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七對歐陽明日似乎帶有怨氣,而且說話的時候麵無表情的歐陽,明日之前跟他的關係還是不錯的,怎麼突然之間就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殺意?

不是,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月七來到帝都之後,怎麼忽然之間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實在是讓人很是費解!

“月七,我記得當初你差一點在殺手營死了,要不是我出手相救,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呢,如今你居然對我冷眼旁觀,你當心我回去跟你家主子告狀,把你發配寒極北苦寒之地,讓你受苦。”

月七看了一眼歐陽明日,雖然說歐陽明日說的確實是真的,但是這也不能夠代表,就真的會讓歐陽明日得逞,有些事情不能明著說。

歐陽明日方纔說的那番話,針對的一些人,就已經開始觸動了他的底線。

“歐陽明日我勸你趕緊離開,彆到時候一不小心從你這捅了婁子。”

梅鄂姬在這火上澆油的說著歐陽明日,人家兩個人兩張嘴,一起對付歐陽明日。

把歐陽明日弄的心煩不說,最主要的是打不過人家,這纔是要命的。

這兩個人什麼時候這麼同心了?

之前不是不對付嗎?

之前這兩個人好像是還有仇,現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一心一意了。

“你們兩個人,如今倒是同心,本王變成了招人煩躁,本王這就走,不招你們煩,不讓你們的計劃落空,本王倒是想看看,你們到底能不能成功。”

歐陽明日被迫無奈的離開了這裡,然後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對方,相視一笑。

說到底他們在一起共事這麼些年,其實早就已經培養出默契來了。

月七之前的確不喜歡梅鄂姬,覺得他事兒多,裝的又那麼柔弱,而且非常招人煩,好像全天下的心眼兒都長到了她身上。

但是現在這樣一看,反倒是覺得,梅鄂姬並不是跟自己想的那樣,有些時候其實都是誤會了。

說到底,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像是之前那樣的陌生了,他們如今能夠重新的互相在一個戰線上,那就說明瞭,早就已經打破常規了。

梅鄂姬並不像是他想象的那般,人家也不是一個嬌滴滴的模樣,人家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女人。

可以跟強而有力的敵人對抗著,當然也可以不顧一切的,贏得這場勝利,而奮鬥著。

有些時候也是小女人,喝醉了酒還是會哭,會鬨會傷心,會流眼淚,隻有這樣的人,纔是一個真正讓人佩服的人。

所以梅鄂姬所付出的那些,可以說,全都被月七看在眼裡,這樣的女人,是絕對不容許彆人有一絲一毫的傷害,哪怕這個人是歐陽明日那也絕對不可以。

魏明蘭是一身男裝,而且悄無聲息的從後麵走了進來,等到進去的時候被人悄悄的帶著來,到了房間裡。

“一直都聽說,傾城姑娘是一個難得厲害的人,冇想到今日相見,倒是讓人眼前一亮。”

本來還以為是那種柔弱無骨,而且天生媚態,身上穿的衣服很少,能勾引人的女人。

冇想到今日相見,反倒是覺得格外的不一樣,讓人真是有些驚訝。

不過魏明來又一想,能夠被皇後孃娘一直記在心上,並且唯一重任的女人,又怎麼可能真的是自己想象的那種人呢?

傾城姑娘看上去非常的精明,坐在那兒雖然說一眼就讓人離不開,但是魏明蘭是一個見過太多世麵的人,一眼就能瞧得出來,這女人絕對不是表麵上的那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