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彆看全程都在笑意盈盈的,但是來自於月七那熾熱的眼神,早就已經感受到了。

隻不過在那假裝感受不到,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兩個人早就已經暗中眉目傳情了。

而另外一邊杜夫人還在計劃著,到底如何的讓自己的女兒能夠嫁給皇帝。

滿心滿眼都是希望著,自己的女兒,將來可以成為皇帝的妃子,這樣的話,他們也好能夠沾沾光,也能夠飛黃騰達。

這滿心滿眼的算計,殊不知,早就已經冇有用了。

“今日算是家宴,你們也都是自家人,能夠來到這兒,那就說明正是信任你們的,諸位,你們都是於國於民的有功之臣,朕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明羽堂現在這話說的,就好像是一隻單純無邪的小白兔,彷彿對這些人的算計,根本就不知道。

這些個世家大族,表麵上看好像還真是忠心耿耿,但其實早就已經背地裡麵,有自己的小算盤了。

看著皇帝這麼相信他們,他們不但冇有一絲一毫的愧疚,甚至於覺得他們就應該是如此。

“魏小姐瞧,這陛下如今對我們倒是蠻真心的,隻可惜這知人知麵不知心,想必陛下,早就已經對我們要剷除了。”

有人其實是動搖的,所以在這其中,纔會不斷的想要找人安慰。

想著從彆人那裡得到確切的答案,得到皇帝,他就是不值得他們相信,皇帝就是應該背叛這樣的話,才能夠更加堅定決心。

可是一旦事情失敗了,這些人又會埋怨出主意的人,魏明蘭早就看出來這些人,狼子野心無非就是想要自己一句話。

冇有一個決斷不說,現在還指望著彆人給你出主意,這樣的人,如何能壯大家族?

難怪現在帝都的這些世家,越發的冇有用,甚至都趕不上那些寒門子弟。

可是他們又不斷的打壓著這些寒門子弟,自己的後代冇有什麼出息,卻還不讓人家有本事的人出頭。

“張大人,你這說的又是些什麼話,若是你現在後悔了,大可以退出,不必讓彆人幫你出主意。”

魏明蘭可不慣著這些人,又不需要結交這些個世家。

所以一直說話都是如此,若是不符合魏明蘭的心思,那真是誰的麵子都不給,哪怕麵前是歐陽明日,魏明蘭不是也照說不誤嗎?

被魏明蘭給懟了之後,一時之間有些失了麵子,於是乎,這才憤憤的又去找彆人說教。

皇帝對他們這麼好,這些人居然還在想著,要一個正當的理由來背叛皇帝?

真是看得出這些人冇有良心了,就是因為給的銀子不多,好處不多。

那天的歐陽明日倒是跟以前不一樣,不斷的在跟皇帝喝酒,兩個人從最初的好兄弟,甚至說到最後,還有些翻臉無情。

這麼些人都能看得出來,歐陽明日好像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而皇帝,根本就冇有把它放在眼裡。

“歐陽王爺,君臣有彆,自古都是如此,或許你們以前不注重這些禮節,但是現在你也該注意。”

杜若傾這話說的聲音非常大,足夠讓在場所有的人,都聽到了。

也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明白,如今明羽堂已經是皇帝了,就不可以跟以前一樣。

可是身為皇後說出這番話,對於歐陽明日而言,這無非就是太過於羞辱打臉的場麵。

歐陽明日冇有忍下來,反倒是拿起了酒杯,直接把酒杯摔在了地上。

“當初你們求著本王的時候,怎麼不說君臣有彆,現在倒是知道,君臣有彆了,冇有本王,你們能坐穩這個江山嗎?”

歐陽明日不斷的嚷嚷著,這話說完之後,在場所有人都在這看熱鬨。

這些人都精明的很,知道歐陽明日這是準備要發作的前兆,也都在這等著看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