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既然你那麼肯定,那我們就拭目以待,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女兒,到底願不願意進宮。”

梅鄂姬是個什麼樣的脾氣,早就已經摸得一清二楚了。

她根本就不願意給皇帝當妃子,甚至於但凡是有點骨氣的女人,誰又願意給彆人的男人著小?

杜若傾實在是有些不理解,怎麼會有這樣當母親的人,一門心思的就讓自己的女兒,給彆的男人當小老婆,就算是皇帝又能如何呢?

根本就不為了自己女兒考慮,甚至於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想法,全部都強加到自己女兒身上。

這樣的話,真的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好,還是說,就隻是為了眼前的那點兒利益。

但是此刻的杜夫人,確實覺得,自己的女兒當真是已經變了,就是因為這皇後孃娘暗中挑撥,所以才讓自己的女兒不聽話。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女兒再跟皇後有任何的接觸,正是因為皇後挑撥離間,才讓自己的女兒改變了心意。

“還不都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的女兒又怎麼會改變心,你不希望皇帝能夠有彆的女人,所以你纔會在這挑撥離間,但你要知道你的丈夫是皇帝,將來註定了是會有彆的女人,你這樣的妒忌日後如何能夠當皇後?”

杜若傾聽完這番話之後,突然之間又意識到,你跟一個根本就聽不懂你的人,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人家聽不懂,那就是聽不懂,你哪怕是說再多的道理,她也未必能夠明白。

杜夫人就是典型活生生的例子,一個根本就不為自己女兒著想的人,這樣的人,你哪怕是說再多也都冇有用。

倒不如說,直接的用事實告訴杜夫人,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現在的當務之急也並不是真的,要跟杜夫人作對,還冇到要跟杜夫人算賬的時候。

當務之急,是要剷除這些世家大族,好讓這些人的合謀徹底瓦解,這纔是要緊的事情。

“既然舅母這麼肯定,那當務之急,是不要破壞了計劃纔好,畢竟這其中,也有你女兒的功勞,若是你破壞了計劃,隻怕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你。”

杜若傾離開了之後,杜夫人還恨恨的看著杜若傾。

就是覺得,她一心就隻想阻礙自己女兒進入皇宮的路。

如果冇有他的話,自己女兒現在隻怕是早就已經能飛黃騰達了。

正是因為有她在前麵擋著,自己女兒又是個心地善良的,所以纔會不好意思,看來還是得從自己妹妹的身上下手。

每個人都各揣著心中的那點小心思,一直等到壽宴上,來的人又特彆多,有些冇有跟著一起準備謀反的,其實小心思也特彆多。

無非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兒將來能夠留在皇宮裡,甚至有一些,還知道提前的巴結皇後,隻是希望皇後能夠看上他們的女兒。

皇後一個心滿意足,就能把自己的女人留下來,若是跟皇後打好關係,日後也能夠先一步見到皇帝。

“今日歐陽王爺可真是大膽,居然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將那女人也一起帶了過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計劃的,魏小姐您怎麼看?”

梅鄂姬以傾城姑娘這樣的身份,跟歐陽明日一起出席,這些個老傢夥並不知道人家真正的身份,於是背地裡也都在議論著。

不知道歐陽明日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樣,當然也看不清楚歐陽明日到底想要做什麼。

所以這些老傢夥心裡麵冇有底,想要從各個地方探查一下訊息。

可惜的是,魏明蘭早就知道對方是什麼身份,但是也確實冇有必要跟這些老傢夥說清楚。

於是乎就感覺假意的裝糊塗,好像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