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明日也不知道是怎麼的先,如今反倒是有點磨磨唧唧的,一邊在這嘮叨著,但是嘴上一邊也冇閒著。

一壺上好的桂花釀,喝了一個乾淨,還吃了一個大肘子,他可算是吃飽喝足,還把皇帝給罵了。

明羽堂麵對著他這一般的磨磨唧唧,也是一點兒也不生氣。

明明知道這一舉動,確實也是有些對不起歐陽明日,可現在到底就隻有歐陽明日,才能夠引出背後之人。

吃飽喝足的歐陽明日,接下來,就是應該要演戲的時候了。

“準備好了嗎?讓外麵的人也得好好聽一聽,這種時候這可是難得看戲的時候,儘快的把訊息放出去。”

於是乎,歐陽明日站了起來,猛的把手裡的茶杯就給摔在了地上,他們現在進入狀態進入的很快了。

門口的小太監也是趴著門口在聽,宮女侍衛也都在那兒聽著,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歐陽明日,你怎麼能如此的跟陛下說話,無論如何你都隻是臣子,你這樣跟陛下說話,是想要造反嗎?”

杜若傾聲音也很大,一邊說著一邊看外麵,外麵果然有幾個鬼鬼祟祟的,想要靠近一些,就是想要知道裡頭髮生了什麼事。

“明羽堂,你就這麼讓你媳婦兒跟我說話,你可不要忘記了,這江山若是冇有我,你真的以為你能夠得逞嗎?若是冇有我,你現在連這個皇帝的位置你都坐不了,現在你得了皇位,卻要如此對我,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

歐陽明日說完之後,還不忘吃了一口蝦,這小生活過得悠哉自在。

“歐陽明日,雖然朕認了你當大哥,但你也應該心裡清楚,你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足以做一個王爺,如今隻不過讓你留在帝都,一輩子養著你,你又有什麼不滿意的?”

明羽堂這不是也在配合著心裡麵,其實大概也是清楚,無論到任何時候,也都能夠明白,他們今日說的這番話,歐陽明日是永遠也都不可能做。

但是今日這般做法,是所有人希望的。

這些個人,就是希望看到他們兄弟之間反目,看到歐陽明日能夠徹底的背叛他。

這些人,才能從中間獲得漁翁之利。

“明羽堂,你冇有當皇帝之前,跟我說的那些大義,如今都是蒙我的,今日我算是看出來了,原來你所說的一切,都不過是騙我的,什麼兄弟,在你現在的心裡都不過是君臣之分,對嗎?”

歐陽明日看上去,那真是憤怒無比。

兩個人都是演戲的厲害的,而且還是互相看著對方,一邊笑一邊說著,今日這場戲可以說是下足了功夫。

若是他日,還冇有讓這些老傢夥上當受騙,那可真是白費了今日的功夫。

歐陽明日緊接著一邊捂著臉,一邊離開了皇宮,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歐陽明日被皇帝訓斥,而且心情還很不好。

摔了皇帝屋子裡的東西,這些人不免覺得,歐陽明日可真是有本事,居然膽敢跟皇帝正麵起衝突,也不害怕被皇帝訓斥。

但是轉念又一想,歐陽明日到底也是一個征戰沙場的王爺,人家也是有本事的,這樣一想,不免也覺得是應該的。

歐陽明日從皇宮裡麵出來之後,緊接著就氣呼呼的去了風月樓。

可以說在風月樓,那是一擲千金,身邊又有不少的美女作陪,這樣一想的話,倒是讓那些世家大族相信,歐陽明日確確實實的是跟皇帝鬨掰了。

曾經還以為,歐陽明日跟皇帝之間是有多麼的無堅不摧,現在一想,反倒是覺得,這有些事情啊,早就已經從最初開始就註定了。

不管是誰當了皇帝,其實到最後,那也都是孤家寡人,當了皇帝,自然就會有更多的顧慮,就不會相信人。

明羽堂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一個普通人當了皇帝,最終也不會選擇相信任何人。

更何況他能夠當皇帝,有一半也是歐陽明日無條件的支援,現在歐陽明日忽然之間,不再準備支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