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死,註定不是一個忠仆。

桂嬤嬤顫抖著伸出她被金線勒的血淋淋的手,在懷裡拿出了一個小青花瓷瓶。

杜若傾冷眼看著那小瓷瓶,問道,

“這是什麼?”

杜嬤嬤為了保命,趕緊回道,“大小姐,這是柳大夫人特從崔娘子手裡高價購買的柔情淚,一滴便可讓大小姐神誌不清,出現幻覺。”

看來,這柳大夫人也是害怕她鬨起來。

否則,又何必需要給她下這種下三濫的藥?

“就這些?”

杜若傾一個用力,杜嬤嬤被金線死死地淚著,立刻又道,“大小姐,柳大夫人隻是讓老奴將這藥給您下了,蘇老王爺明日會來府上,到時候八皇子也會來。”

原來如此。

看來想要讓她給蘇老王爺做妾的事情,也隻是柳大夫人一人的想法,畢竟一個堂堂的嫡女去給蘇老王爺做妾,丟了杜家的臉麵。

柳大夫人讓杜嬤嬤給她下了藥,當著八皇子跟客人的麵在來個捉姦,失了身,到時候必定是要入蘇王府了。

還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

杜若傾冷笑了一下,撤回了杜嬤嬤身上的金線。

手裡的銀針也收了回來。

然後不知從哪裡變出一顆藥丸,捏著她的嘴塞了進去。

對她道,“現在你是否覺得肋下三寸疼痛難忍?”

杜嬤嬤覺得渾身都疼,她這老胳膊老腿的,被杜若傾這麼一折騰,都快散架了。

“這叫百毒丹,服用後三日內若是不服用解藥,會穿腸破肚而死,你是想活著還是想死?”

杜嬤嬤嚇得渾身都顫抖著,跪在了地上,連忙哀求著。

“求大小姐饒了我這條賤命,老奴日後必定為大小姐效力,萬死不辭。”

杜若傾附耳在杜嬤嬤耳邊,道,“既然杜嬤嬤想活命,那麼,你就得有活命的資格,按我的吩咐去做,你……”

杜嬤嬤聽完杜若傾的話,愣住了。

可她彆無選擇,現在為了活命,隻能聽杜若傾的話。

“是,老奴遵命。”杜若傾這才笑了笑,扶著杜嬤嬤起了身。

“嬤嬤年紀大了,怎麼這麼不小心,你看看這屋內漏風,他們都病倒了,快叫人將她們帶回去吧。”

說完之後,杜若傾打開門走了出去。

紅玉被其餘的兩個粗使丫鬟死死的按著,還在掙紮著。

杜嬤嬤趕緊的上前,嗬斥道,“還不趕緊放開紅玉,大小姐麵前,也容得你們放肆。”

那兩個丫鬟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杜嬤嬤的吩咐,她們哪裡敢不遵守?

立刻放開了紅玉,隻見紅玉趕緊上前來到杜若傾身邊,一臉防備的看著杜嬤嬤。

“小姐,小姐你冇事吧?”紅玉檢查了杜若傾渾身上下,都是好好地,一點事都冇有,這才放心。

杜嬤嬤麻溜的吩咐那丫鬟去使喚人將屋內倒著的人給抬走,這才行了一個禮告退。

紅玉簡直驚呆了。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杜嬤嬤怎麼會對她們家小姐這麼客氣的?

以前不是開口破罵就是動手,今日這是怎麼了?

“小姐,杜嬤嬤是中了邪嗎?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紅玉看著恭恭敬敬帶著害怕的杜嬤嬤顫顫巍巍的離開,真的是不知道方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我在,日後隻會有更多的人仰慕我們。”

紅玉雖然不明白為何自己家小姐會這麼說,但她是相信自己家小姐的。

無論杜若傾說什麼,她都相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