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當然,他們之間,就不會有更深厚的友誼,這樣的話,也正好給了彆人可乘之機。

樓太傅馬上就得知了訊息,都是歐陽明日跟皇帝之間已經鬨翻了,這下個徹底就算是放心了。

當初還擔心,這時歐陽明日和皇帝的反間計,所以一直都在看情況,還準備著,若是歐陽明日敢敢算計他的話,到時候他就反咬一口。

“去傳信給歐陽王爺,就說,今日晚上,老夫邀請他一起吃晚飯!”

樓太傅現在已經相信歐陽明日了,並且也相信,歐陽明日冇有退路了。

歐陽明日不是一個傻子,能夠跟皇帝鬨掰,那就說明歐陽明日再也冇有任何的退路。

一旦想要退出,最終也會被皇帝所殺。

所以到了這個局勢,歐陽明日不得不造反,到時候就隻能跟皇帝反目成仇。

哪怕他們曾經昔日,還會有一些兄弟之情,到了現在,也會連那點兄弟之情,全部都消失不見的。

“父親,樓太傅派人傳來了口氣,邀請我們今晚過府一聚,父親是想著親自過去,還是讓女兒代替。”

魏明蘭這邊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自然也不會害怕什麼,說到底那邊準備謀反,他們是絕對不會參與。

這一次如果不是為了皇帝,為了皇後孃娘,他們甚至會閉門不出。

但是現在他們所做的事情,是為了伸張正義,所以基本上也不會有任何的顧慮。

為了皇後孃娘和皇帝,他們願意這一次做一個內奸。

哪怕是日後會被人說過嗎,他們也絲毫不會在意。

“父親已經老了,這一次把所有的一切都交放到你手裡,你是魏家的長女,日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由你來做主,父親相信你。”

他其實能把所有的一切,交到魏明蘭的手裡,還有最主要的一點,畢竟自己的女兒已經嫁過一次人,若是日後,想要讓自己的女兒找到一個如意郎君,那麼整個魏家都是自己女兒的後盾。

也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女兒,不是孑然一身的一個人。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著想,無論到任何時候,那也都是要保證自己的女兒,能夠徹底的重新生活。

哪怕是自己的女兒,曾經是先帝的妃子,那又能如何?

能夠重新生活,重新看開,纔是最重要的。

魏明蘭知道父母的良苦用心,也知道自己父親心中所想,所以根本就不在乎那些。

夠在乎的,也不過是今後撫養自己的弟弟長大,父母已經老了,操心不了太多。

魏明蘭早就已經不在乎以後了,以後如何其實無關重要,已經嫁過一次人,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什麼遠大的前程。

唯一能夠想要的,無非也就是日後,可以真真正正的,成為一個魏家長女,僅此而已。

她被皇後孃娘重新的看重,最起碼還可以重新的有一個好的生活,這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不會奢求其他的。

更加不會奢求日後還會有什麼如意郎君,唯一想要的也就隻有那麼一點而已。

當天晚上,魏明蘭代表自己的父親,來到了樓家,可以說一下女人,被人瞧不起,那也是應該的。

這些人根本就瞧不起魏明蘭。

“你父親冇有過來,反倒是派你過來,這是瞧不起我們嗎?還是說覺得,我們根本就不配?你如今是什麼身份?居然也敢出現在這裡?”

樓太傅看到魏明蘭出現那心裡就來氣,什麼樣的人都能出現在自己的家裡了。

更何況還是一個跟先帝有關的女人,按道理來說,魏明蘭就應該出家當姑子,如今被皇後孃娘給放了出來。

誰知道為魏明蘭的是什麼心?

這樣一想的話,反倒是更加不相信魏明蘭,堵在門口,說什麼也不讓人進去。

若是她的父親不出麵的話,那麼倒不如直接把人給攆走。

“樓太傅,你說你著什麼急呀,說到底呀,你要的不就是一個態度嗎?我既然能夠代表我父親前來,我就能給你一個態度,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可以代表我父親作魏家的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