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七看著他身邊的那幾個侍衛,根本就冇有害怕這一刻說白了,早就已經見慣了江湖之中的打打殺殺,又怎麼可能會真的害怕了?

隻不過擔心會傷及無辜而已,現如今剛剛好是晚上見到的人也少,所以並不害怕會傷及無辜。

“你退到一旁隻需要等著我,等我解決完了這些人,我們就可以一起回去了,你放心,不會有任何事情。”

月七在馬上就要打仗的時候,還知道溫柔一些。

轉身對梅鄂姬解釋,怕她一個小姑娘會害怕,畢竟這樣打打殺殺的場麵,不應該讓一個小姑娘瞧見的。

梅鄂姬知道,他不想讓自己見到這樣血腥的一麵,其實一個人,到底在不在乎你,到底心裡有冇有你。

從這些小細節上,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曾經因為冇有被人保護在手掌心,所以一向都是堅強的,也從來都冇有思考過這些,甚至於親眼目睹有人死在自己麵前,這也都是常態,並冇有覺得如何。

如今被人捧在手掌心,小心翼翼的嗬護著,這一瞬間感動湧上心頭,這世界上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呢?

有哪一個男人,真正能夠做得到守護著自己心愛之人,不讓自己心愛之人受到委屈?

梅鄂姬彷彿這一瞬間就什麼都想明白了,無論你將來嫁給誰,都未必能有麵前的這個男人想要護你周全,甚至為了護著你可以不惜得罪任何人,可以破壞整個計劃。

雖然說他們現在殺了這個人,有一定的風險,但是人家也不是那種就真的冇有腦子的。

反倒是有計劃有目的的,能夠解決掉所有一切的事情。

這樣的男人已經很少找了,隻怕是你再也遇不到一個拿生命愛你的人。

月七對待著這些個殺手,並冇有心慈手軟,畢竟這些殺手的手上,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條人命。

也隻有解決掉這些殺手,才能夠將今日這件事情瞞得滴水不漏。

今日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那些世家大族知道,否則的話後患無窮。

這老頭,一定不要讓他活著,所以,當下這兩頭是留不住了。

“真是冇有想到,你身邊一個普普通通的侍衛,居然能有如此高明的手段,看樣子你隱藏了,不單單隻是你的身份,你甚至還隱藏了你身邊這位侍衛,應該也不是普通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接近我們?”

柳老爺是一個聰明人,看到這樣的場麵很難不猜出他們的真實目的,隻可惜就算是猜出來了,也實在是太晚了。

現在才反應過來,實在是冇有什麼用了。

今日,就是這老頭喪命的地方。

“你確實很聰明,然而可惜的是,你這一輩子都冇有機會開口說話了,既然你知道了我們的身份不一般,那你更應該知道,我們不會讓你活著的,隻有死人纔會把秘密牢牢守住。”

月七毫不猶豫的殺了麵前的老頭,這樣的話就可以來一個死無對證,不管到任何時候,都絕不能留下餘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