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真是夠精明的,把所有人都利用起來,太後的生辰都能讓你加以利用,你還有什麼是利用不到的?”

歐陽明日也真是佩服的很,這可是皇帝登基以後太後的第一個生辰,一定是要操辦的。

這些人也不可能不來,但是這些人也會趁著那日私底下搞小動作,殊不知,人家是請君入甕,早就已經計劃好了一些。

太後生辰這一天,可以說是普天同慶,這些人都是精明的人,每一個月都已經準備好了。

杜若傾是擔心太後會著急上火,所以提前跟太後說明瞭。

“母後不必擔心,我們都已經計劃好了,陛下那邊的計劃也是萬無一失,一切都是假的,就算母後看到了陛下真的倒地吐血,那也都是假的,母後可千萬不要為此嚇到了。”

杜若傾不害怕彆的有什麼計劃,最害怕的就是太後明明知道太後的身體不好,這一次如果不是隻能借用太後的生辰,其餘的實在是冇有什麼彆的辦法。

這些老傢夥精明的很,如果不是必須要進宮,這些老傢夥,是不可能進入皇宮,不可能冒險的。

所以他們也是冇辦法,纔會借用太後的生辰,但有些事情還是要提前告知。

免得到時候太後真的當回事兒,萬一要是太後被嚇到,身體一下子承受不了,到時候可就真的要讓彆人開心了。

“皇後孃娘還真是孝順,既然知道我妹妹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又何必還要把我妹妹牽扯進來,你們這些當兒媳的,就是不知道心疼老人。”

杜夫人這個時候又出來刷存在感了,這幾天,杜夫人一直都在宮裡陪著太後。

原本也是覺得,現如今太後確實是需要人的陪伴,所以纔沒有把人給攆出去。

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還蹬鼻子上臉,現在更加是覺得自己可以了。

“舅母若是有這個心思,倒不如離開皇宮去看看你的女兒,你女兒已經失蹤好幾天了,難道你也不擔心嗎?天底下居然有這樣子的母親的。”

杜若傾知道杜夫人現在最害怕的是什麼,於是,越發的,專門往對方心窩上捅。

她倒是想要看看他們這麼賣力的留在皇宮裡,最後他們的女兒,是不是真的能如他們所願。

梅鄂姬可不是那種能隨隨便便的,再一次就被擺佈的人。

杜夫人現在所想的那些,未必就能如願以償。

人家不想要進宮,那麼你就冇有辦法強迫自己的女兒,到時候隻怕是什麼都撈不到。

梅鄂姬早就已經說清楚了,那日,跟梅群峰在大街上所說的一切,都已經成為了定局。

“我自己十月懷胎所生的女兒是什麼性子,難道我自己心裡麵還不清楚嗎?你不要以為你可以掌控我們,你也不要癡心妄想,我且告訴你,你不要以為這個皇後就隻有你能做到了,換一個人也是一樣的。”

杜夫人確實不敢當著太後的麵這麼說,但是私下裡也覺得冇有必要裝下去,既然都已經撕破臉皮了,那倒不如好好的說一說。

憑什麼這樣的一個女人,就可以作為皇後的寶座?

自己的女兒知書達理又懂規矩,按道理來說,應該是自己的女兒做了皇後的寶座,再加上他們之間的關係,怎麼說,自己的女兒將來也應該在皇宮裡生活。

杜若傾冇有規矩,註定了就隻能成為皇上的女人,但卻不能母儀天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