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跟杜若傾難得有一個清閒,兩個人做了一些小菜,背上一些好酒,本來是想要悄悄的過二人世界的,結果就這麼給破壞了。

歐陽明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怎麼攆都攆不走,還一副不要臉的模樣,把這些酒菜吃的一乾二淨。

“老子現在有家不能回,想回回不去,名聲都快要被你們給毀完了,你們倒是說一說,如何解決這件事,今兒個你們要是不解決這件事,不管如何,我都告訴你們,以後我天天來你們夫妻兩個人的房中。”

歐陽明日本成了不要臉的性子,在這開始耍起無賴來了。

無論如何,都絕對不打算要離開。

自己媳婦不讓進去,他現在是有家不能回,他難受同時,誰都彆想好受,大家一起同歸於儘啊。

反正現在回不去不是乾脆大家都住在一起,總不能,天天讓媳婦兒誤會吧。

“歐陽明日你到底要不要點臉?你一個大男人你居然會留在本宮的房間裡,你就不怕傳出去,你媳婦兒更加誤會嗎?你現在是個什麼身份,你心裡不清楚嗎?你這麼風流成性,你當心你媳婦兒不要你一個轉身回了南國,你到時候就等著哭去吧。,”

歐陽明日氣的渾身顫抖著,什麼叫做他是個什麼身份?

這風流成性的身份,是假的好嗎?

他早就已經金盆洗手了,要不是被人逼著他,至於天天的留在那兒嗎?

現在倒是好了,如今被自己媳婦兒不相信也就算了,居然還被這女人給說著。

心裡麵頓時委屈的不得了,這活他乾不了了,誰願意乾誰乾,反正他是要回南國去。

“歐陽大哥你也知道的,如今天下初定,那些世家,一個一個的,都是想著要讓我下台,若是冇有歐陽大哥,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我知道歐陽大哥辛苦了。”

明羽堂以前多麼老實的一個人呢?

多麼的敦厚?

從來都不會說謊。

如今開口閉口就是歐陽大哥。

開口閉口,就是人家為了他付出了多少,心裡麵感激,卻說什麼都不放任。

杜若傾在一旁聽著簡直都快要笑死了,這不是明擺著就是擺著欺騙小綿羊的嗎?

歐陽明日看上去是厲害,看上去彷彿是一隻老虎,但其實就是一隻紙老虎。

明羽堂這招以退為進可真是了不起,說著自己的難處說著冇有辦法,一門心思的,就隻讓歐陽明日留下來幫著他,現如今歐陽明日再怎麼生氣,隻怕是也冇有辦法離開。

“這些天我一直都睡不著,這不是,今日纔好不容易,我倆聚在一塊兒,一直在商量著歐陽大哥那麼辛苦,本來是想要找人取代你的,可是到底也冇有人能取代你。”

明羽堂一邊說一邊在那裝委屈,好像是因為冇有什麼辦法,所以才逼著歐陽明日留下。

畢竟他們兄弟之間,從小到大也,都是歐陽明日照顧他,已經都習慣了一聲,歐陽大哥彷彿什麼都已經釋懷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