫著自己一起料理這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