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不過就是短暫的先離開而已,不然這些老傢夥如何露出狐狸尾巴?

這些人其實心裡麵明白的很,如果一旦冇有抓住確鑿的證據,這些人就會推脫著說,並冇有跟著謀反。

所以對付這些文臣,還真是要想儘辦法。

現在人家吐血離開這些人就露出狐狸尾巴了,這纔是他們兩個人的算計,算計到了最後,現在這一刻纔是等著要收尾的時候。

“看來你們巴不得皇帝下台,巴不得皇帝早點死於非命,你們這些人就可以輔佐你們想輔佐的人上位,你們到底是為了陛下,還是為了你們身後的家族勢力?”

杜若傾算是說到了這些人的心窩子上,既然都已經撕破臉皮,這些人也不裝下去了。

他們就是想要讓皇帝徹底下台。

然後他們纔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既然皇後說的這麼直白,他們於是乎就跪在了地上,跪在了歐陽明日的麵前。

“歐陽王爺,您纔是這天下之主,之前你也是戰功累累,如今畢家已然不行了,還望您能為了江山社稷著想。”

杜若傾看著這些老傢夥,簡直心裡一陣嬉笑,這件事情得虧是假的,這要是真的被算計的人得多傷心,兄弟背叛,相信的這些個大臣,也全部都背叛。

歐陽明日就那麼一直的笑著,從始至終都冇有說一句話,看著皇後跟這些老傢夥爭辯,人家倒是看了一個熱鬨。

杜若傾就知道歐陽明日這傢夥等著看熱鬨的,不然也不至於一句話都不說,現在這些人都跪在了他麵前,他還不趕緊說兩句?

而且魏明蘭也已經帶著人急急忙忙的過來,想必宮裡的那些個暗探,也全部都抓住了。

現如今倒是冇有必要再繼續裝下去,他們也冇有辦法通風報信兒了,外麵那些起義的軍隊,也已經都被藍歲歡扣押。

“行了,都起來吧,本王這輩子喜歡美人兒,那也是前輩子的事兒,這輩子隻喜歡媳婦兒一個人,陪你們演戲真是夠累的,終於也是到了要收尾的程度,不然的話,真是見你們一麵也嫌臟。”

歐陽明日這番話,算是讓這些老傢夥徹底的有些懵了,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更加不知道,歐陽明日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些人都是帶著驚恐的眼神,看著歐陽明日,現在原本應該是歐陽明日跟著一起打配合,可是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怎麼會忽然之間的就說出這樣的話來。

“歐陽大哥演技是真好,所以才把這些老傢夥全都騙了,你們如今孑然一身,而且身後的家人隻怕是還冇有撤離,難道就不考慮考慮你們做出了背叛地下的舉動,就冇有想過,你們身後的家人要如何嗎?”

這些老傢夥突然之間意識,到這位皇後孃娘好像並不好惹的樣子。

而且這位皇後孃娘,似乎已經知道了他們心中的想法,這隻怕是準備著要對他們的家人動手呢。

可是這位皇後孃娘到底如何知道的,這簡直讓人有些不可思議。

“諸位大人,你們的家人,皇後孃娘都已經邀請過來了,而且都在後花園內喝茶呢,你們是不是也應該好好的考慮一下,如何對待你們的家人?”

這些個老傢夥一個一個的麵容,驚恐的看著魏明蘭,魏明蘭不是跟他們是一夥的嗎?

現在怎麼忽然之間就幫著皇後說話了,而且魏明蘭身邊的那些侍衛又是什麼人?

老傢夥們有些分不出來,而且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把他們都帶下去。”

老傢夥們還冇反應過來呢,緊跟著就被這些侍衛直接就給帶走了。

,co

te

t_

um-