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這邊,依舊是風華絕代的花魁娘子。

給自己起名叫傾城!

可以說是這帝都裡,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夢中情人,每一次來到風月樓,那都是必須要看傾城姑娘跳舞。

這些個世家大族的公子,每一個都是不學無術,在這兒為了能博得美人一笑,甚至不惜打架鬥毆。

月七見到這些個大家族的少爺們,為了能夠博得美人一笑,揮霍千金不說。

甚至可以說還有一些若是壓過了自己的風頭,覺得對方不能壓迫自己,甚至可以私下裡找人把人給悄無聲息的解決了。

幾乎可以把人命當成垃圾一樣,根本就冇有當回事。

足以證明,這些個大家族的公子,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這樣的,不把這些個比自己權力低的人的性命當回事兒,隻要是自己開心了,那真是做什麼都可以。

“你是什麼人?居然也有資格攔著本少爺,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居然就敢攔著我,告訴你,今日我必須要見到青城姑娘,若是見不到我,把你整個風月樓都砸了,在這帝都,就算是新皇帝,那也得給我一個麵子,給我父親一個麵子,我父親可是三朝元老。”

說話的是樓家的最小公子。

樓三泰!

他因為是樓太傅最小的一個兒子,所以一直以來那都是倍受寵愛的。

被家中的老母親疼愛有加,無論是想要做什麼,那都是被捧在手掌心兒哄著的人物。

樓三泰說話甚是囂張跋扈,倒是一點樣子都冇有,如今這種時候,擺明瞭就是不把任何人都放在眼裡。

甚至於一門心思的,就想要憑藉自己的身份,占便宜罷了。

這樣的人,其實就是想要借用自己的身份,然後可以在自己兄弟麵前能夠抬頭,隻要能夠得到傾城姑孃的一舞,到時候,他就可以不斷的吹噓著自己的本事。

“這位公子,傾城姑娘,現如今冇有時間接待於您,還希望您能夠改日再來,傾城姑娘,自然會給你賠罪,希望您不要繼續鬨下去,免得大家都不好看。”

樓三泰怎麼可能乖乖的聽話?

要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那是絕對不可能妥協的。

為了能夠見到人,已經是偷出了家裡的銀子,現在回去,不但會被自己那些個朋友恥笑,還會讓人覺得十分的冇有麵子。

事到如今,必須要見到人,若是誰敢攔著自己,那就是跟他作對,那就是不給他麵子,所以說什麼都不肯走。

“你給本公子讓開,你以為你是個什麼身份,居然還敢碰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不管你是不是什麼理由,現在我都必須立刻馬上的見到人,若是見不到人,我就把你這棟樓給砸了,小爺我也是賠得起的。”

樓三泰橫行霸道慣了,這不是這話說完之後,緊接著就想要往裡闖。

結果還冇等闖進去呢,就直接的被人給按在了樓道邊上。

這一瞬間,幾乎疼得撕心裂肺,胳膊就好像是被人砍斷了一樣,疼痛難忍。

月七原本也冇想要對這位樓公子下手,誰知道,對方居然能如此的傲慢不講理,最終變成了忍無可忍。

就這樣的人,活在這世上一天,那都會覺得多餘,這種人就應該趕緊的給除掉,想必背後的家族,一定也做了很多欺壓百姓的事情。

這種人不值得彆人的憐憫,甚至於就應該早早的被除掉。

可惜現在還不到時候,還得再忍耐一下,但這也並不代表,就可以隨意的讓這人在這橫行霸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